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世盃賽後隨想 — 波班與黃金一代

世盃賽後隨想 — 波班與黃金一代



世盃賽後隨想 — 波班與黃金一代


最近有人提起,當年一場薩格勒布戴拿模對紅星隊的比賽,是南斯拉夫分裂的導火線;而當中令人神往的一幕,是波班(Zvonimir Boban)怒踢黑警

這段時期,是南斯拉夫足球前無古人的黃金一代,至今仍難取代。黃金的一代,最後因為分裂而各散東西,在歷史的洪流中當然是物理之必然;但單從足球的角度,卻令人婉惜。

假如戴拿模對紅星的群毆是導火線;那麼,1991年紅星隊奪取歐冠盃(史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就肯定是分割線。我當年無緣觀看直播,多年後看到紅星隊的正選陣容,令我目定口呆。

一條四人中場線,由右至左是普辛尼基(Robert Prosinečki/克羅地亞,22歳)、祖高域(Vladimir Jugović/塞爾維亞,21歳)、米赫洛域(Siniša Mihajlović/塞爾維亞,22歳)、沙維斯域(Dejan Savićević/黑山,24歳)。隊中球員除了來自上述三國,還有來自波斯尼亞的右閘沙班拿祖域(Refik Šabanadžović),和羅馬尼亞外援比路迪迪斯(Miodrag Belodedici)。

1991年決賽之後,紅星隊一年內完全解體。四人黃金中場,普辛尼基轉投皇家馬德里,祖高域投森多利亞,米赫洛域加入羅馬,沙維斯域轉投AC米蘭。

普辛尼基是克羅地亞人,和波班一樣,是薩格勒布戴拿模青訓出身。升上一隊之後,普辛尼基就轉投南斯拉夫聯賽的無敵班霸紅星隊(有人比喻為南斯拉夫版的皇馬);而波班則一直留在戴拿模(「南斯拉夫版巴塞」),直至國家分裂才轉投AC米蘭。

五人往後的遭遇,也不相同。普辛尼基看來最滑頭:他是克羅地亞人,但加盟了紅星隊;分裂後轉投皇馬,然後輾轉又加盟過巴塞。不過,他的球員生涯的頂峰卻是1991年,之後一直不穩定,延至1998年世界盃也位列後備,沒有參與八强大勝德國 3-0 的經典賽事,四强出戰法國也只打了寥寥幾分鐘。

相反,波班就一帆風順,效力AC米蘭達十年之久,1998年世界盃是克羅地亞隊長,而且在1994年歐冠盃決賽大勝巴塞 4-0 一役,他也位列正選。五人之中,有兩位在1991年之後再次奪得歐冠盃,而波班沒有打過紅星隊,但90年代中期戰績輝煌的AC米蘭,他是重要一員。

黃金中場第一位兩奪歐冠盃的是沙維斯域。1993球季開始,列卡特、雲巴士頓離隊;沙維斯域與領隊卡比路不和本來也打算離隊,但在班主貝盧斯科尼極力挽留之下決定留隊。當年的外援條例很嚴苛,同隊的外援還包括波班和新加盟的迪西里,所以他出場機會也受到限制。但結果他在歐冠決賽鋒芒畢露,助米蘭大勝巴塞 4-0!

第二位兩奪歐冠盃的是祖高域。他在1995年轉投剛奪得意甲冠軍的祖雲達斯,然後立即在1996年協助球隊奪得歐冠盃。至於米赫洛域雖沒有再次奪得歐冠盃,但他主射罰球的奇技一直為人津津樂道:包括多次角球直接入網,和超過一次在同一場賽事以罰球連中三元。我認為他的罰球,在足球史上僅次於P.祖連奴而高踞第二位。

球場上的曲折離奇,雖和歷史洪流的波瀾壯闊不可同日而語,但其震撼人心之處,到底也令人神往。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