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懺悔六四,立足本土

懺悔六四,立足本土



懺悔六四,立足本土



法輪功在香港街頭展示的標語有兩句:「天滅中共」與「退黨保平安」。天滅中共如果真的實現,退黨保平安,及早遠離共產黨,當下改過,勿通匪類,就是親共者、媚共者保命之法。

好多人讀聖哲之言,都無理會下一句。例如下面的名句:

耶穌基督: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馬太福音‧四章十七節 》,施洗約翰也講過)
佛陀: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蜀漢丞相諸葛亮: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
香港大儒唐君毅:花果飄零,靈根自植。

前句是命定之事,後句是自由意志。前一句是既定的生存環境,是今生所得之果報,後一句才是個人立志所在,修身立德之門。《論語‧子罕》曰:「三軍可奪帥也, 匹夫不可奪志也。」(左、中、右三軍,人馬眾多,但也可以俘虜其主帥,但一個剛強的普通人,卻不能奪去他的志氣。)後半句,才是立志之言,克服制肘,改變命運,超凡入聖。例如聽到天國降臨的福音,不是坐在不動,而是:「要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路加福音·三章八節》)預備主的道,修直主的路。

猛然醒覺,當下奮起,儒家稱之為立志,佛教稱之為行願,然而,都是由悔改自身,懺悔罪疚開始。《聖經》:「罪的工價乃是死。」(《羅馬書‧六章二十三節)懺悔是救贖的必經之路。我們作了惡業,不能若無其事,我們必須懺悔,才可得救。基督教謂之懺悔。佛教謂之發露懺悔,在僧眾面前揭露自己罪過,毫無隱瞞。

寫咗咁多,都係想講一樣嘢。香港人每年幾十萬人悼念六四,拜民主中國邪神,拜了四分之一個世紀,終於修煉成功,變成鬼僕。如果用25年時間精心修煉正道,足以成為聖徒,升仙都得。香港人常說時間寶貴,講究效率,但偏偏這樣虛耗生命。1989年的六四民運,是香港人寄望將香港的民主前途,放在大陸解決,借學生運動過橋,流別人的血,香港人送錢送物資給北京學生,寄望他們成為香港人的僱傭兵,結果部分學生犧牲了性命,這是香港人從來不敢面對的內心罪疚,年年去維園流淚,卻不敢面對自己的罪疚。民主派就借六四維園晚會,奪取代表香港民眾道德的光環,在香港政壇招搖撞騙二十幾年。

泛民的議員在4月12日應邀訪問上海,與中共代表談普選方案,議程之外,泛民只在中共面前提及六四,沒有連帶提及收回「一簽多行」等逼切議題。六四屠殺與香港內政無關,民主派卻是除了六四之外,不談其他逼切的政務,可見他們心中並無香港。這群不知悔改的混蛋之所以在香港政壇招搖撞騙,是因為有另一群不知悔改的混蛋仍然去六四支聯會的維園祭壇。

是的,我不怕得罪你們。如果你們今年仍然去維園的支聯會六四籌款晚會,你們就是香港的罪人,拖累我們香港全體。今年去支聯會六四晚會渾水摸魚的政黨,都不是本土派,是賣港政黨。

要悼念六四,不必去支聯會的晚會,可以另行做,而在香港最有良心的悼念方法,是立足本土,完成香港的普選民主,保存香港的文化和公共道德,以本土民主和道德典範來啟導大陸民主,以報六四英烈。


(原文載於作者面書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