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貴過Eason的香蕉奶

一杯貴過Eason的香蕉奶

身上有$999,可以做甚麼?

$999,大概可買一對Nike Air Max,亦約是兩年零一個月串流音樂服務的收費總和;想看演唱會的話,Blur、蘇打綠、陳奕迅、潘源良、Imagine Dragons、Justice DJ Set和Mika等,中台外國巨星任君選擇,保證給你難忘經驗。

如果,要你用$999看一場只有6首歌的「新進」獨立音樂人的演唱,加送T-Shirt、MP3、握手抱抱乜乜物物……「嘩!唔X係啩?」這是筆者的第一本能反應。

他的名字叫「香蕉奶」,聲稱「放棄」律師專業和高薪職位追音樂夢,去年天天在金鐘佔領區唱歌做宣傳,跟手而家在眾籌網站集資出碟,目標金額為12萬,其中一個OPTION是$999包演唱會入場門券及多種贈品。亦有人說,他無法升讀PCLL課程(執業律師出道前必須及格的考試,肥佬的話,即使在大學法律系畢業也無法入行,等同「冇得撈」)。

靠抗爭累積人氣,沒問題;「抽革命水」唱歌建立個人事業,亦無不可。若將基準提升到「唔唱得革命」及「唔可以借社運宣傳」的階段,那Bob Dylan、Bob Marley及Joan Baez等人,豈不是變成抽水王,必須被網民清算?論叫價,聞說他的演唱會門劵索價可高達$999,送歌曲MP3下載及一大堆商品,已經比上了外太空的 「宇宙GEM」有良心得多。人家叫價近千美元純粹「搵一大筆」,他至少送多幾件贈品讓你日夜共對,「長廂廝守」。

問題核心在於兩者,以及「食水」問題。

論前者,抗爭者不喜歡他,是他在雨傘革命期間「阻X住晒」,當金鐘海富中心佔領區的抗爭者被打得頭破血流的時候,他就無視衝突高歌「撫平」民眾傷口;又有指,他跟某個講台「打對台」,別人發言他就高歌娛賓,阻住別人正經討論。當革命義士被逐一拉上法庭的時候,他就在眾籌網站計劃集資出碟。亦有人指,「香蕉奶」旨意識朋友,與一眾「左膠」及當時支持革命的名人打交道。何韻詩亦曾讚揚他在別人吵架時在旁自我高歌,如入無人之境,「真誠」態度令人感動云云。

恕小弟老土,真的不懂欣賞這種旁若無人的表演心態;而且,佔領區畢竟是戰場,聚集人群有一定風險,若為傳訊或決定革命下一步行動還情有可原,若為開心搞演唱會,唱歌內容又與革命本身無關的話……是對是錯各有公論。

論後者,他在眾籌平台集資,籌集12萬錄6首歌,還羅列各種服務價格。唔……筆者問過從事音樂工業的朋友和同事,錄音價格的確豐儉由人,一支獨立樂團絕對可以用幾萬元完成整張大碟(而且質素不錯),甚至有人用iPad或Mac等「電子樂器」砌歌;可是,以流行音樂世界來說,用2萬元錄一首歌亦無不可,但那些已經是「專業」搵食藝人基本入門價位。然而,自己算來算去,都總覺得像奶哥這級數,連工包料可能幾萬元就「做好」一張專輯。但話說回頭,街頭表演出身的創作歌手黎曉陽一樣借眾籌平台募集資金,叫價去到15萬,相比之下12萬已經「算係咁」。

算來算去,若奶哥是一介商業音樂人,他所的種種完全沒問題。然而,他是打著「獨立」旗號包裝,在沾滿血與淚的抗爭現場聚集粉絲,就只能講句︰位,不是這樣上的。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