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夜市呃like的議員男孩

靠夜市呃like的議員男孩

「想當年和那個人幸福地在夜市尋找溫暖,嘆現今人面依舊,但小販不再,街邊特色小食被連鎖食店取締。有感食環執法沒有人情,不知道多少人會支持留住草根的味道呢?」

傷春悲秋、長嗟短嘆式的文藝青年式文章,最得港人歡心,轉瞬間就可騙來近千個讚好。但是坐擁幾萬粉絲的作者兼區議員先生鄺俊宇,老是寫這些自我中心的文章,對讀者能帶來甚麼啟發呢?想起梁振英去年8月寫過一篇紅衫魚,都被人罵個狗血淋頭。

一個普通人寫一篇風花雪月文,抒一下情,如果僅止於抒情便止住,還可以說此人只是多愁善感。但身為一個政界人物,鄺先生對公共政策應該有所認識,寫一篇文章卻只從個人感受出發,嚷一句懷念掃街,就馬上跳到「食環執法沒人情」,然後又跳到「支持草根味道」。從個人和老相好篤魚蛋的感受,一下子牽扯到影響無數市民的公共政策,我會覺得此人的文字非常天真,更感到他的文字對不起自己的專業。敢問你的文字,只是用來「呃like」嗎?以你的身份、你的影響力,不是該多寫一些載道的文章,至少為你那幾萬粉絲帶來一點知識、一點啟發、一點看事物的不同角度嗎?

小妹淺陋,對公共政策也沒多少認識。但想到桂林夜市,就只有街坊很爽地重拾篤魚蛋情懷這麼簡單嗎?其實不用甚麼背景知識,連庫斯克先生的鴻文《是誰拿走了香港的市議會?》都不用讀,親身往現場走一趟,已經可以看出很多端倪。


首先現場有不少看來很不熟手的小販,不排除是因為傳媒炒作,令一些缺乏經驗者也躍躍欲試加入販售。無皇管的情況下,小販檔太多,食客就擠逼,也容易亂,容易生爭執。炭火爐沒遮沒掩地放在人群中間,稍為推擠一下,很容易就灼傷途人。萬一發生了意外,現場有無足夠空間讓救護車進出救人呢?打翻了炭爐發生火警,又夠不夠地方讓消防車停泊?有些人不自然地左右張望,是不是放下戒心大快朵頤的人群,引來了空空妙手呢?食客遺下了如山垃圾,小販們置諸不理,連放幾個竹籮也懶,那麼這些垃圾,不就是鄺先生口中「沒有人情」的食環署去收拾嗎?依例執法就是沒有人情,罵得真爽快,但當市民很有人情地大快朵頤過後,食環署是要為小販及市民善後的,身為政界人物,你不會不知道吧?


(圖片來源:黃英琦面書專頁

一味從個人角度出發傷春悲秋,眼睛只看到想看到的東西,卻有意無意地忽視熟食小販其實是一個影響很大的議題,一句「我喜歡掃街」就引申到呼籲市民支持。更甚的是,拋下一句「如果這篇文多人支持,我就嘗試向區議會提議籌辦夜市!」嘩,政策倡議不是鄺先生的責任嗎?連這個責任都不肯承擔,要卸給網民做決定?那些讚好的網民是甚麼人?你怎麼知道他們是不是夜市選址附近的街坊?這樣兒戲的隨便拋出一個政策倡議的問題,豈不是一個大笑話?

拜託鄺先生,當你要利用自己身為區議員的名氣寫文時,請不要這樣自我中心、愚昧大眾,好嗎?


延伸:
鄺俊宇:我們的香港夜市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2550799850483


English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is available:
http://hkcolumn.blogspot.hk/2014/02/wing-like-whore-rookie-councillor.html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