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太陽照常升起》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太陽照常升起》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太陽照常升起》


如平日一樣,早睡早起的家朗,旭日初升時便已徐徐醒來。
望向窗外的太陽,一種無與倫比的溫暖感覺傳到他的臉上,令剛醒來的他感到舒暢。今天的太陽,和這份溫暖感覺,其實與平日無異。然而對於家朗,今天的感覺卻特別深刻,令他格外精神。

因為今天,他的人生將有一個全新的開始。

『算了吧,再見。最後,我只想輕輕說句,我曾真的當妳是難得投契、生日只差兩天的知己好友。但不要緊了,沒有利用價值的話,別勉強、亦不用為難。珍重,再見。』

昨天晚上,他終於鼓起勇氣,把這段訊息傳送給她,結束了最後的一絲希望。

『你好啊,很高興認識你。』

一年前, 家朗在社交媒體遇上了她。
向來不在社交媒體加陌生人的他,竟心血來潮接納了她的好友邀請。隨著她有禮貌地自我介紹,他倆打開了話題,開始在通訊軟件互相交流。即使年齡相去甚遠,但他倆完全沒有代溝。他們既有談不完的話題,亦有奇妙的默契。最令家朗詫異的,是他倆不單同是「處女座」,他倆的生日竟也只是相隔兩天。

『哈哈,真是難得。我認識不少處女座的朋友,但如此接近的就只有你啊。』

她喜歡他流露的良善和正直,他喜歡她表達的爽朗和率直。

雖然言之尚早,但本已看淡緣份的家朗,卻開始相信,經歷多年的尋尋覓覓,他可能找到自己命中註定的另一半。

那個他一直希望會遇上,既是知己也是愛人的另一半。

不過,世情或緣份又豈能盡如人意。
交談了兩個多星期後,家朗終於成功邀約她外出見面。然而約會的地點,卻並非餐廳、戲院或商場等地方,反而是一間美容院。

『畢竟是男生和女生初次見面,讓我安心一點,到我熟悉的地方,好嗎?』

對於約會地點的風險,家朗並非沒有警覺性。只是他覺得,既然找到了投契並有機會成為另一半的知己好友,他選擇相信對方,樂意承受這個風險。

結果不難想像。
她的甜言蜜語,加上家朗盲目的信任,令事情依照劇本發展:家朗花了一筆可觀的金錢,購買了自己不需要的美容療程。不過,家朗倒是不介意,因為這次約會,尤其是完成療程後,在茶餐廳吃飯的短暫時光,他們談得非常快樂,過了個不錯的晚上。家朗心想,只要能繼續與她見面和相處,一切也不用太介意。

不知不覺間,家朗逐漸步進入她的圈套。
隨後的數次約會,他們見面的地點也是在同一間美容院,一起進行美容療程。每一次,家朗總會被職員遊說,因為皮膚的各種需要,要他再購買額外的附加療程。每一次,她總會附和店員,以不同的藉口向家朗作出遊說。

『求求你啊,我一個人負擔不起,但兩個人卻可以一起分擔呢!』

即使如何被情迷惑,家朗也開始察覺不對勁。更何況,當他稍稍冷靜,回顧自己已花費的總額,已足夠令他倒抽一口涼氣、冷汗直冒。

然而,當家朗向她作出暗示,因為經濟出現的問題,希望暫時不再前往美容院的打算後,她的態度,立時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她不再像過往般與他無所不談,她的回覆,變成只有單句、單字、或索性不回覆。她回覆訊息的頻率,亦變得疏落,動輒需要等個兩三天,或者完全忘記。

對於家朗的約會邀請,她還是欣然答應。只是每次,她總有臨時爽約的理由。

『對不起,家朗,公司臨時有事,不能與你一起午飯了。』
『可以改下星期嗎?星期五晚可能要加班,或許不能與你晚飯啊。』
『抱歉!明天要與媽媽外遊,今晚要到親戚家暫住,所以晚飯約會要取消了。』

 就算家朗再遲鈍,他也感覺得到對方的態度出了問題。
有一天,他驀然回首,以第三者的角度回想這大半年來,自己與她相處的種種過程,他終於萌生一種感覺。

被騙的感覺。

這些日子,除了一起前往美容院外,他根本從未成功與她約會。每一次,當療程結束並吃過簡單的晚飯後,她不但婉拒家朗送自己回家,更連家朗與她一起前往巴士站的提議也一併推卻,道別後,刻意與家朗走往不同的方向。最重要的是,家朗對她的背景根本一無所知。甚至,他連她的真實名字、或是姓氏也不知道。

『閣下所打的電話號碼,暫時未有用戶。』

當家朗發覺她更改了手機號碼,他終於能肯定一切了。
心如刀割的他,找上好友亞輝大吐苦水。

「無可否認,她把你當成『兵』了吧。」亞輝說道:「不,也許連『兵』也談不上,你只是她其中一棵『搖錢樹』啊。」
「但我倆真的很有緣份,我們真的談得很投契啊。」家朗回答。
「緣份?投契?別傻了!」亞輝叫道:「你看她的面書檔案,連一張生活照也沒有,亦從不談及自己的私人生活。她的通訊軟件也關掉了『藍剔』(已閱讀訊息功能),傳給你的生活照,也沒有一張看得到她的正面。你跟這種可疑鬼崇的人說緣份?你天真得像個小孩啊!」
「但是…」家朗猶豫:「但這真的有點…」
「有點甚麼?」亞輝失笑:「還有一件事情。記得去年,當你說要寄聖誕卡給她的時候,她怎樣回答嗎?」

家朗苦笑。她的回答,他當然記得。

『不用了,只要有心,每天也是聖誕節,每天都可以聖誕快樂啊!』

「好了,我算你擔心私隱,不想透露住宅地址,這可以明白。但給個辦公室地址,甚至是速遞智能櫃也可以吧!」亞輝義正辭嚴:「要不然的話,一場朋友,見個面交換禮物總也可以啊!『每天也是聖誕節』?這算是那門子的鬼話啊?」

家朗低頭不語。

「聽我說吧。」亞輝安慰家朗:「慧劍斬情絲,及時抽身而退吧。」

家朗輕輕嘆了一口氣。
他的心裡,已有了打算。

兩個星期後,來到家朗與她的生日。
家朗生日那天,她不聞不問,沒有送上祝福,但家朗沒有介意。在她生日那天,家朗在唯一可以聯絡到她的渠道 — 他倆相識的社交媒體,向她送上祝福訊息。

『生日快樂,Sweet 24!祝妳年年有今日,繼續快快樂樂、可愛動人!對了,今個月約妳一起慶祝生日的話,妳有時間嗎?』

送出訊息後,家朗一直等待。
這個訊息,她只是已讀不回,一直也沒有傳送回覆。

『算了吧,再見。最後,我只想輕輕說句,我曾真的當妳是難得投契、生日只差兩天的知己好友。但不要緊了,沒有利用價值的話,別勉強、亦不用為難。珍重,再見。』

等了三天,他終於下定決心,向她傳送最後的道別訊息。
隔天下午,確定她已讀取了訊息,他便在社交媒體封鎖了她。

晚飯時,對於家朗的果斷,亞輝感到極為詫異。

「你肯定嗎?」亞輝問道:「不等待她的回覆,看看她的解釋?」
「這已不重要了。」家朗笑道。

她回覆與否,改變不了任何事情,太陽還是會照常升起。最重要的是,還看家朗帶著怎樣的心情、去迎接每天到來的太陽吧。

【不論是友情還是愛情,願我們都有決絕放下的勇氣。】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