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屈穎妍女士,這是我們香港在職婦女外傭僱主對你的勸諫

屈穎妍女士,這是我們香港在職婦女外傭僱主對你的勸諫



屈穎妍女士,這是我們香港在職婦女外傭僱主對你的勸諫

屈女士於2月26日免費報紙專欄一文,寫著「人家死不了,我們卻沒有外傭會死」。文章內容指因印傭Erwiana受虐案後,菲印兩國將停止輸入外傭,而屈女士所認知的香港在職婦女,不論放工回家或外傭放假,都不會做家務及煮飯,太依賴外傭,令自己失去自我照顧能力,內文利用日本在職婦女都會兼顧家務及帶小孩,突顯香港在職婦女的不濟。最後文章更拋出一句勸告「今日還不趕快學買菜洗衫」。

相信任何在港在職人士都清楚香港上班的苦況,即使一般公司下班時間為6時,但準時下班會備受白眼,更多時候是須要加班,這樣,還可能有充足的時間買餸煮飯做家務嘛?晚飯後,更要跟子女的功課測驗考試。為了爭取多些親子時間,很多僱主放工後專注照顧小朋友,試問怎樣可以同時照顧小朋友及做家務呢?更甚的是在Facebook僱主group不少個案,是外傭不懂或假裝不懂煮餸,而須要僱主在lunch break時間買餸,然後放工趕回家煮晚飯給家人及外傭吃,為的就是家人可以有美味有營養的晚飯。這樣說來,香港在職婦女真的很懶煮餸做家務,全依賴外傭嗎?

屈女士文章更說其他國家會限制聘請外傭,而香港是唾手可得,應該要很感恩,是吧?要知道,其實很多國家限制聘用外傭,是為了保障當地婦女就業,而要平衡當地育兒服務供應,是必須有完善的養老育兒配套,日本在這方面是真的做得很好。香港呢?因托兒服務不足,子女出世十多天剛領有出世紙,家長便要四處申請托兒服務,而亦因法例不能獨留16歲以下兒童在家,就算小朋友有自理能力,亦要放一個紙板人在家看管小朋友。香港樓價高企,必須兩夫婦皆工作才能維持可接受的生活,工作時間又長,育兒配套卻不足,又不能觸犯法例,香港僱主真的很想聘用一個陌生沒專業知識的人,照顧自己的心愛的人或寵物嗎?還只是迫不得已?

對於屈女士說香港婦女不懂煮餸一說,我敢說沒有一個菲印外傭是天生懂煮廣東菜煲湯水,她們必定經僱主們心力交瘁地教導出來。如屈女士曾有懂煮餸的外傭,實在要感謝她的前僱主們的教導。其實,Facebook的美食煮餸交流谷多如恆星,如屈女士不懂煮餸想學習的話,亦可多前往此類谷交流,我們很多僱主谷友亦樂意指點。

印傭Erwiana只是一個非常的個別個案,事實上很多僱主聘用外傭只為照顧老幼或寵物,而因有「人質」在外傭手上(Erwiana的僱主子女都已是十幾歲的少年,但很多僱主的年幼子女連說話都未曉,寵物更不懂語言),很多僱主對外傭的惡劣行為予以忍讓。近幾年,外傭質素每況愈下,甚至乎逆向欺凌僱主,在僱主谷常見有外傭偷財物,虐兒虐老虐畜,故意破壞家裡財物,不願工作只顧玩電話午睡做傳銷,假期甚至平日趁僱主不在家時去做妓女的事發生,香港外傭法例已嚴重向外傭傾斜,包機票醫療生養死葬,中介沒有監管,中介費不斷飆升,在職婦女日間要忙碌工作,下班要回家看外傭面色,已經夠苦了,發生Erwiana事件後外傭更是態度囂張。

此時,屈女士仍不忘向香港婦女僱主伸一腳,真是夠刻毒涼薄。屈女士曾多次發表有關香港外傭的文章,對外傭議題很有興趣,但我們謹此勸諫屈女士,作為一位專欄作者,不要只活在自己的圈子裡,多了解香港的僱主及外傭實況,多認識日本及香港的職場及福利等分別,多接觸不同的人,然後才去寫你的專欄,不然你的荒謬離地文章只會顯得你是多麼的無知。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