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現實是好仆街

現實是好仆街



現實是好仆街



轉頭像講幾句。(頭像/潔癖/感覺良好。。。)

近年大家用FB多,有什麼大事發生都有一起換頭像的習慣。之前同性戀平權、雨傘革命,到今次法國劇院屠殺恐襲,大家也會見朋友在換頭像。原則上換頭像是一種表態,也能喚醒身邊用FB但不知何事的朋友(見過有人見全部朋友都換一個頭像,會問發生什麼事,從而提高注意)。

我不反對別人轉頭像,只是頭像的確單純是個表態,以及叫人注視事情,所以我們不該有一個「換了頭像表態了,我做了點什麼,其他不管了」的心態。

去年雨傘革命,很多人到後期罵「只轉頭像當做了事,連出來也不會」,這個憤怒其實好易理解。香港人自己的事,不能只換過頭像出來睡兩晚就覺得做了什麼,又或者說我們明知做不了什麼但也應該盡力一起做,而不是交差算了,更甚的是有些人換了兩星期黃絲頭像完全沒出來也不關心之後的事,照看CCTVB去中國玩;然後因為掛過黃絲出來一次就被拒入境,居然好驚訝 - 你們不可能不知這個中國是什麼國家吧?

但話說回來,你生氣沒用的,有些人的確認為燒不到自己,對他們來說表態已是最大能做的,某程度上來說好過掛藍絲說支持黑警強姦/暗角打人吧。大部份人一直生活在自己的空間,才剛開始接觸社會時事,無論關心社會的人怎麼急,也不能一下子「叫醒」他們的,要記住,大家也做過社運初心者,只是香港現在這形勢仍然太多初心者了。。。。。我也不喜歡,但這是現實,現實就是好仆街的。

所以貼個頭像表示一下其實沒問題,只是在自己地方的事,除了換個相片也更該親身盡力做點事而己。有時我們有理由嬲,但不要太潔癖就好。

然而遠在巴黎,其實我們能做的有限,也真的只能貼個相片表態。法國和香港的關係不算很密切,但香港人有不少法國人,自然我們有很多人也有不少法國朋友,甚至男女朋友是法國人,或者港法聯婚的夫妻也不少。即使沒有親朋是法國人,香港人也比較多接觸法國的事物和去法國旅遊,巴黎是世界大城市之一,多人講是必然的,你看你被打荷包和劉德華被打荷包,報紙講誰?現實就是好仆街呀。

我討厭的是有些人又即刻貼「法國你們就哭,黎巴嫩呢?尼日利亞呢?他們也被炸,你們無反應」- 我是見有人講這些國家,但都是以「我知你不知,你們偽善」的角度來說,自我感覺良好多於真的關心(因為這些人平時都不會講這些中東國家)- 事實如上面所講,香港人和法國人及法國的聯繫比這些中東或非洲國家多,對法國有感情覺得慘沒問題吧,你看文的時候,可能也些朋友親處法國(居住/工作/旅遊也好),香港人/大城市的人有反應好正常啊。所謂親疏有別,你不會走入去靈堂大叫「你們只會為自己呀婆哭!隔離二叔公個堂細姪個朋友去左你哋又唔理!偽善!」吧?

有人連FB只有法國旗換也罵(無得換伊朗旗好慘豬!),但FB是美國的啊,美國和法國是多年戰友,美國立國也借過法國之力,如果這也眼紅,不如大家天天都放個地球做頭像好了,畢竟南美又有毒販狂殺平民,中亞左近的國家又為領土打仗,非洲國家還在用童兵,東南亞國家還有雛妓,數之不盡。

最後,想表達關心是正常的,更進一步有港法情侶在中山紀念公園舉行悼念也是一種心意。當然恐怖份子不會理這些,但在普通市民來說這是他們能做的了,也讓人多討論事件,希望從討論中明白到,對方是想炸掉你的國家,不要再說什麼和平與愛了,得出手時且出手吧,這些換頭像動作可能會引申到一些思考討論,可能可以讓那些被童話化新聞(愛呀。。感化呀)和理非化的人明白到,要支持自己的政府作出相應行動,而不是只說什麼教派的人無罪大家要包容這層次的瑕想。

大部份人都希望大家都可以和平共處,但有些人/團體不想,是要你死我亡。你跟這些自覺是在打聖戰,用平民用自己身體抱炸彈都要炸死你的團體講愛與和平,是懦弱的表現,也會害死自己國家的手無寸鐵平民。作為市民我們只能表態,及思考你要怎樣支持自己的政府做什麼事,如果自己政府是仆街,歷史又會走上革命之途。

我沒轉頭像,單純因為我已在洗版全世界都知我立場,也因為。。。太多相似的頭像,我分不清誰是誰。

不想看到慘事/襲擊,大家都好好地生活不可以嗎?

我也想,但現實真的好仆街呀。

作者面書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LadyKylieHK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