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驚慄短篇:02 - 校花小君

櫻木茶的驚慄短篇:02 - 校花小君



櫻木茶的驚慄短篇:02 - 校花小君



「小君,妳每天也這麼晚才回到宿舍,不會怕的嗎?」美美向小君問道。
「有進宏親自接送我,當然不用怕啊!」小君輕鬆的回答說道。說罷,便如常的離開宿舍房間,出發跟進宏約會去了。
小君是一名大學生。她住在大學宿舍,而美美正是她的室友。小君是這所大學公認的「校花」。她有一張標緻的臉孔,一把長長的頭髮,加上玲瓏浮凸的身材,令到校內不少男生都臣服在她的裙下,要以把她追到手為目標。
不過,小君卻是一名非常保守和單純、而且讀書成績非常優秀的女生。自從她入學的第二個學期開始,學校裡便流傳了一個這樣的傳聞:

「若有男生取得比她更優秀的成績,小君便會願意和她約會。」

大家對這個傳聞都抱著半信半疑的心態,亦有人懷疑這是大學本身為了提升學生成績,而刻意製造的一個傳聞。不過有不少的男生,亦甘於接受這項挑戰。畢竟這是一件非常正面的事情:要是成績有所進步的話,即使傳聞是假的,那對自己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而理所當然的是,大家在暗地裡,都希望自己可以「一箭雙雕」,同時取得優秀的成績和贏得美人歸吧。
要取得比小君更優秀的成績,並不是一件易事。但古語有云:「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在小君入讀的第二年,竟同時有三名男生取得這項「殊榮」!
他們分別是進宏,亞力和小剛。
結果,小君便揀選了三人中最為俊郎的進宏,開始與他約會。
自此之後,他們便經常出雙入對。大部份的同學們,都認為他們非常合襯,簡直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當然,有這種想法的同學,並不包括「落選」的亞力和小剛。他們並沒有放棄,一直在暗中虎視耽耽,等待機會再次來臨。
但就在小君和進宏開始約會的一個月後,這間大學所在的地區,便出現了一件駭人聽聞的事件:住在這區的數名女性,竟接二連三地遭到侵犯並虐殺,其中一名更為這所大學的學生。而以犯案的手法推斷,警方相信是同一人所為。
這個地區,竟出現了一個可能比當年「屯門色魔」更兇殘的色魔。而霎時間,這所大學的女學生全都人人自危,不敢在夜間外遊。
除了自恃有進宏保護的小君。
這一晚,小君繼續不理室友美美的提醒,照常前往與進宏約會。雖然他倆交往已超過一個月的時間了,但他們還只是停留在「拖手仔」的階段。這令急性子的進宏,開始感到不耐煩。
這個進宏其實是一個披上羊皮的「情場騙子」。只要他看上的女生,他只需要花兩至三個星期的時間,便可把她們弄到床上去。但面對小君,竟浪費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卻連接吻也未曾試過,這絕對是一件不划算的事情啊!
更何況,他可是花了不少的金錢去賄賂系主任,才可預先取得試卷的內容,從而得到這個優異的成績。
所以,在網上購得了「春藥」後,他已決定要豁出去,在今天晚上,無論如何也要把小君這個婊子弄到手。
這天晚上,在吃過晚飯和糖水後,進宏便拖著小君,前往一個頗為僻靜的公園,打算在這裡「下手」。
他們在公園的一個暗角坐下談心。一會後,進宏便從背包裡,拿出一瓶已加入春藥的飲料,把她遞給小君。
但小君把飲料接過後,只是輕輕的嗅了一嗅,便機警地放下了飲料,然後詫異地望向進宏。
進宏深知事敗,情急之下,竟想強行把小君按下,打算來一個「罷王硬上弓」!
以小君身弱質纖纖的體格,又怎會是進宏的敵手?
眼看進宏即將得手,就在千鉤一髮之間,早已從一處暗角監視的亞力,突然從旁撲出,撞開進宏。
「亞力!怎麼會是你?幸好有你啊!」差點便被蹂躪的小君,激動地向這個「英雄救美」的亞力感謝。
「小君,你沒有… 啊!」亞力還未說完,便已慘叫一聲,倒在地上。
原來進宏剛從背包取出一把刀子,並狠狠地刺向亞力的腰部。亞力痛得哇哇大叫,倒在地上不停翻滾掙扎。
進宏衝上前去,向倒在地上的亞力踢上了多腳後,可憐的亞力,便奄奄一息地軟癱在地上,再沒有「力」去保護小君了。
「不自量力!我呸!」已完全失去了理性,並雙眼通紅的進宏,向小君走過去,用力的就是一巴!
小君跌倒在地上,嘴角滲血,身體乏力,相信已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死三八!這是你自找的!」進宏一邊用力抓住小君的頭髮,把她從地上揪起,一邊脫下自己的褲子。
「不要!進宏,我求求你,不要!」氣若柔絲的小君,作出最後的哀求。
「婊子!好好替我服務,我還會考慮饒妳一命!」進宏不理會小君的哀求,以雙手用力把小君拉向自己。
可憐的小君,竟被迫替進宏這個禽獸口交!
進宏一邊在享受口交的快感,一邊盡情地說著侮辱小君的說話。
就在進宏快要得到最刺激的感覺時,一陣劇痛,竟從他的下體傳來!他慘叫一聲後,連忙推開小君。
被推開的小君,露出了猙獰的臉孔。她的臉上,滿是鮮血。
原來,她就在進宏快要到達高潮的一刻,用力咬斷了進宏的「子孫根」!
這本應是一項女性出於自衛的舉動,但令人驚訝的,是小君竟沒有把咬斷了的「子孫根」吐出,反而帶著詭異的笑容,滋味無窮地在慢慢咀嚼!
小君悠閒地拿起地上的刀子,指嚇著已經跪在地上,痛得聲淚俱下的進宏。
「媽的,你竟想用春藥來騙我,還出手打我?」小君向進宏說道:「我剛才已警告過你的了,假若你不是這麼固執的話,本來我在快活過後,還打算留你一個全屍的。」
「妳,妳說甚麼?」痛極的進宏,對小君的說話,感到難以置信。
「既然你已是一個離死不遠的也人,那麼我便讓你見識一下,我這個所謂比『屯門色魔』更厲害的人,那話兒到底是甚麼樣子吧。」
說罷,小君便脫去自己的裙子和內褲。
一陣驚呼的聲音,同時從兩個在場的男生口中傳出。
接著,他們異口同聲地驚呼道:
「陰陽人!」
小君轉身望向地上的亞力,溫柔地向他說道:
「雖然你『救』了啊,但既然你也得悉了我的祕密,今天的你亦難逃一死。不過,我會讓你在死前,好好享受一下欲仙欲死的感覺的。」

*****************************

兩小時候,到場的警員,封鎖了案發的現場。
一名女警,正一邊安慰著泣不成聲的小君,一邊替她落口供。
現場有兩具男屍。根據警方的初步觀察,其中一人有明顯被侵犯過的痕跡。而另外一人,下體受重創,相信是在施襲時被受害人咬傷的。
隔天的多份報紙,均以頭版報導這單新聞。
根據報導,兩名死者均為大學生,其中一人相信是近期經常出沒的色魔,而另一人,則是企圖出手阻止色魔但不果的受害人。根據警方的初步調查,相信這名色魔在企圖侵犯一名女性大學生時,受到一名男子出手阻止。接著,雙方在埋身肉搏之後,色魔成功制服這名男子,並轉而向他作出侵犯。這名男子不甘受辱,以口部重創色魔的下體,但連隨被色魔用刀所刺傷。最後,兩人均因失血過多而死亡。
此事驚動了這間大學的董事局,並需要立刻行多項應急的措施,包括安排社工到校進行輔導、加強校內的保安和全面檢討收生的程序等等。
而事件中的「最大受害人」小君,在接受「輔導」後的第二個月,已完全從心理陰影中走出來,並與一位名為小剛的男生,即當日取得比小君更優秀成績的第三個人,開始交往。
今天晚上,剛好是他們交往的第一百天,而小剛一如以往地跟小君進行約會。
他們約會的地方,就在這公園不遠處的一間餐廳。
帶著一臉天真無邪笑容的小君,準時到達約定的餐廳。小剛在遇見小君後,便馬上親暱地拖起她的手,輕吻她的額頭,一起進入餐廳晚飯。
而這天的小剛,已下定決心要與小君「更進一步」。他的背包中,已帶備了避孕套、一瓶「催情藥」、和一把以備不時之需的小型軍刀。
他的臉上,不自覺地露出了一個狡猾的笑容。
「今天晚上,無論如何也要把小君這個婊子弄到手。」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