中共下一個目標是香港老師

中共下一個目標是香港老師


未開學,就搭好路,準備批鬥老師。

所謂「驚就唔好返學」,網民發起禍必及妻兒運動,警渣仔女也要開學嘛。可是網上的零星號召,卻引來黑警、建制、教育局局長楊潤雄的回應,而且莫名其妙地輪流針對教師。

警渣不單在市民面前是特權階級,就連子女都比別家孩子矜貴,即使校園欺凌與自殺從無間斷,但各方人渣卻突然高度關注黑警子女有無人同佢地玩,不過這都是項莊舞劍,志在為批鬥老師鋪路。

以「曱甴論」入屋的散仔協會主席專做Dirty job,一大盆髒水潑向教師,還沒上學,就說很多警隊子女遭受「由老師促成的欺凌」,「希望老師放過無辜學生」,但又不肯透露個案數字和詳情,只是語焉不詳地引述有老師「言語鼓動」,發表辱警言論,導致有親人是警察的學生退出群組,並已通知教育局。

國泰率先跪到菠蘿蓋碎裂,審查員工社交帳戶,甚至鼓勵篤灰,及後有傳Big Four及黨鐵員工也受清算。對於私人企業和公營機構,流氓國家直接動用黨國機械威脅,至於學校,好歹還未引入黨委書記,只好退而求其次,用黑警子女受欺凌作引子,先製造輿論,誤導大眾以為老師仇視警渣親人,楊潤雄老早就放話「零容忍」,民建聯更建議調查期間的老師要停職,並引入「有時限性暫停教師註冊」機制。

可是根據散仔協會主席的標準,「言語鼓動」也可投訴老師欺凌,但什麼是「言語鼓動」呢?譴責警察爆人眼、除人裙、問候人老母算不算?討論警權過大,濫用私刑算不算?教導三權分立,公權力缺乏制衡的後果算不算?萬一警渣子弟聽起來有hard feeling,是不是可以投訴老師「欺凌」?受調查的老師是不是要「暫時性」吊銷教師註冊?這不就是鼓動文革式的篤灰與批鬥嗎?

同人唔同命,職業有分貴賤。

有老師說「黑警死全家」,其實意思和惡人有惡報一樣,卻要辭去考評局通識委員會主席,但閩僑副校長說不歡迎「死曱甴」做她的學生,這是赤裸裸的去人化hate speech,學校卻幫口說她帳戶被入侵。另一邊廂,教師受盡刁難,上課動輒被人扣上欺凌的帽子,下班了也得時刻小心,不能說粗言穢語,連社交媒體也謹言慎行,friend only post也會被人做文章;至於警渣呢?有種罪犯叫休班警自然不用說,哪怕他們值班,也可以記你老母,和你對罵,一不高興,就亂槍掃射。

專業都分很多種,黑警就是最高級的,下賤如老師,只要夠紅夠左,也許能沾上一點點的特權待遇。

香港人若過不了這一關,社會生態會比大陸更恐怖,共產黨對自己人已經那樣狠,更何況桀驁不馴的殖民地外族?難怪現在國泰甚至比大陸公司更瘋狂。

暑假一眨眼就要結束,九月開學了,各位老師小心睇路。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