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沒義務協助自甘墮落的中國人

港人沒義務協助自甘墮落的中國人



范國威、毛孟靜、陳志全、譚得志、梁國雄、韓連山、黃浩銘......幾個月甚至幾年前,上述人士誇口「進步民主派」,在沆瀣一氣的溫吞飯民之中突圍而出,迷惑不少政治幼稚的香港人。反擊走私運動蜂起雲湧,本土義士負隅頑抗,泛民黃屍助紂為虐,巿民看得一清二楚。光復運動雖未竟全功,本土派收敲山震虎之效,自戀成狂的進民派始知不妙,急開記者會邀功諉過,但是全體臉如死灰,知道領受不起這個credit。

本土派為什麼成功?答案在於我們知道「政治是醜陋」的殘酷真相。本土派講實際講效益,不講光環不講積分,即使運用負面極端手段也在所不惜。光復屯門武鬥一役,所謂「全港傳媒」聲稱譴責,即管讓他們譴責個夠,本土派是罵不倒的,本土派是我行我素。幾十年來民主派貪戀道德高地,一遇批評立即閃閃縮縮,結果一事無成遭巿民唾棄。如果泛民齋講政策有用,就不會衍生本土勇武派親身披甲上陣啦。民主派最害怕就是面對衝突,兩傘革命金鐘旺角分治,泛民黃屍在金鐘自設大台指點江山,集體自high,一副溫室培植的脆弱花朵,怎能比得上窮山惡水的旺角志士?就連冒充幾十年的假革命精英梁國雄,在真平民素人的勇武抗擊下,終告原形畢露,以往什麼抬棺材掉香蕉全部是行為藝術,現在無路可走了。今日泛民本土的對立,恰恰就是昨日金鐘旺角的後續。

話本土派卑鄙醜惡,身為本土派的我,是直認不諱的。泛民黃屍沉迷愛與和平,結果佔領中環慘敗收場,支持度不斷下降,引用吳志森金句「然後呢?」,沒有然後了。面對中國劣質民族,講愛與和平無異對牛彈琴,這種生物天性欺善怕惡,就像百幾年前八國聯軍攻打中國,不用狠招不肯就範,而今絲毫未變,本土派不過蕭規曹隨。對婦孺拳打口罵又如何?你們稍為軟弱退縮,他們就會乘機發難,請大家記住魯迅「不憚以最壞惡意猜度中國人」,中國人不要怪香港人手下絕情,皆因你們是中國人,不配獲得對日本人的待遇。有些像左膠區龍宇的,講「就反惡魔,就愈變成惡魔」。錯了,我們野蠻,因為以蠻制蠻行之有效,而且背後要守護文明;他們野蠻,因為骨子裡就是野蠻,和現代文明沾不上半點關係。

本土派敢於招呼中國人,源自解脫大中華民族枷鎖。大中華派宣揚「體制萬惡論」和「黨國分隔論」,最終目的是包庇中國人。難道有人認為中國民族性格會隨政制改變?難道有人認為一黨專政,國家人民可以輕易脫罪?像陶傑DNA論所言,有些東西深入血液骨髓,移不走改不掉,中國人就是中國人。如果大中華派黨國論邏輯成立,日本人拒絕道歉天公地道,怪軍國主義體制,大政翼贊會不是日本,舊日本軍不代表日本人,用腦想就知道荒謬,足證大中華派洗腦之禍害。中國人自殘,香港人本無事,不過劣質人種管治香港,就大大的關我們事了。怎樣解決?大中華派要建立民主中國。打個譬喻,鄰居家嘈屋閉,試問讀者會否充當調解員,畢竟大家住在同一幢大廈。當然不會,你還你我還我。建立民主中國就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中國殖民者有民主一樣殖民香港。香港人沒有義務理解協助自甘墮落的中國人,相反本土派會主動出擊踢走佔據我們家園的中國人,by all means necessary。

 (SocREC YouTube 片段截圖)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