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泛民阻人參選區議會,是為了民主,還是為了飯碗?

泛民阻人參選區議會,是為了民主,還是為了飯碗?



泛民阻人參選區議會,是為了民主,還是為了飯碗?



區議會選舉於今年11月22日舉行,未選之前泛民主派已經在各大傳媒中打告急牌,好似未選之前已經肯定會落選一樣,提早宣佈香港民主最黑暗的一日即將到臨。

最特別的是,自雨傘革命之後,今年有一班年青人,即所謂的「傘兵」參加區議會選舉。本來參加區議會選舉不是甚麼大問題,但和泛民「同區競爭」對泛民來說就好大問題。

「泛民主派」主要理據,就是因為所謂「同一個陣營」同區競爭,就會分薄票源,令建制派當選,個人認為這是一個不知所謂的理據。泛民主派的區議會的候選人,就好像「狗」一樣,在自己的選區「痌兩篤尿」,就以為這個選區是你的地盤。其他候選人和你競爭,就是「民建聯B隊」,分你的票。

無他的,阻人發達就如殺人父母,他輸了就等同失業,無得撈的時候,難道有人會養他們嗎?不知聽過多少例子,輸掉區議會議席,出面無人請,要走去做看更。難怪泛民主派的候選人,對「同一個陣營」同區競爭是非常抗拒。

區議會選舉和立法會選舉,部署方法是完全不同,大部分選民都只會根據候選人的地區工作,又或者以候選人和區內選民的熟悉程度,甚至友好程度去決定勝負。候選人的背景和政治取向,根本毫不重要。舉一個例子,油尖旺區議員的仇振輝,他在任區議會期間,可以說是壞事做盡,如在2001年偽造虛假文件,在大學欺騙房屋津貼,被判240小時社會服務令。之後他的女兒在2013年挪用客戶2,800萬,被判入獄四年。但是這個仇振輝依然次次當選,包括在2003年,建制派形勢最差的時候,他依然可以大比數勝出。有人說這是阿爺俾票,但我是不同意,他應該在這個社區和所有的法團和居民很熟悉,用陳偉業的比喻,依賴「朋黨」支持,已經足以勝出。

2011年人民力量的票債票償的行動,輸到甩褲。只有為數不多的選區,兩個所謂的民主派得到超過50%選票,而令到建制派未能以絕對多數(即不足五成選票)勝出。連陳偉業空降樂翠選區,亦未能利用所謂分票理論,阻止何俊仁當選。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區議會選舉沒有地區工作,根本連分票的能力都沒有,這在人民力量2011年的區選中已經可以驗證。

說實話,我不知道泛民主派在怕甚麼,除非你的地區工作做得不好,否則就根本不用怕這樣的傘兵空降挑戰,更何況這些「傘兵」,有部分根本是對泛民主派有足夠討厭,因此才希望取以代之。

更加有一個說法指出,當一個泛民主派的團體經協調後,只有該泛民成員或團體可以在該區進行地區工作,其他人不得進入。如果有其他支持民主的團體在該區,就會被指成「共產黨B隊」。或者他們不去想一下,如果他們的地區工作做得好,根本其他團體難和你競爭,只有地區工作差,才會人心思變,令其他人有機可乘。說實話,現時泛民主派已經令年青人有足夠程度討厭,就算沒有傘兵空降,根本都不會投票給泛民主派。

因此,一個人是否參選,是有自由去決定是否參選,所有人都可以利用參選過程,做到自已想要的目的,除了贏議席之外,亦可以在選舉的過程表達自己對某個政黨討厭的立場(包括民主派口中的同一陣營人士),又或者可以在選舉的過程中帶出某些政治議題。如果有人以「分票」、「阻人當選」為由,阻止或抹黑其他參選人士,我不得不說,泛民主派比共產黨更惡和討厭。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