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尖子自殺医疗所

尖子自殺医疗所



尖子自殺医疗所


龐太消瘦了廿公斤,今天在半島酒店茶聚時,身邊久違的闊太朋友見她體重急降,還取笑她不知服了那種特效減肥藥、抑或參加了哪間纖體公司的療程卻不與她們分享,但見龐太一味苦笑否認,大家也覺沒趣,不再追問。龐太心緒不寧,茶聚時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她始終惦記著女兒的事,於是草草編了個藉口先走了。龐太一走,闊太們立即爭相評論,大家均覺得 Ivy 的分析最合理:瞧她幾個月不見人,一出現就瘦得如此誇張,九成是做了抽脂手術,神神秘秘的怕我們識破,準是小張太瘦,嫌她太胖抱不起了!說罷眾人哄笑一場。

龐太甫步出酒店大堂,就急不及待致電傭人笑姐。「笑姐,寶寶點樣啊?」龐太的語氣很焦急。「太太放心,黃醫生啱啱同小姐做咗檢查,一切正常,証明療程開始見效。而家小姐喺客廳玩緊電腦。」龐太呼了一口氣,方才繃緊的精神稍微放鬆了,她掛線前不忘叮囑笑姐多加留意嘉寶,聽到笑姐溫柔而可靠的確認,然後才致電司機到酒店接她。

幾個月前,龐嘉寶自殺,未遂。

當晚龐太和一班闊太北上,跟她們包養的小白臉瘋狂地吃喝玩樂。闊太 Ivy 口中的小張,是電視台的三線藝人,又白又瘦,像一棵乾癟的白菜,身型樣貌皆無甚可取,可是龐太卻對他抑鬱柔弱的外表有一種難以形容好感。後來她細心想才發現那種感覺就是母愛。有種假說指女人只要一到某個年紀,母愛就會開始氾濫,龐太親身證實了。那晚自有男女繾綣之事,龐太跟這個小張溫存至翌朝六時才拖著疲乏的肉體回家。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似虎,可憐那一棵看似弱不禁風的白菜,不知被蹂躪了一整夜之後,要何時才可以恢復體力。

龐太見嘉寶仍未起床,即使敲她的房門也未有回應,以為她只是賴床,就逕自走到客廳,躺在她從意大利名店悉心挑選,價錢與舒適度成正比的貴妃椅上休息小睡。半小時後,約莫七時十分,她醒過來,卻不見素來早起的嘉寶現身。她感到奇怪,於是鬼崇地從名貴鱷魚皮手袋中,掏出邊框鑲滿細小鑽石價值不菲的手提電話,啟動一個 IP Cam 的應用程式──龐太為了不讓女兒覺得私隱遭到侵犯,自己又能清楚愛女一舉一動,便命人在嘉寶的房間中,安裝了隱蔽的攝錄鏡頭。畫面映出了和平常一樣,充滿少女風格的粉紅色系睡房。嘉寶仍懶洋洋躺在睡床上。龐太正想吩咐笑姐叫嘉寶起床時,駭然發現嘉寶手腕下那粉紅色床單染了一片血紅,旁邊還有一把美工刀,那無疑是血。床單上的血跡慢慢變大,嚇得龐太當場崩潰尖叫,她二話不說,立即衝到嘉寶的房間,用後備鎖匙打房門。房門一開,龐太跪到嘉寶身邊一斷喊她的名字,但見她毫無反應,身體癱軟,就像死了一樣,龐太便驚惶失措起來。此時笑姐趕到,見狀欲報警叫救護車,詎料龐太聲嘶力竭地阻止了她:「你一報警就有記者嚟,以後寶寶重點見人!」說罷親自駕車送嘉寶往私家醫院。

龐太當時阻止笑姐報警的最大原因,當然是怕會驚動記者,女兒自殺因此成為醜聞會影響自己的珠寶生意,其次是直接送嘉寶到醫院,較等救護車來接送來得快,而且龐太認識那家醫院的院長,更能確保此事保密。龐太跟院長打了招呼後,來到嘉寶的獨立病房,醫生正為女兒檢查身體。醫生說幸好嘉寶的傷口不深、所以流血量也不多,沒有生命危險,當晚就出院了。出院後,嘉寶的身體雖然未見異樣,卻不肯說話,整天把自己關在睡房,不肯上學校和興趣班。龐太不明所以也沒有辦法,懷疑嘉寶患上了甚麼創傷後遺症之類,唯有找來好友以前介紹的心理醫生 Dr. Betty Wong 上門為嘉寶看診。

Dr. Wong 經過和嘉寶一連串的會面之後,判斷她是患上「創傷依賴障礙症」,患者常見於災難倖存者及自殺未遂者。嘉寶割脈後見到平日關係不太好的母親緊張萬分的模樣,迷上了那種被關注的感覺。問題是這類患者極有機再次自殺,希望重新獲得重視的人的注意。

「你一定要救救我個女!」龐太未待 Dr. Wong 說完,竟激動得哭喊起來:「嘉寶係我同先夫生嘅,當時我子宮有問題,用咗好多錢先陀到嘉寶!先生死咗之後,我用咗好多人力物力栽培嘉寶,佢又靚女又讀書叻!十幾歲已經識六國語言琴棋書畫,我真係好錫佢!醫生你唔可以俾佢再自殺啊!」

Dr. Wong 稍稍安慰龐太:「其實我接觸嘅病人好多同嘉寶嘅情況相似,香港生活步伐急速,越聰明嘅人越大壓力,所以咁多社會嘅精英先會自殺!」又將一張卡片遞向龐太:「你同嘉寶聽日一齊去呢間診所,我已經同你寫好轉介信。」龐太瞧瞧那卡片,白色的卡紙上印著紅色的七個大字「尖子自殺医疗所」,怎麼是簡體字?她心中暗自納悶。Dr. Wong 善於觀言察色,他看見龐太一臉懷疑,便說:「相信我,妳跟嘉寶去看診就知我沒介紹錯。」龐太於是收起那副存疑的表情。

翌日龐太和嘉寶一同前往卡片上的地址,那是在半山區的一座平房,沒有門牌,從外表看來和附近的住宅差不多。龐太按了按門鐘,很快有就一名穿著白袍、穿著護士制服的濃妝女子接龐太進會客室,並安排其他員工領嘉寶往其他房間接受身體檢查。

「龐太,Dr. Wong 已經對我們說明嘉寶的情況。她在日常生活中覺得自己得不到家人的關注、愛護,所以想歪了。」那護士說著普通話:「我給你簡單的說明一下,我們的療程是借助一部中美聯合開發的先進儀器,幫助嘉寶入睡和造夢。嘉寶會在夢中重現當時自殺和你親自送她到醫院的情況。她醒來後不會記得夢中的事,但潛意識慢慢會種下『母親關心我』這個概念,到時她在日常生活中也感到精神滿足,就不會再胡思亂想自殺的事了。」她的口音含糊不清,大概嘴裡的舌頭捲得像變色龍那樣。

龐太半信半疑,護士更落力推銷:「放心吧龐太!也不瞞你,這裡的客人很多都是名人之後,像特首的女兒齊昕,也是經過我們的治療之後康復了。又或者現在就給嘉寶免費體驗一次療程,看看成效,你看如何?」說罷帶龐太和鄰房接受完檢查的嘉寶往另一間治療病房,經過一輪簡單的介紹後,著嘉寶躺進一個約兩米長、藥丸形狀的密封睡眠艙。療程在約莫四十五分鐘後結束,護士本來向龐太說可以到外面邊用餐邊等,但龐太不放心,留在睡眠艙旁邊守著。

龐太覺得這四十五分鐘恍如過了幾個鐘一樣,幸好終於熬過。嘉寶緩緩醒來,第一眼看到在身邊守候的龐太,竟然開口說話:「媽我餓了,去吃飯好不好?」龐太大喜過望,向在場的醫生護士連番道謝,又每人塞了一封五千元利是。他倆若無其事地收下。

之後嘉寶一星期一次往醫療所覆診,就算數以十萬計的醫療費用龐太也在所不惜,這些錢算甚麼呢?她日待寶寶畢業後當上律師、又或者嫁給城中那個青年才俊要緊。這些錢就當是個投資吧。慢慢嘉寶已經接近康復,龐太也未有親身陪嘉寶往醫療所,只叫笑姐陪著她。就在嘉寶的第十七次覆診的時候,龐太正在商場購物,突然收到笑姐的來電:「太太!小姐出咗事啊!佢暈咗,而家消防員送緊佢去醫院啊!」嚇得龐太立即趕去醫院。

原來當時笑姐正在醫療所內的會客室揭著雜誌、等待進行療程中的嘉寶,突然眼前一黑,回過神來只見到房門上微弱的「EXIT 出口」綠色燈箱,她意識到是停電了,遂靠手提電話的補光燈光線摸到旁邊嘉寶所在的房間,甫一進內,只見護士慌慌張張地按著睡眠艙上的按鍵:「不好了!不知怎的打不開睡眠艙的門。」笑姐不清楚機械甚麼的,只是呆立在現場,那護士自言自語續道:「自從香港也向大陸買電之後,電力供應不穩,診療所也以防萬一在淘寶網買了一部後備發電機,可能又碰巧壞掉了。正常來說沒有電,睡眠艙也可啟動緊急裝置打開艙門,可能……也碰巧壞掉了。唉國產的東西就是這樣子!」她繼續手忙腳亂一輪,睡眠艙依舊紋風不動,護士忽然踹了睡眠艙一腳,大發雷霆:「啊我不幹了!真不知道如何弄這他媽的鬼東西,你就報警看著辦吧!」對在旁呆站的笑姐說罷,竟然施施然離開了。

笑姐無計可施,唯有報警求助。消防員很快就到場了,用工具打開艙門後抬出昏迷了的嘉寶。笑姐此時才知道事態嚴重,急急致電龐太報告。龐太趕到醫院,看到嘉寶身上連接著很多電線和呼吸儀器。

「龐太,嘉寶而家嘅狀況好特殊。」駐院醫生為龐太解釋:「病人被困喺密封空間內太耐。但同時病人係太空倉內接受所謂『療程』時,吸入咗微量嘅催眠氣體,所以減少驚慌同掙扎時所消耗嘅氧氣,先捱到消防員到場。嘉寶嘅腦部已受到損耗,控制唔到身體同器官嘅活動,只能夠靠儀器去延續生命。但經過檢查,佢而家腦部仍然有活動,就好似我哋沉睡時發夢嘅狀態。而家龐太你要決定:繼續用儀器維持嘉寶生命等奇蹟出現、抑或終止儀器等嘉寶休息?」

龐太沉默良久,告訴醫生需要多點時間考慮,並希望醫生離開讓她和嘉寶獨處。醫生離開後,她邊撫摸嘉寶的髮絲,邊在她的耳邊低語:「寶寶,繼續留喺媽咪身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嘉寶被惡夢嚇醒了,出了一身冷汗。她不太記得惡夢的內容是甚麼,看了看床邊的鬧鐘,時針指著六時正。她正在迷糊間回想剛才惡夢的內容之際,聽到媽媽邊拍門邊用肉麻的聲音叫著:「寶寶,要起身返學嘞!」嘉寶沒有回應,假裝仍未起床,心想媽媽這麼早就來叫我,肯定昨晚又不知在那裡風流快活到太陽升起才回家。又想著想著今天還有數學考試、法文課、小提琴練習,越想越心煩,竟起了假裝自殺來告病假的念頭,就在書桌上隨手取了一把美工刀,往左手脈搏輕輕一劃。她知道笑姐不久後就會來叫醒她,為保險計她還故意將傷口對著媽媽暗地裡裝上的針孔鏡頭那一方。不久後,龐太果然開門進來了,奇怪的是她竟然笑得非常滿足,慢條斯理地走到嘉寶的床邊。她邊撫摸嘉寶的髮絲,邊在她的耳邊低語:「寶寶,繼續留喺媽咪身邊,繼續留喺媽咪身邊,繼續留喺媽……」

嘉寶被這極詭異的氣氛嚇到了,竟害怕得尖叫出來,待她再次睜開雙眼,方發現剛剛發了一場惡夢,只是不太記得夢中的內容。她看了看床邊的鬧鐘,時針指著六時正……


(完)


(圖片來源:DEDOMEDIO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