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催淚彈又有乜好怕?

其實催淚彈又有乜好怕?


連續幾天都在政總渡過,雖然辛苦,但一點也不孤單。作為記者,我深深的相信,沒有鏡頭就沒有真相,所以無論怎樣艱難及危險的環境,記者也要走在最前,為這個波瀾壯闊的大時代留下片刻的印證。

我,見證了大時代發生的一刻。

昨天的下午,我在天橋上拍攝高空影像。一眾熱血公民,與過百防暴警察角力,企圖突破警方防線,奈何警方早已佈重防備,雙方爭持不下。怎料,突然間從灣仔方向,一大群市民趕到,從告士打道東行線逆流而來,天橋上圍觀的市民立時歡呼。他們更勇敢的橫越西行線,那一刻,街道就屬於市民了。與熱血公民對峙的防暴警,由包圍變成被圍,只好落慌而逃。

越來越多人湧到馬路上,警方馬上增強戒備。其實,香港人如此的和平,警察們何需如此?

在告士打道轉向添美道交界,市民與警方又成兩軍對陣之勢。警方拿的是成人高度的盾,而市民拿著的卻只是一把又一把反骨遮。誰是雞蛋誰是高牆,一目了然。就在此刻,警察對著手無寸鐵的市民發射胡椒噴霧。雖然我也帶了眼罩,但胡椒噴霧穿透力驚人,我的眼、手及腳也中招,全身都如被火燒般的熱辣辣。幾秒鐘後,忽然聽到卜一聲,不遠之處就冒起煙來,原來是催淚彈!我不懂怎去反應,只知道一定要將這個場面拍下,但不到十秒鐘,另一顆催淚彈又爆發,那陣強烈刺激又令人作嘔的白煙把整條馬路都遮掩著。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有跟著其他記者及市民逃跑。

急救站的醫護人員替我洗眼及清洗手腳,感謝你們,你們都很專業,感謝你們的付出。

治療過後,晚霞將天空交給繁星,而我又再走上前線。劇本幾乎一模一樣,警方再次以胡椒噴霧及催淚彈攻堅,但有了第一次的經驗,大家都學懂怎樣走避。不過,殘酷不仁的極權政府及國家機器,又怎只得這幾招?突然間,一隊穿著綠色軍服面帶豬咀面罩、我以為只活在 Call of Duty 與 Battlefield 中的怪物操出來,他們要麼手持警棍,要麼配備步槍,難道傳聞中的像膠子彈真的會發射,六四會重演,這條每日數萬次行車的馬路會染上鮮血?雖然我的長炮不會發子彈,但世界都會看到港共的柒相。我與其他記者邊退邊拍,手無寸鐵的市民已經逃得遠遠,仆你個街又連卜兩聲,身後幾步就是那催淚彈,他們更作狀舉槍,仆你個街真係好似戰場咁款!

由於太近,走避不及吸入不少催淚氣體,加上又中椒,我又走到急救站,醫護人員問:咦,又係你呀?再次感激這些義人。我有點呼吸困難,他們向我送上水,那刻我只想到我的家人,我的香港,還有我愛的你。

晚上,警方再次大規模的使用武力清場,但香港人不怕。我們打游擊戰,火頭四起,催淚彈又有乜好怕?香港人,在這大時代裡,不要只做支持者,走上街頭做個參與者吧!哪怕只是坐上兩小時也好,都可以為街上的的人送上力量。香港人加油,我們都要加油。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