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台亮月憶港中秋

望台亮月憶港中秋


撰文之時,適逢中秋,抬頭望月,皎潔明亮,跟香港的不惶多讓,看來外地月亮也並不一定特別圓。

中秋是華人傳統其中一大節慶。雖然近日網上吹起一陣台灣人否認是華人之風,但無可否認確實十分重視這個佳節,端看他們如何度過,可知一二。

眾所周知,台灣是個熱愛火鍋的民族,就算是已孕育出很多「火鍋精」的香港仍望塵莫及 - 幾多香港人到台灣旅遊,甫到步就要先打個邊爐,紛紛到甚麼辛殿、馬辣、太和殿等朝聖打卡。然而,在這人月團圓的日子,筆者跟太太預訂平日出名難訂位的無老鍋竟出奇地容易,起初以為是瘟疫關係,少了遊客之故。後來,在遊走間見不少烤肉店座無虛席,其門如市。這才知道,火鍋民族在這日紛紛變節,做了燒烤民族。除此之外,家有花園的,亦放個白鐵燒烤爐,大開燒烤派對,樂也融融。

不禁憶起兒時中秋,父親會開著白色客貨車帶我們深入新娘潭,我們幾個細路哥先在燒烤爐附近佈置,在樹與樹之間牽起幼繩,上面掛著一個個燃著蠟燭的正宗燈籠。偶爾被大風一吹,燒掉一兩個,我們又點起新的再補上。到爸爸起好爐火,我們就手執燒烤叉,在炭火上先烘烤一下,再以紙巾抹淨,才可串起食物,串好後個個圍爐而坐,自食其力,期間說說笑笑,快樂時光,匆匆流逝。

港台燒烤大不同


相較之下,筆者比較喜歡港式,互動較多;台式燒烤,很多時由三兩個大人負責在大火爐前打點,孩子不知跑哪去了,玩夠了才回來吃個飽,少了聽長輩說故事的機會。

燒烤以外,又配啤酒,邊食邊飲,聊以助興。酒肉之後,又有水果 - 港人食碌柚,台友吃文旦,算是類近。講到應節,還有月餅,香港以蓮蓉為主流,並有豆莎、五仁一類,近年則流行冰皮月餅、雪糕月餅等。至於台灣,則以豆餡最為常見,也有芋泥、鳳梨蓉等,較新潮的則有類近西式點心的水果月餅。

不是說台灣月餅不好,無奈獨獨心繫港式月餅,幸而在台灣也不難找到香港月餅,。到大型超市走兩圈,又見奇華、又見美心……唉呀!等等,為甚麼盡是「藍店」月餅?嗯,幸好筆者不是黃絲,要不然只怕人月兩難圓呢!不過奇華彼岸花不吉利,挑美心雙黃蓮蓉月好了。

說到這裡,想起熱血公民黃兆健區議員,因贈送月餅予區內市民而遭網軍大肆撻伐,痛斥他派的是「藍店」月餅,其心可誅云云。

佳節當前,幸福非必然

由是想起一件往事 - 那時仍是救護員身份。某年中秋,接報有一婆婆食月餅後痾嘔肚痛,需救護車送院。我們到達現場並檢查過後,懷疑她食物中毒,就看看她吃的那盒月餅;方發現已過期逾年,兼有發霉之象,食後不中毒才怪。

我們勸她把剩下的丟掉,她卻萬般不捨,解釋因家貧買不起月餅,卻又重視節慶,才拿去年的來充數。筆者從事救護工作十年,早知這種獨居老人在港不是少數,當刻聽到,心亦有戚戚然。

兆健不論當選前後,一直熱心地區工作,默默耕耘;如今得到有心人送出月餅,若仍要以「黃藍」區分,除了失禮,亦太過迂腐㒼塞,未能急市民所急,枉為區議員了。

對於連月餅都買不起的低下階層而言,「藍」月餅總好過霉月餅,贈之以慶節,何樂而不為?

中秋本佳節,奈何遭誣陷,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兆健一心為民,卻被抹黑批評,道理何在?

有道「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散播言論者才真箇心如蛇蠍,居心叵測。筆者替兆健不值,唯盼他能踏平崎嶇,克服重難。

我亦在此向大家送上遲來的祝福,願各位人圓團圓,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87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