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黃洋達短篇小說 《只有眼睛最美麗》

黃洋達短篇小說 《只有眼睛最美麗》



黃洋達短篇小說 《只有眼睛最美麗》



「你的眼睛真漂亮。」盛恩最怕別人這樣讚她,不是因為怕聽假話,她的眼睛實在漂亮,可惜就只有眼睛漂亮。她怕別人提起她漂亮的眼睛,等於提醒她除了眼睛之外沒有什麼可取之處。她尤其怕聽見姐姐盛欣讚她。

同一樣的血脈,同一樣的遺傳基因,同一樣的成長環境,同一樣的教育條件……一對姊妹,盛欣跟盛恩,甚至在廣東話發音上來看,是同一樣的名字,可是這兩姊妹,卻在展現著完全兩樣的人生。二人本來一致的人生道路,在某一個分歧點上支開,然後愈走愈遠,由肩並肩走到背對背……分歧點,是建基於二人的相貌上。

由小至大,盛欣有的的東西,盛恩都會擁有,唯一有所缺的,就是盛恩沒有盛欣的美貌。她們有相似的輪廓,近乎一樣的眼、耳、口、鼻,可是不曉得為什麼,這麼接近的五觀,就只是在佈置上那麼一點差異,「美麗」這兩個字便從此跟盛欣結緣,同時跟盛恩絕緣。盛恩由小學至中學至大學都跟盛欣在一起,盛恩就一直生存在盛欣的美麗的壓力下。

為什麼同是一個種,樣子就差這麼遠……驟眼看上去是有點相似的,可惜一個美版一個醜版……通常孿生姊妹都愛玩玩身份對調遊戲,可是她倆從未試過,樣子配不上嘛……

盛欣的美貌,一直纏擾著盛恩,直至她倆畢業!直至非典型肺炎爆發!

盛恩和盛欣畢業後,二人進入同一間公司工作,盛恩本以為自己會繼續在盛欣的美麗暗影下過活,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非典型肺炎爆發,全香港的人也要戴上口罩度日。

口罩的出現,把盛恩的生活全盤改變。

在第一個上班天,同樣戴著口罩的盛恩跟盛欣,因著口罩關係,二人在相貌上的差距,一下子大大的拉近。在疫情告急,人人自危的時日裡,盛恩反而樂得輕鬆。一切只因她戴著口罩,戴著口罩的她變得談笑風生,戴著口罩的她變得揮灑自如,每天戴著口罩上班、下班、逛街,盛恩她發現到,自己的眼睛也許比盛欣更美麗,這便是她信心的來源。

戲劇性的發展出現,就是盛恩跟盛欣,同時在公司迷上了一名叫阿端的同事。本來,盛恩在盛欣面前是完全缺乏競爭力的,可是口罩卻使盛欣的優勢難以發揮。再加上,因美麗而自負多年的盛欣,一向不乏裙下之臣,亦養成了她嬌縱任意的個性,對比起擁有一對美麗眼睛,同時善解人意,個性柔美的盛恩,她完全給比下去了。

阿端的心,似乎隨著感染人數的增加,一天一天的步向盛恩去。

多年以來,盛恩的愛情世界空洞蒼白,她就只有一直看著盛欣如映畫戲般,不斷轉換不同類型的男友,而盛恩自己從來只是一個觀眾,從未正式參演。首次粉墨登場,便搶去了盛欣的風頭,盛欣自然是不會容許!為了收復失地,盛欣兵行險著,在非典型肺炎的疫情高峰期,她決定除下口罩!美麗一向是她最有力的武器。

美麗的代價是,盛欣感染了非典型肺炎。

盛恩:「這又是何苦?」
盛欣:「我比你漂亮!」
盛恩:「這個誰都曉得。」
盛欣:「最重要的一個不曉得。」
盛恩:「……」
盛欣:「你就只有眼睛比我漂亮。」
盛恩:「……」

為了爭風呷醋,感染人數又再上升一點,在盛欣臥病期間,盛恩一直在她身旁照顧她,支持她,兩姊妹一起生活多年,竟發現在這些年頭裡,其實都並不真正認識對方。盛欣一直以為自己對盛恩很好,她一直堅持自己去到那裡都要帶著盛恩,她以為這種關心方法,會令盛恩感受到自己對她的重視。她卻不知道自己一直在傷害著盛恩,盛恩只覺得自己一直無法攞脫周遭人士的比較目光,一直無法攞脫盛欣的陰影,盛欣對她的照顧,只是一直加深著盛恩的自卑。盛欣首次明白到自己一直以來,對盛恩造成如此大的壓力。一場瘟疫,引發了姊妹間的爭鬥,也令兩姊妹真的了解對方……

盛欣終於出院了,為香港解除旅遊警告,貢獻了一點點。同時疫情已變得穩定,「零感染」是經常聽到的一句話,香港人快要跟口罩道別了,那麼,盛恩跟阿端,這一段仍在萌芽階段,建基於口罩之上的戀情,又要如何發展下去呢?

阿端:「現在到哪裡去都危險,但應該很快就沒事了,找天我們一起出海去。」
盛恩:「……我不會游泳。」
阿端:「我會游就可以啦!」
盛恩:「……」
阿端:「那就不出海好了,明天下班一起去唱歌可以吧!現在卡拉ok滿便宜。」

傳聞世界衛生組織,會在明天把香港從疫區名單中除名,盛恩整晚無法成眠,她拿著口罩,一個人躲在浴室之中,心裡反覆的想著一個問題:明天要戴口罩上班嗎?她緊張得流出眼淚來……
(完)

---------

後記:這是小弟2003年寫的短篇小說,想不到事隔多年,又再出現滿街口罩的風景,再次刊出小說,重溫一下當年的恐慌,也炫耀一下小弟當年在全城恐慌的時候還有創作心情的餘裕~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