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Д◢)襄助被囚抗爭者營生,嘲笑何異為虎作倀?

(◣Д◢)襄助被囚抗爭者營生,嘲笑何異為虎作倀?



(◣Д◢)襄助被囚抗爭者營生,嘲笑何異為虎作倀?



(圖片來源:「熱血公民」Facebook圖片)


從來,同路人互相扶持,為同樣經歷的人,在有能力之下,盡一點力,是值得欣賞的、可敬的。不想今日有人想為抗爭者做一點實事,幫助抗爭者特別是被囚的一群,為他們的營生鋪路,竟可以拿來當作笑話,這種笑話實在惡俗。 

說的是有人以「更生人士」來嘲笑「熱血鳳凰計劃」、「四眼哥哥」鄭錦滿,取笑鄭錦滿以及為被囚獲釋的抗爭者營生鋪路的計劃。 

今時今日香港的政治壓力,無論是甚麼程度上參與過抗爭、參加過街頭或者文化抗共的人,抑或明瞭現況而支持抗爭的人,大抵都能理解當中需要承受多少辛酸。當被人知道你的政治立場,就會覺得你敏感,排斥你;參加過抗爭,要承受別人的指指點點,特別是家人的奇異目光,最為難受;而要承受更大壓力的人,就是被捕而且被囚的人。 當然,這是別人的看法,正確的事不會因此而變成錯事,但是人始終要承受隨之而來的壓力。

被囚之後,以往的工作、家庭、生活,俱往矣。工,難找;家人,埋怨、不解你為何「行差踏錯」;生活,當人沒有可以營生的工作,和可以依賴、可以理解自己的家人,人要怎樣活下去? 非常艱難,而我們應當同情、了解,能力所及之下幫忙。

出獄後的一份工作,未必可以將自己和家人關係,恢復如昔,但至少提供了一點基礎:我在普通人眼中,亦即「港豬」眼中,我依然可以和普通人一般工作、生活,逐漸消除普通人的歧異目光,再慢慢和他們傳訊,解釋香港現況,理解我們做的事是正確。當然更重要的是三軍未動,糧草先行,唔食飽飯那有力抗爭?

所以,幫助抗爭者營生,特別是被囚、受最大壓力的一群,是非常重要的。能夠為他們做一點事,為他們的生計鋪路,尤關重要。而最近竟然有人嘲笑! 

請問一下,因為佔領而被捕的人是甚麼人?是義士。其中一位,就是早前獲釋的「四眼哥哥」鄭錦滿。而他竟被嘲笑。 

嘲笑的理由,簡單來說,就是四眼在宣傳「熱血鳳凰計劃」時,以及相關的文宣中,形容被捕獲釋的抗爭者是「更生人士」,以此大做文章。 

我退一步當更生人士一詞或可斟酌。然而,實際上因政治事件坐監的義士,出獄後生活是困難,因為今時今日的政府、政治壓力,一份合理、可以維持生計的工作,已是一堵難越的高牆。當自己的生計都成問題,談何抗爭? 

在此現況之下,你執著字眼而嘲笑,嘲笑一個認真為義士謀出路的計劃,何異於為虎作倀?說的是仇思達。 

他說:「『更生人士』意指釋囚於監獄裡對自己的錯誤進行反省,學習技能重新融入社會。咁即係承認「抗爭」係錯誤?不知所謂。」這番說話,不看前文後理,整個計劃有說抗爭是錯嗎?沒有。你可以硬說隱含這個意思,居心叵測,但原理說不過去。因為如果真是說抗爭是錯,那政府也有更生服務提供,為何要自救?自救就是因為堅持理念抗共,所以不能仰賴政府,希望民間自救,希望抗爭者互助,就是為了堅守理念。 

在這裡,要說一段《論語》的說話。《論語》有言:「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 

原句的「務本」,大意是君子專心誠意,修養自身;修身既成,自然有道,就有好的道德修養。 

說起來很抽象,怎樣才能修身、提升個人修養?原文後面說的是「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與!」說的是孝悌,孝順父母、兄友弟恭。說的是待人處事,從日常生活做起,做自己應該做的本份,《論語》舉的「孝悌」,就是以家為例,直接來說,就是人有沒有道德,是看你怎樣實踐出來。 

將「務本」簡化來說,就是做實事,將自己的理念實踐出來,而且是要做好事。做實事的人就是踏實,不是說做實事就是君子,但至少做實事的人在認真貫徹自己的理念不相信的話也不會做。

《論語》說的孝悌,指的是家人;更進一步的是推己及人,因為身同感受,這樣的人是值得敬佩,而不應得到恥笑,正常人也不會覺得好笑,只會覺得惡俗。

你可以笑:計劃未必幫到很多人、甚至成效成疑,但至少有人願意去做。一個動機良好的計劃,出師未捷,就落井下石,斷章取義,漠視整個計劃的原意,抽空來評論片言隻語,這種嘲笑何異為虎作倀?將一個可能幫助到抗爭者的計劃消滅於萌芽?

熱血公民「熱血鳳凰計劃」宣傳片:https://www.facebook.com/4eyesbro/videos/vb.800421050019891/1458372417558081/?type=2&theater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