殖民棋子的辯護士──謝志峰

殖民棋子的辯護士──謝志峰



聽完2月10日《熱血政治》黃洋達訪問謝志峰的重溫,謝回應自己在《城市論壇》中惹起網民激烈批評的言論,他指出其中一點,香港人不應該將不滿情緒放大,進而針對大陸遊客甚至普通話這種語言,應該針對審批權的問題根本對症下藥。

很多概念需要釐清,按現況來看,香港人並非針對遊客,而是針對大陸人;不是針對語言,而是針對普通話。台灣人也是操跟普通話發音相近的國語,何解本土派對台灣人沒有這樣大的反感?因為大陸自由行旅客的龐大數量,已經對香港人的生活造成嚴重的客觀傷害︰港人的生活空間被收窄、生活習慣和環境被破壞、各種生活資源因為搶購而變得緊絀,搶購行為直接加劇通貨膨脹。港人感到憤怒正是基於自由行所帶來的傷害,也因為大陸人對港人普遍抱有賤視的態度使然。大陸人認為香港是仰仗大陸才能生存的想法和言論,經常都可在報紙及新聞看到。部份香港人討厭大陸人,進而討厭操普通話,也全因辨別一名遊客是否大陸人,觀察外表和言行是其中一個方法。而陸港衝突既成,港共政府仍要繼續維持自由行,無視港人提出收緊自由行和爭取單程審批權的訴求,是近年本土派急劇冒起和陸港衝突加劇的主因。

但這種對大陸人和普通話的反感情緒,是不可能獨立分離出來。因為大量的自由行所做成的客觀效果,正是中共對港進行殖民陰謀的其中一組成部份。倘若抽出情緒因素的話,逼害和殖民根本不成立。舉個惹人反感的比喻︰對別人做他討厭的事就是強逼,強逼的性交就是強姦,強姦所帶來反感和痛苦。若按謝志峰的邏輯,不要放大不滿,應該要針對問題根源,那麼強姦不過是性交而已;所以勸港人不應針對大陸遊客和普通話的講法,就等如叫大陸應當針對強姦犯,而不要覺得強姦犯的精液和陽物污穢一樣。港人對周遭生活環境都充滿大陸人和普通話感到不滿,為甚麼不趁機學習普通話呢?此話跟勸少女應該配合強姦一樣,是不折不扣的風涼話,難聽而惡毒。因此我認為謝志峰不配持有加拿大國藉,他應該入藉印度才對。

港人的痛苦,謝志峰口裏說明白,但好像完全感受不到,還用溫和方式替中共殖民棋子辯護,自認是「義無反顧的大中華膠」,竟顯得如此真誠而老實,才叫人感到可怕。另一方面,他認為若果香港有普選,政制運作暢順,經濟有良好發展,港人會對粵語的存廢便不會如此敏感,這正應驗了「人說愛國最終必會賣港」的前提,才是我對口說「愛國」的泛民如此警戒的原因。港人保衛粵語,是因為語言和文化是抵抗港共在政策上進行殖民的最後關防。但可惜香港這道無形的防線,正被謝志峰這類「愛國」的人合力逐點逐點打破。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