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投票前先看選票說明書《方舟船長選舉》

投票前先看選票說明書《方舟船長選舉》



投票前先看選票說明書《方舟船長選舉》


擴闊一下想像,如果中美冷戰,決定不玩貿易遊戲,那麼下一波鬥什麼?讓香港立法會普選,立法會選戰,變成中美代理戰爭的戰場,中方美方代表爭奪香港庫房撥款權!
香港人呢?被迫靠邊站。
因為香港人根本不懂選舉政治,如果現正不馬上學懂這遊戲,就算有普選,也無法自治。

如果,美國不著急,任由香港政局膠著,香港人也得面對偽民主選舉,11月就區選了,明年9月又選立法會。運動能量始終會被選舉所吸納,問題是被民主普選所吸納,還是被偽民主爭櫈仔遊戲所吸納,各有各的意義與價值,問題是,你是否懂得這個遊戲。

《方舟船長選舉》這本小說,不是寫給政客看的,而是寫給選民看,有票卻不懂使用,給你普選也無用,就如方舟上的動物一樣。

寫作多年,本身也參與政治工作,然而卻從未認真寫過一本政治小說,這本是第一本。

投身政治運動的時間不算很長,但見過的妖物卻已經足夠多,香港政圈妖氣衝天,我本來以為是權力讓人腐化,後來卻發現不妥,香港地搞政治,就算搞到去最高權力機關,權勢也不算大,而且就算是街頭社運圈,權鬥一樣熾熱,一樣醜惡,為什麼小權小利也足以讓人腐化?有些小組織小團體,根本無利可圖,大家一樣鬥個你死我活、陰招盡出,這到底是在鬥什麼?

寫作,是一個自我治療過程,也是整理事實面貌的好方法。

把過去的政治經驗,以戲劇法方式編寫成書的過程,讓我發現,大家其實不是因權力腐化,而是因為對權力無知,香港人對「權力」這件事本身,沒有真切的認識,所以一旦接觸權力,甚至只是爭取權力的過程中,方寸大亂,思路閉塞。

只知道自己要鬥要爭,卻搞不清自己想鬥誰,也不知自己要鬥什麼。

就像被矇了眼的賽馬,只知自己要跑,卻不知跑往哪兒。

通過寓言故事的形式,我將自己政治生涯遇過見過的人或妖,一一都放到方舟之上,變成方舟上的動物。

牠們被挪亞帶到船上,不知道接下要做什麼、往哪兒。失去了挪亞,牠們忽然要當家作主,「政治」忽然間就出現了,牠們未準備好,也不知道該向誰請教,但是牠們卻被迫去面對,就像香港人一樣。

未來,香港社會需要面對愈來愈多政治變局,很多香港人未準備好,不過就如方舟上的動物一樣,你只能去面對。

以小說中這群方舟動物為鑑,讓自己及早做好準備。

《方舟船長選舉》,7月17日-23日,書展有售,熱血時報展位:Hall1B-A32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