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只著眼騎劫與否是模糊焦點

只著眼騎劫與否是模糊焦點



只著眼騎劫與否是模糊焦點



今天市民就MTR處理大型物件入閘的手法,在大圍站發起示威抗議。發起人是自稱音樂界的朋友,當中也有很多平時反對中國客走私水貨的團體和示威者到場參與。

可是,早在示威幾天之前,就有人指責「本土派/勇武派會騎劫」- 不出所料,今天看到的報道中有很多人留言,說那些是「音樂人」的事,你卻來「反水貨」,活動被「騎劫」了。

看到這些言論,不禁大叫一聲:「什麼騎劫????」

明明是MTR雙重標準:中國人運生肉、運巨大貨物、洗衣機等違規物品,MTR職員視若無睹;香港人拿桌球棍或樂器等東西入閘,卻被人趕出去。這顯然不是只針對樂器,而是MTR職員疑似見到是中國人講普通話,就覺得多一件不如少一事,把他們「放生」裝作看不見,見到香港人卻像中國的城管般「嚴打」。從根本上作為香港人在自己地方成為二等公民,反水貨也持續了一段日子,見有活動來參與抗議實屬正常。香港人被踩到上心口,即使舉埋香港旗也是正常反應,為何有些人卻認為只有「音樂人」才有「權利」在一個限定的範圍去反對?

這事件的性質,根本是成個香港的議題。夾硬把事件說成是「音樂人」獨有的委屈,然後責罵去反水賊的示威者「騎劫」,實在說不過去。「不准香港人拿XXYY入閘」要去反對,那些「光復上水」等示威常客也是就「水賊可以拿XXYY入閘」來反對,為何只有一小撮人有「權利」去示威?今天捉你樂器,明天不可以捉我拿畫架?(利申:我已試過被MTR拒絕拿油畫架入閘)。為何要把事件拆件來講,難道每一個行業也要「自己人」搞一場只有自己行業才能參加的示威嗎?

現在大家爭議的是,中國人可以運大型違規物件入閘,香港人卻拿什麼都被人捉,所以絕不只是拿樂器/音樂人的問題。樂器豁免是另一個議題,個人認為,豁免樂器是可以商討的,始終我們是反對水賊用交通工具運貨為主,但他們不能說這是「音樂人」的事而反去責罵反水賊的示威者。

若果說「騎劫」,北區居民反水賊比他們來說被拒絕帶樂器入去更早,難道北區居民又要說你們在「騎劫」?事實上兩者沒衝突的,都是針對MTR不公處理手法,而現場就是要表示這個不公的不滿和造出效果,那麼人數多,再加上平時參與反對利用交通工具走私大型水貨中國水客的示威者也在場一起參與,本身是天經地義,也有更大迴響。來說人「騎劫」的,感覺反而比較像想借把事件單一化來抹黑示威者,而這樣也會讓民間反抗力量減少吧?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