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七百年後》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七百年後》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七百年後》


早上八時,家昌徐徐醒來。
剛醒來的他,伸了個懶腰,再望向窗外。下著微微細雨的天,同時竟難得的也有柔和太陽光。這樣的天氣,正是小宇最喜歡的天氣,亦即兩人一起外出的好日子。他轉望躺在身邊的小宇。這時候的她,原來已一早醒來,溫柔望向家昌。

家昌輕吻她的額頭,把她一擁入懷。

「今天的狀況怎樣?」家昌輕聲問道。
「還可以啊。」小宇回答:「趁天氣不錯,我們出外走走,好嗎?」

家昌微笑點頭。他起床梳洗過後,便預備早餐,與小宇一起進食。接著,他倆一起步出家門。小宇挽著家昌的手臂,家昌撐著傘,兩人一起在這同有陽光和微雨的好天氣,一起在街上漫步。

年多前,家昌辭去工作,與因為感染了不知名稀有病毒、身體狀況越來越差的小宇,一起到訪世界各地,在不同城市的下雨天牽手漫步。他們現在身處的地方,正是英國的首都、有「霧都」之稱的倫敦。託上天賜的福,小宇的身體狀況雖然沒有好轉,但至少也沒有轉差的跡象,令他倆可幸福快樂地四處遊走不同的城市,達成了小宇的心願。

然而在最近一個月,小宇的身體卻有轉差的跡象。她經常臥病在床,不論服用甚麼藥物,也像沒有任何幫助。

「是時候了。」

他們的心裡,都已暗地裡明白,上天賜予的時間終於用完,來到了分離的日子了。家昌能做的,便是把握小宇狀況良好的每一天,好好跟她度過最後的日子。

今天,他倆在住所附近的小社區漫步。一會後,便到達了一間古董店。
這間古董店,亦是小宇最愛逛的商店。

因為抵抗力差的問題,小宇本來不應踏足這種裝潢老舊、滿佈塵埃的店舖。但說來奇怪,踏進這家古董店的小宇,即使戴著口罩,但也看得出她臉色轉為紅潤,精神比平常更為飽滿。

「因為這裡充滿歷久不衰的生命力啊。」

這是小宇的解釋。

店鋪的主人,一名操標準倫敦口音的老伯伯,因為他倆經常到來,和他們成為了好朋友。他經常毫不吝嗇,詳細向他們講解店內每一件物品,不論是畫作、擺設、傢俱或黑膠唱片背後的故事。

今天的小宇,一如以往雀躍地瀏覽店內的古董,並和店主伯伯熱烈閒談。
忽然,小宇的目光,停在一幅油畫上。

「這是甚麼?」小宇問道:「老伯伯,請問這幅畫是新到店舖的嗎?」
「對啊。」店主伯伯回答:「數天前,一位年輕人吧它帶來店鋪向我兜售。雖然不是出自名畫家的手筆,但因為價錢合理,而且是件出色的畫作,我便把它買下來了。」
「這幅畫有多久的歷史了?」小宇續問。
「憑我的經驗斷定,這幅畫應該有接近七百年的歷史了。」店主伯伯回答。

小宇不發一言,凝望這幅七百年歷史的油畫。
家昌的目光,也不期然地跟著小宇。

雖然不太懂得藝術,家昌也看得出,這幅描繪一對男女坐在長椅上,於人來人往的街頭凝望遠方的油畫,絕不是甚麼驚世作品。不過,家昌卻絕對感覺得到,這幅畫深深吸引小宇的原因。

接著,店主伯伯轉述賣畫年輕人所說的故事,印證了家昌的感覺。

「這幅畫的繪畫時間和地點,是在十四世紀的中亞地區。」店主伯伯說道:「一對來自歐洲的情侶,剛巧到來旅遊,遇上一名鬱鬱不歡的街頭畫家。因為出於好心,他們跟這名畫家閒談,得悉他因為某些原因失去靈感而懊惱。於是,這對情侶便提出,讓自己成為模特兒,讓畫家繪畫,看看能否令他找回靈感。也許是上天註定吧!畫了這幅畫後,這名畫家竟扭轉頹勢,擁有不錯的成就。成名之後,他一直希望把這幅畫親自送給這對情侶。然而當他終於可到訪歐洲,前往他們的居住地方時,卻發現因為黑死病的原故,這對情侶早已不幸離世。於是,這名畫家便決定要盡一切努力,讓這幅畫一直流傳下去。」

家昌聽罷,嘆了一口氣。
然而當他拿出錢包,正欲購入這幅畫的時候,小宇竟出手阻止。

「為甚麼?」家昌問道。

小宇只是輕輕搖頭,沒有說話。

回到家後,小宇一直不發一言。
直至臨睡前,小宇才輕輕吐出一句說話。

「七百年後的我們,還會有甚麼留在世上嗎?」

家昌默言。
今天晚上的他,輾轉難眠,有不好的預感。

隔天,他的預感應驗了。

因為肺部感染的關係,小宇的呼吸系統出現嚴重問題,需要立即送院治理。經過詳細的檢驗,醫生對家昌說,要有心理準備,因為她很有可能過不了今晚。

坐在床邊,望著戴上呼吸器、身上插滿喉管、臉上全無生氣的小語,家昌一邊低頭抽泣,一邊細想小宇這句最後的說話。

「七百年後的我們,還會有甚麼留在世上嗎?」

良久,想通了的他,拭去眼淚。
他從背包拿出白紙和鉛筆,坐在椅上,平靜心神。

「小宇,讓我盡能力吧。」

說罷,家昌堅定的執起鉛筆,開始在白紙上描繪。

一個月後。
家昌與小宇經常到訪的這間古董店,今天有郵差到訪。他向店主伯伯送上一份包裹。店主伯伯接過包裹一摸,憑藉他的經驗,便知道這是一幅畫。

他拆開包裹,內裡果然如他所料,是一幅鉛筆素描畫。除此之外,還有一本類似是日記的筆記簿。他望向素描畫,久久不能說話。畫中是一對面露笑容的情侶:女的正躺在床上,深情望向男方;男的坐在床側的椅上,笑容滿面地看書。

店主伯伯一眼便看得出,這兩人,便是曾經到訪頻繁、但已有一個月沒有來過的那對華籍情侶。他打開筆記簿,這是一本日記,裡面全是他看不懂的文字。然而日記內,卻有一封信。

這信上,以英語寫上了短短幾句說話。

「店主伯伯你好。一個月前,小宇已不幸離世了。這幅畫,是我在她離世前,坐在病床邊親手畫的呢。我可否拜託你,就像那幅七百年的油畫一般,讓這幅素描畫和日記,一直留存下去,完成小宇的心願嗎?」

店主伯伯輕嘆一聲。

他再望向這幅栩栩如生、滿有生命力和愛情的素描畫。
畫的左下方,寫上了這幅畫的名稱。

【七百年後   情懷不衰】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