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遊學?去迪士尼?你夠窮未?

去遊學?去迪士尼?你夠窮未?



「喂,大頭文,乜你咁遲㗎。快啲入嚟啦。」華仔一邊說,一邊打開鐵閘讓文仔進屋。

「華仔,你呢度都好新好靚吓喎。」

「係呀,呢條村舊年先入伙。係咪打 Winning 先呀?」華仔關上鐵閘,隨即開啟電視旁的遊戲主機。「喂大頭文,你暑假去咗邊度玩呀?」

「同阿爸去咗濕地公園囉。你呢?係咪去咗迪士尼?」文仔指著櫃子上的米奇老鼠帽子問。

「係呀!迪士尼派飛畀我屋企,唔使錢都有得去。」

「係咩?我都無去過迪士尼……成四百幾蚊一張飛……」文仔悻悻然說。

華仔繼續說:「我仲參加咗遊學團去德國,你記唔記得今年年頭我咪去咗睇免費賀歲盃嘅?喺德國嗰陣我都想自費去睇波,可惜啲飛賣晒,想買都買唔到。」

這時華仔媽媽從廚房出來,手裏捧著兩罐可樂,說:「文仔,飲唔飲可樂?」又向華仔詢問:「華仔,你交咗嗰張『資格證明書』畀老師未呀?」華仔:「哎吔,唔記得㖭。」「一日掛住打機,你聽日好交畀老師啦吓,唔係就無書簿津貼同埋上網費津貼㗎啦。」

文仔在華仔家玩到六點,就動身離開華仔住的公共屋村,回自己在油麻地的家去。那是一棟沒有電梯的唐樓。文仔汗流浹背地爬上七層樓梯,打開一個單位的鐵閘,穿過單位裏彎彎曲曲的走廊,走進一間小小的劏房

文仔家中沒有冷氣機。為了紓解悶熱,文仔去浴室打算沖個冷水澡,扭開花灑卻發現沒有水。文仔祇好離開浴室,剛好碰上了鄰房的陳伯。陳伯見文仔拿著毛巾,就告訴他:「文仔,今日大廈洗水缸,無水用住。借一借過,我內急。」便衝進洗手間。

文仔悶悶不樂地回到劏房躺下來。不久,文仔爸爸推門進來,一手提著笨重的文件夾,另一手提著兩個外賣飯盒。

「爸,返嚟啦?拎住咁多嘢嘅?」

「係呀,呢啲係會計師資格考試嘅教科書嚟。」

文仔爸爸打開飯盒,遞給文仔。文仔吃了兩口,終於忍不住開口:「爸爸,我想去迪士尼玩,想去歐洲睇波。」

「文仔,你想去嘅話,就要畀心機讀書喇,知無?爸爸都未去過歐洲,所以而家都仲讀緊書,增值自己,就係為咗將來可以過更好嘅生活。」

文仔聽了,憤憤不平地說:「爸爸你日做夜做,我就年年都考全級頭三名,成績明明好過華仔好多。但係因為華仔父母無返工攞綜援,華仔只要走出嚟講佢哋好窮,就可以有新屋住,又可以免費睇波,免費去迪士尼,同埋攞關愛基金去歐洲遊學團。當華仔利用『貧窮』呢個身份,就可以換來我同你都享受唔到嘅奢侈嘢,咁我做咩仲要努力讀書呀?我淨係見到,人哋目前嘅生活就已經好過我哋喇,我仲點樣對將來所謂『更好嘅生活』抱有期望呀?」


(圖片來源:Scott Cheng via Flickr


English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is available:
http://hkcolumn.blogspot.com/2014/05/wing-overseas-study-tour-disneyland.html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