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百鬼夜吟.第八十一集.臨終感應

百鬼夜吟.第八十一集.臨終感應



百鬼夜吟.第八十一集.臨終感應


「年關難過,臨近農曆新年,要特別注意長者的身體狀況。」在這間老人院當副院長的嫻姐說。

這不是迷信的說法,通常農曆新年是在廿四節氣的大寒與立春的前後,而這段時間的天氣乍暖還寒,濕氣又重,日夜温差較大,因此,老人家的身體適應能力較弱的話,就很容易染病。

嫻姐於老人院工作多年,感受更是明顯。

那一年,忘得不可開交。

嫻姐說:「陳伯,你唔好四圍走啦!揾你時,又揾唔你唔到。」
陳伯神情呆滯,慢了幾怕,說:「唔走喇⋯⋯唔走⋯⋯」說著步履蹣跚,向著自己的床位走去,一邊不知道在呢喃嘀咕甚麼。

嫻姐歎了一口氣,問護理員阿順說:「最近陳伯的精神好像有點麻煩。」
阿順說:「是啊,夜更的同事說他晚上常常走出院外,昨日還在馬路的斑馬線徘徊……」話未說完,好像說漏了咀般,吞下了後半句說話。
嫻姐驚訝道:「為甚麼沒人告訴我?」
阿順正想「補鑊」之際,警鐘響起,她舒了一口氣,但又緊張起來,因為八號病房有位劉婆婆需要報警召喚救護車。

這是近一星期內第九次召喚救護車了,一眾護理員又忙起來了。

晚上,嫻姐在放工前作最後的巡房,巡完後問阿順:「八號病房的劉婆婆,幾時返來了?」
阿順答:「劉婆婆?他的家人剛來電說她……」
嫻姐面色變得難看,輕聲道:「她不在了?」
阿順見她面色一變,點著頭,說:「妳不是看到甚麼嗎?」
「我剛才在她的床位看見她……」嫻姐說。

兩人靜默了半晌。

嫻姐說:「不說了,都夠鐘放工了,明天再見。」說完,她回去換衫收工。

在離開院舍之前,嫻姐又見到陳伯,他在院門前,看著街外面,似等甚麼那樣。嫻姐說:「陳伯,你又來啦!叫了你唔好四圍走啊!」
陳伯似被嫻姐嚇了一下,神色古怪,說:「我唔走,我唔想走……阿劉走了,我唔想走。」
嫻姐疑道:「陳伯,你怎知道劉婆婆的事?」
陳伯搖搖頭,說:「不知道,不知道……」說著,刻意迴避嫻姐,向著自己的房間方向走去。

嫻姐抱著滿腹疑團離開院舍。

然後一個星期,這老人院有三個院友逝世離開。

為此,嫻姐在這天專程去找陳伯談談,因為她想起陳伯的行為一有異動,就有院友離開,想問過究竟。
嫻姐到了陳伯的床位,見陳伯精神奕奕地坐床上似乎在等著她,他說:「嫻院長,我沒有四圍走呢。」
嫻姐輕鬆地說:「陳伯,我不是來捉你的,只是想來問問你,最近的事……」
陳伯說:「喔!最近的事嘛?有甚麼事?」
嫻姐問:「你知道的事。」
陳伯雙目一閉,說:「還有的……還有的……」
「還有甚麼?」嫻姐追問。
「不知道……不知道……好了,嫻姐,到我了。」陳伯說著,躺下來,將被子蓋好,續說:「是啊,到我了。」說完就呼呼大睡了。嫻姐雖聽不明白,但見陳伯進睡了,再不打擾,就離開了。

這晚上,陳伯去世了。其後,又一個星期,再有兩位院友逝世離開了。

事過境遷,嫻姐每逢過年,都想起這個農曆年,想起陳伯,她總覺得他在這段日子,清楚知道一些事情,知道他自己的死期。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