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也能是統治者的同謀

平民也能是統治者的同謀


港星台星如果「政治敏感度」不足,面對雨傘革命或反服貿等大是大非的議題,若是不急著舐共,定必被強國fans狠罵。這令我想起杜汶澤的page說:「某些在網上無理取鬧的大陸網民,細看原來個個都是九十後。」會追星的應該是青春年少的年輕人,在一個正常的國家,這個歲數不是應該不問偶像對錯而力撐他們的嗎?或者應該起碼是對政治最不感興趣的群組,退一步說,歷史上雖然不乏以學生為政治運動先驅的例子,但他們批判的對象都是當權者,而不似中國年輕人那般政治正確,只要牽涉「國家利益」必然身先士卒,將黨的利益與個人榮辱掛鉤。

叔本華說最廉價的驕傲就是民族自豪感,因為只有缺乏個人成就的可憐笨蛋,才會抓住那些他和數百萬人共有的東西為榮,並去捍衛自己民族的一切缺點和愚蠢 所以不難理解為何中國的年輕人竟然可以對許志永、劉曉波、陳光誠的遭遇無動於衷,以致對身邊發生的不公義(諸如非法徵地、靠「關係」升學和找工作等)都冷靜得過份,卻偏偏比愛字幫更熱衷於捍衛「國家利益」。平日面對強權的緘默終於可以在「國家利益」的免死金牌面前大鳴大放,也不失為一種補償,不過得先交出自己的思考,語調要和黨同步。

章詒和在《伶人往事》說:「一位學者認為當被統治者順從並習慣於統治者的頭腦思考,兩者在客觀上就成為了『同謀』。」一聽到台獨/港獨/藏獨/疆獨,大陸民眾就會歇斯底里,卻不細問「為什麼」,甚至只要對方不好好張開雙腿迎合中共,比如限制自由行,就會個個化身為姜瑜(她的嘴臉太經典),他們對政治的熱忱實在令人驚訝,很難想像他們活在連「共產黨」都成為敏感詞的國家。

中國的奶粉可以是毒藥,學校可以是豆腐渣工程,高尾隨時「追尾」,但只要有錢和「關係」就可以擺平,他們的生活就像玩俄羅斯輪盤,就看哪個好彩中招。後生一輩當然知道國家機器的腐敗,更知道共產黨不是什麼好東西,可是只要一涉及「國家利益 」(其實是黨內權貴的利益),就會十三億人民團結起來,槍口一致對外。人家說屁股決定腦袋,職位決定思考模式,在中國卻是領導決定人民的腦袋,因為平民百姓的思維,竟然可以和黨幹部的思維一樣。

所以,請別再說來香港旅遊的大陸人都是普通人,你問他們一句:「怎麼看台獨/港獨/藏獨/疆獨限制自由行?」就會知道他們都是章詒和說的「同謀」。況且,香港有什麼天災人禍之時,幸災樂禍的中國網民從來不是少數,左膠不准香港人針對中國「平民」,卻對人家對準所有香港人的hate speech視而不見,這樣的double standard會不會太茅波?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