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本子救世界《本子ONLY》

本子救世界《本子ONLY》



本子救世界《本子ONLY》



「本子」──筆者習慣這樣來稱呼「同人誌」,明明該是同人活動理所當然的主角,但近年卻因為種種因素,已成漸漸淡出同人活動之內的「悲情主角」。

「本子」屢受滋擾 周邊產品貨如輪轉


經歷過明光社「放蛇」、淫審「掃檔」、電報辦檢控攤主等等的不愉快事件,不少作者、甚至連大眾都漸漸發覺,場內的「本子」似乎已經成為了眾矢之的。無他,R18(十八禁漫畫或插畫本)被掃、BL(Boys Love)被掃、GL(Girls Love)被掃──近年清涼本露個內褲也要被定性為「不雅品」……畫師的創作空間不斷被「淫審」以及「明光」等勢力所壓縮,直接導致所出品的同人誌(再提一次,這裡筆者會統稱為「本子」)吸引力、售出量大減。


香港同人活動屢受滋擾,「本子」似已無可奈何地退居二線

攤主沒辦法再以「本子」作為攤檔的主要收入來源,唯有退而求其次開次轉畫各種各樣的周邊產品──襟章、匙扣、掛件、T-Shirt云云,這些產品逐漸成為了每個同人活動的「主流」。畢竟週邊產品相對於「本子」,較少機會成為淫審、明光社或是電報辦等等團體的目標,故此不少攤主都開始逐漸以這些周邊產品作為社團、或是攤位的核心產品。

而且香港人就最會「計數」,一本20頁的漫畫本子,動輒要畫上3、40張圖甚至更多才能夠成書,最後的定還是離不開3~50元上下,還要冒著被淫審呀、明光呀、電報辦之類之類檢控的風險;相反一個普通的周邊產品,一張圖就能造一個,就以掛件為例,基本一個就已經能賣1~20元左右。反正「本子」早已經成為了「那些團體」所針對的目標,倒不如轉畫週邊產品,又「過到癮」又能保命平本,何樂而不為?──如此,大概就是「本子」在同人活動內的角色逐漸淡化的兩大元凶了吧?

勇於重拾「初心」 拯救本土同人創作

然而,要本土的同人活動重拾「本子」這個基本步又有何方法?

「PlayAday」主辦的《本子Only》於早前正式接受參展攤位報名,舉辦的日期是2018年9月2日,地點是新蒲崗LOFT STAGE。


《本子Only》之活動海報

活動報名及詳情傳送門:https://www.facebook.com/PlayAdayHK/posts/1740303869389707

雖說活動名稱是「本子」「Only」,但終究還是會接受少量的周邊產品出現,比例是1:2──舉個例子,我出將推出一本《少女前線》的本子,同時就可以獲得推出兩款《少女前線》週邊產品的限額、畫兩本的話就有四款限額,如此類推。

要攤主願意重拾繪畫「本子」的這個選項,首要的還是「安全問題」──畢竟《本子Only》也算是個小型的同人活動,而且採用的場地(新蒲崗LOFT STAGE)在同人界別相對陌生,大概不會像RG、CP或是PR一樣「招搖」,或許會減低淫審、明光社或是電報辦前來搞局的機率(?)。而且主辦的宣傳文章上,亦有列明「18+本子的安排,大會將會跟參加組織另行商議。」如此的字句,作為一個攤主,這樣的安排絕對是個德政,起碼能讓作者對於創作方面有更好的規劃;

其次,是取決於參加者的心態,畢竟香港的同人活動已經日漸被定型「只有週邊產品,缺乏實體書創作」,或許是刻意安排,主辦是次的命題也只是簡單的《本子Only》,讓參加者清楚明辨這次活動的主角是「本子」。而且是次的入場費用全免,相信是除了「本子」以外,另一個最吸引大眾的法門──出師有命,各位攤主、作者大可以放膽、盡情地發揮壓抑已久的「本子魂」,在場次之來一展所長(吧)。


近年周邊產品當道,令舊的參加者慨嘆香港已失去了「本子」、新的參加者習慣了充斥週邊產品的活動場次

雖說筆者很想很想見到一個「只有本子」的活動,但相信以現時同人活動的風氣,大概也只能“Think Big”。不過此活動刻意重新建立一眾作者、攤主對於創作「本子」的熱誠與信心,絕對值得攤主的參與、參加者的支持!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