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職工盟成員屈有後台 CALL4VAN創辦人指或與私怨有關

被職工盟成員屈有後台 CALL4VAN創辦人指或與私怨有關




去年雨傘革命期間,向示威者提供義載服務的客貨車電召 App CALL4VAN,年初因經營困難而宣布「執笠」。最近,CALL4VAN 又有新搞作,打算重新籌組成 Cello4VAN 平台,但卻受到職工盟副主席陳三才的網上欺凌。

上星期,CALL4VAN 在眾籌網站Umadx 推出「攞你命3000-課金眾籌企劃」。他們指電召客貨車行內的「大台 App」年初主動減價搶佔市場佔有率,導致司機利潤被壓低。即使有司機拒用「大台 App」,但其他電召台或私人訂單都被「大台參考價」影響調低,司機工作量上升但收入反而下降。因此,CALL4VAN 希望打破財團式「一台獨大」,計劃建立平台 Cello4VAN,方便司機接單以及確保有合理報酬,而眾籌計劃則主要是透過售賣待用叫車券,以及供 NGO 使用的待用券去籌集營運資金。

然而,在計劃推出不久後,一位名為 Sam Choi 的網民在 Facebook 群組「物流及貨櫃車司機工會(主板)」內貼出 CALL4VAN 所屬公司「智派方有限公司」的公司查冊記錄,並留言指「Call貨van冇大台定有後台?」,暗指 CALL4VAN 公司背後有財團支援。據了解,原來 Sam Choi為職工盟副主席陳三才。

本報特意向 CALL4VAN 創辦人之一的 Conrad 了解事件來龍去脈。 Conrad 指其實他已被該 Facebook 群組踢走,只是其他相熟司機報料他才看到該 post。陳三才上載的公司查冊記錄中,除了 Conrad 和 CALL4VAN 另一位創辦人 Rex 外,另一股東吳先生是「成記客貨車」的老闆,他認為陳三才所示的,是 CALL4VAN 宣稱「沒有大台」,但背後卻有成記作「後台」。Conrad 解釋指成記是吳先生一手一腳白手興家,只是一家規模數十人的中小企,與大財團沒法相比。他又指早在今年2月時,經已宣布成記入股 CALL4VAN,並會聯手開發嶄新電召平台(即 cello4van 計劃)。對於被公開一個早已公告的消息,Conrad 認為陳三才「柒咗」。



Conrad 又指陳三才的所謂「爆料」,可能與私怨有關。職工盟副主席,代表混凝土業職工會的陳三才,於本年初與職工盟旗下物流及貨櫃車司機工會主席余國安,曾合組公司,組織社企「QVAN 優質客貨服務」,希望協助年輕客貨車司機。當時 QVAN 找 CALL4VAN 合作,CALL4VAN 會協助 QVAN 寫手機 app 以及維持相關服務,雙方已草擬好合同,每月 QVAN 會支付五位數字的金額作服務費,惟雙方都沒有正式簽約。

至7月左右,職工盟物流及貨櫃車司機工會爆發人事糾紛,工會旗下的客貨車分會被指帳目混亂,當中亦涉及 QVAN 股東余國安,Conrad 指事件令他相當「淆底」。直到8月左右,因技術問題 CALL4VAN 比預期中慢了個多月仍未完成手機 app,而剛巧當時 Uber 及順豐都推出了專用 call 車 App,QVAN 表示很難找到司機,逐提出可否將收費減至每單3元收費去計算,但由於 QVAN 提出的收費過低加上客量不多,Conrad 指連維持租用伺服器(甚至支持寬頻上網費用)的金額也不夠,最終雙方決定停止合作。QVAN 當時拒絕支付服務費,CALL4VAN 無可奈何下亦不作追究,更需自掏荷包支持手機程式員的費用。

估不到數個月後,陳三才會突然在網上「抹黑」CALL4VAN 有「後台」,Conrad 表示感到驚訝。雖然陳三才上載的公司註冊文件有遮蓋著幾位股東姓名最後的一個字,但三人的地址卻被公開了,Conrad 表示他並不介意,但卻擔心其他股東。他又感謝健吾及青永屍等人的不平則鳴,並指陳三才的「抹黑」反而幫助宣傳現正進行的眾籌計劃,希望最終可以成功集資,建立一個由司機同用家為本的貨 van 平台。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