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專訪時裝設計師郭子峰

專訪時裝設計師郭子峰



專訪時裝設計師郭子峰



時裝設計師郭子峰(Kay)並非居於深水埗,但當討論訪問與拍攝詳情,並請他選一個對他最重要的地點,Kay二話不說選了深水埗的「棚仔」。「沒有棚仔,就無香港的時裝設計師。亦沒有我。」

有無咁嚴重?上網一查,發現位於深水埗欽州街與荔枝角道交界的「棚仔」,本是個小販市場,但自上世紀七十年代起即布販進駐,全盛時期共有近兩百檔。「聽這裡的布販說,以前他們集中在汝州街;直至1978年,由於要興建地鐵荃灣線,政府將布販安置於此地。後來,港府停發小販牌,現在這裡剩下幾十檔。」目前現址稱為深水埗布藝市場,但大家都只會以「棚仔」喚之。「棚仔乃布販集中地,亦是學生、成衣生產商、裁縫及手工藝愛好者的尋寶地 - 我在理工大學修讀時裝設計時,幾乎日日都來這裡買布和找靈感。由於棚仔裡所賣的都是大廠的布頭布尾,故此有很多坊間難尋的布料,而且售價相宜,因此人人都可滿載而歸。」

「自七十年代起,棚仔孕育了一代又一代的時裝設計師。如果政府真的要收地,那實在是香港時裝設計界『一個時代的終結』,多可惜⸺如此有歷史特色的地方,曾養活過不少人,也滋養著香港時裝界,卻落得灰飛煙滅之下場,實在教人心痛。」



「這種布有極佳彈性......這類圖案在日本好受女性歡迎......」走進棚仔,Kay面對滿眼的布料如數家珍;但講到時裝之啟蒙,他表示是預科時期遇到的「時裝精同學」。「自問沒有書緣,亦非讀書料子,小學時期已愛臨摹日本漫畫家池田理代子的《梵爾賽玫瑰》(ベルサイユのばら),還有武內直子的《美少女戰士》。會考時我全軍盡墨,唯獨美術科一枝獨秀。中六時,每到空堂,我都會跟這位同學到圖書館上網打發時間。他最愛瀏覽時裝網站,如style.com;多得他,我認識了John Galliano、Alexander McQueen等時裝巨擘,他們的作品非常有舞台感,令人印象深刻一見難忘,並影響我日後的設計風格。但說實在,我從沒有成為時裝設計師的打算,卻一直喜愛繪畫人像,最想入讀中文大學藝術系;但因公開試成績未及標準只好作罷,選擇到理工大學修讀時裝設計(即紡織及時裝學系)。」

初接觸時裝設計,Kay既驚且喜。「繪畫可以天馬行空,但時裝設計要多番考量,如剪裁、物料、車工等,我花了不少時間拿捏。雖然辛苦但我們樂在其中 - 有一回,教授出題要大家以作品去呈現『如果四方型盒著上身會點樣』,很有挑戰性!」由於他醉心設計,因此往往能得到好成績。然而,Kay認為自己是個教育制度下的失敗者。「我喜愛繪畫,熱愛設計,但香港的教育制度將美術科視為PE堂等一類,總被睇低一線;直到入大學攻讀設計或美術相關的學系,才有機會一展所長。在此之前,就算畢加索再世,若考不到TSA、DSE等試,亦無法發揮天賦。」

從繪畫到設計 感恩香港有「棚仔」

一般人聽到孩子想讀藝術,總會有最現實的考量 - 能夠謀生嗎?前景如何?但Kay的父母卻不是這樣想。「不得不感謝雙親包容我的任性。他們從來不說甚麼人生大道理,卻予我極大自由度。母親是基督徒,她從不看重人在現世中賺幾多錢,只關心孩子是否善良、真心、真誠。『人於地上所賺的,在上帝眼中不是一回事』是她最常掛在嘴邊的說話。」

「我覺得自己是幸運的。雖非生於大富之家,但五兄弟姊妹中我排第四,讓我有資格任性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大學同學中,不少有才華又有夢想,卻因為家庭負擔而有志難伸。」

大學畢業後,Kay參加了由香港政府協辦的「港版Project Runway」世界時裝精英大獎(FWTA),認識了很多本地出色的同行,緊湊的賽程亦令他認真抓緊時間。「回想那場比賽,很瘋狂!那時候,包括我在內的參加者都很青澀,不願妥協,只想做自己。創作是一件主觀的事,因此比賽期間少不了吵吵鬧鬧;直到今日,大家各散東西,偶爾都會透過社交網站簡單地互相問候,似乎經過時間沈澱,即使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但心裡一直有著彼此。」

一如大部份時裝設計師,Kay的品牌亦採用自己全名:Kay Kwok。

比賽翌年, 他負笈英國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LCF)進修男裝,期間有機會到Alexander McQueen實習。「在香港讀大學時, 常聽得不少師兄師姐說, 設計再出色也沒用,因為投身社會後都要面對現實,乖乖聽客戶或老闆的話去『抄款』;我愈聽愈心寒,怎麼跟我所理解的時裝設計相差那麼遠?因此暗自決定,無論將來如何,都要去睇吓個世界;我喜愛設計男裝,想發掘當中更多可能性。剛巧,同學告訴我LCF 正來港招生,著我一同去面試。」

「其時我們抱持一試無妨的心態上陣,同時也想測試一下自己的實力,究竟我們的設計,可合英倫來的教授之口味?」結果,遠道來港的洋教授很喜歡Kay的系列,自然「即見即收」。「當刻開心到不得了。不是因為有機會去英國,而是我的系列得到外國人的認同!但冷靜下來後,就開始擔心,家裡能夠負擔學費嗎?父母願意支持我嗎?當晚回家,硬著頭皮告訴雙親,怎料他倆都支持我的決定!為此,我非常感激父母。」

雖然Kay不時會到外地旅行,但出國留學卻是頭一遭,不免心情緊張。「踏足英國,我才知道,時裝世界是那麼大 - 當初選擇離開香港,只因為不想面對殘酷的現實世界,有著逃遁的意味;但原來當局者迷,當你站在外頭再回看香港,就發現,除了那些要求你去抄款的客戶和老闆,世上仍有好多願意欣賞和尊重原創的人。由是心生不忿,怎麼香港人從來都是白鴿眼?我們崇尚外國品牌,卻甚少支持本地作品。尤其是時裝設計!」

留學期間,Kay到Alexander McQueen實習,雖然只有短短三個月,但已令他對於品牌營運方法有著初步概念。他形容在LCF的日子,宛如在設計天堂。「個人認為,香港的課程主要為讓學生畢業後涵接工作,因此內容實際又實用;在LCF則完全相反,專攻創意,引導你如何將天馬行空的想法呈現於衣服之上,而我亦漸次了解從前見過的一些名師設計,背後想要傳達的訊息與概念。」

英國進修男裝 以個人品牌殺入倫敦時裝週

「很記得,有一位教授對我特別嚴苛,常批評我的創作意念太過流於表面,更把我每一份功課都彈得一文不值,令我既生氣又怕他。為此,我在當地復活節長假期期間,於圖書館借來四十本書,廿多日內不眠不休畫出過千幅草圖,期末時將完整作品呈上,得到他的一句『這就是我想要的東西』,我當堂鬆一口氣!」更開心的事在後頭:教授將選出廿人參與該屆的畢業展,而Kay 的作品有幸入選;及後他以此系列於國際時裝大賽Mittelmoda中奪冠,成為廿年來首位贏得此項殊榮的華人。

「我的設計風格比較強烈,就是說,預咗你穿著的時候,成為人群中最耀目的一位;亦有人說過我的作品帶濃厚的舞台感。」2013年Kay獲雜誌《GQ》推薦,以獨立品牌之姿態參與倫敦時裝週;香港的Joyce Boutique亦有引入。英國樂隊Muse、台灣女歌手張惠妹及南韓男團Shinee 都是他的客戶,容祖兒穿著他的設計拍廣告,張敬軒、郭富城、莫文蔚等人演唱會上的服裝及舞蹈員衣飾,都由他主理。「2014年起愈來愈忙,因此須缺席時裝週。(感到可惜嗎?)一點點吧,畢竟這也是個好時機去沈澱一下自己 - 對於設計這回事,我可非常認真。若時間不充裕情願不做,也不欲『交行貨』。」

台灣男演員鳳小岳穿著Kay的作品登雜誌封面

「為歌手及舞蹈員設計演唱會或廣告造型,壓力不比舉辦時裝展低;而兩者最大的分別是,前者我必須照顧每一個單位的想法,例如,歌手有自己的喜惡,舞蹈員則要求衣服不妨礙演出、贊助商或廣告商也會考量衣飾的風格與用色是否切合自己品牌,而主辦單位則最緊張預算 ...... 這些都是我在設計自己品牌的系列時不用顧慮的,但,每季做一個完整的系列,工作量也是蠻大的,show前show後亦要為銷量擔心 - 說不擔心就是騙人的。不過,容許我說,兩種工作都喜歡,只要跟設計相關。」

訪問當日,他剛於日本返港,原來是獲香港貿易發展局邀請,代表時裝業界到東京參與Think Global Think Hong Kong研討會。「會上我與大家分享了自己時裝路,亦以新晉時裝設計師身份,介紹香港的時裝界與流行文化 - 在時裝世界,我的根就在棚仔 ...... 不,應該說,香港時裝的根就在棚仔。若這地方消失了,我不知道,一眾學子與設計師們,可以怎麼辦;若沒有棚仔,也不確定當日我在理工大學時能否順利畢業。因此,當知道〈大香港人.地.記〉不單是個關於我的故事,更是一個關於我與香港的故事,當刻腦海中即時浮現了棚仔。」

「別看棚仔好似雜亂無章。這個以鐵皮搭頂的市場,檔戶之間合力搭建出的帆布外圍,可以遮風擋雨,保護裡面的布料。我與不少檔戶都成為了朋友。不是飲茶食飯的那種,而是,當我『腦便秘』,當我想不通,就想這裡亂逛;看看布料,也跟他們聊聊天 - 一個人想不通的事,來到這裡,跟檔戶天南地北吹吹水,聽著他們說民間生活智慧,有時又會遇到行家老友,竟可解開我心裡的鬱結,助我找到新靈感,非常治癒。」

「但願棚仔永遠都在。」Kay 說。


2018年底,Kay獲香港貿易發展局邀請,代表時裝業界到東京參與Think Global Think Hong Kong 研討會。「會上我與大家分享了自己時裝路,亦以新晉時裝設計師身份,介紹香港的時裝界與流行文化。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66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