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重新做人》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重新做人》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重新做人》


星期五是公司的便服日,氣氛比平日輕鬆。這氣氛尤以今天為甚,因為老闆和高層成員要往外地出差,中午過後便已離開公司,前往機場去了。故此,大家也處於無心工作的狀態,辦公室洋溢著「快樂星期五」的歡樂氣氛,等待放工時間來臨。

趁著這個時間,小淇前往國宏的工作間,把一件蛋糕放在他的桌上。

「我們叫了下午茶。」小淇說道:「這件蛋糕,是我替你點的。」

國宏抬頭望向小淇。他的臉冰冷一片,目無表情。
對於國宏的冷淡反應,小淇倒像毫不介意。

「這是藍莓芝士蛋糕啊。」小淇繼續:「我記得這應是你喜愛吃的呢,對嗎?」
「我不肚餓。」國宏終於開口了。他的語氣,平淡乏味。
「不要緊啊。」小淇回答:「還有兩個多小時才下班,待會才吃也不遲啊。」

國宏輕輕點一點頭。
接著,他再次低下頭,繼續埋首工作,不再理會小淇。

本應識趣離開的小淇,卻仍站在原地,凝望著國宏。
她鼓起勇氣,踏前一步,輕輕靠近國宏,在他耳邊向他發問。

「後天是星期日,你有甚麼約會嗎?」

被嚇了一跳的國宏,陡地震動了一下。他的身體,很自然地向後退,拉遠自己與小淇的距離。他展現了一個不耐煩的表情,望向小淇。

「妳說甚麼?」國宏回答:「我有否約會,與妳何干?」
「我…」小淇怯於國宏的表情,但仍鼓起勇氣回答:「我有兩張『國際七人欖球邀請賽』的門票,我知道你是喜歡欖球的,所以想邀請你一起去啊。」

小淇說罷,低下頭,向國宏遞上門票。
國宏輕瞄了門票一眼。他的表情,不置可否。

小淇主動邀約國宏,已不是第一次發生的事情了。小淇的心意,國宏是清楚不過的。只不過在心底裡,他還是沒有勇氣接受小淇,與她發展一段關係。

他一直沒有辦法放下自己的過去。

想了一會,國宏嘆了口氣,沒有回應小淇的邀請。他只是站起身,不理依然站著的小淇,離開辦公室,前往洗手間去。

他選擇了自己慣用的方法:逃避。

進入男洗手間後,他馬上打開水龍頭,不斷以冰冷的清水洗面,希望令自己回復平靜。他這個舉動,代表他的內心,其實已被小淇的說話打動,泛起了陣陣漣漪。終於,被清水洗滌過的臉,令他的內心回復平靜。不過,當他正欲抬頭望向鏡子的時候,一雙女性的手,竟從後緊緊地環抱他的身體。

「國宏,別再這樣子了,好嗎?」

是小淇。
今天的她,不知那來的勇氣,竟不顧一切衝入男廁,緊緊擁著國宏不放。

「小淇,妳冷靜一點。」國宏說道:「先放開我好嗎?」
「我不放!」小淇堅定:「我真的很喜歡你啊!你不答應我,給我一個機會的話,我是絕對不會放手的!」

小淇的決心,終於打動了國宏。
他答應了小淇的邀約,一起前往觀看七人欖球比賽,過了愉快難忘的一天。自那天以後,他開放了自己,坦然接受小淇,經常與她約會,開始與她出雙入對。

他倆成為了一對戀人。

已暗戀國宏一段時間的小淇,愛得非常投入。交往不久,她便對國宏作出了不同的暗示,願意把自己的身心全然獻出,希望他們的關係可更進一步。然而,每當觸及這個範疇,國宏總是露出患得患失的表情。他的表情像在告訴小淇,他拋不下過去的事情,還未能放下鎖住自己的枷鎖,與她身心合一。

直至一天。

這天晚上,他倆如常約會。這天的小淇,刻意作出與過往不同的打扮,令自己化身成為一個性感尤物。她電了一頭曲髮、化上了濃妝,加上她那塗上了桃紅色口紅的朱唇,展現了極為撩人的一面。過往從不刻意展露身材的她,這天穿上了一襲貼身的低胸連身短裙,她那玲瓏浮凸的魔鬼身材、和一雙修長健美的雙腿,表露無遺。尤如天使的臉孔,配上勝過魔鬼的身材,完全挑起了國宏的慾火,令他按捺不住。他倆在街上激吻過後,隨即登上了一輛的士。

「你的家。」小淇依偎在國宏的身上:「除了你的家,我不要去任何地方。」
「你肯定?」國宏一臉猶豫:「來我家的話,這代表…」
「代表甚麼?」小淇追問。
「代表妳將會接觸到我的過去。」國宏回答:「我怕妳會接受不了。」

小淇微笑,沒有答話。
她故作不經意地扭動身體,把自己豐滿性感的胸脯,緊貼國宏的手臂;她把自己的手,放在國宏那象徵著男性雄偉的東西上,時而深情握緊、時而溫柔輕撫,作出極其挑逗的性暗示。

「我不會介意你的過去。」小淇在國宏耳邊輕聲說話:「我亦已有心理準備,把我的身和心完全獻上,滿足你的所有要求。」

經過了一輪溫馨纏綿、愛慾交戰的愛撫和舌吻後,他倆終於到達了目的地。
國宏拿出鑰匙,開門內進,並開啟了客廳的電燈。

「你的家很整潔啊。」小淇驚訝:「這根本不像一個男生的家。」

國宏沒有答話。
他牽著小淇的手,帶著她前往一道房門前停下。

「這便是我的房間了。」國宏溫柔說道:「進入裡面,便是我最隱密、從不為人知的過去啊。妳準備好了嗎?」

小淇輕輕點頭。

「那麼,請妳推門內進吧。」

小淇打開門,打開房燈,慢慢的環顧房內。
只是,兩秒過後,她便僵住了身體,不能動彈。

這本是一個擁有兩個相鄰房間的單位,然而國宏卻把兩間房打通,變成一個諾大的房間。跟客廳一樣,這個房間也是非常整潔,甚至一塵不染的感覺。然而令小淇僵住不動的,卻是房裡傳來的氣味,和房裡擺放著的東西。

房間裡的氣味,是一種混雜著冷氣和消毒藥水的陰沉氣息,有如醫院甚至殮房一般,令人感到不安惶恐。房間裡擺放的東西,是掛在牆上、鑲在相架的照片,和大大小小、不同形狀的瓶子。

這些照片拍攝的,全是人體殘肢和器官的照片。
這些瓶子裝著的,亦是被液體存留著的人體殘肢和器官。

「這些美麗動人的東西,全是我的過去,是曾與我發生關係的對像。」國宏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她們每一個也曾是我的最愛。與她們發生關係之後,我喜歡以這樣的方式令她們永遠存留,紀念我們曾經有過那刻骨銘心的愛情。」

小淇很想逃跑,但她根本動不了。
國宏的左手,抓緊小淇豐滿的胸脯;他的右手,拿出染上了阿摩尼亞的手帕,蓋住小淇的口鼻。

「別擔心,我保證妳會是最美麗的。」國宏說道:「今天過後,我將會拋棄我所有的過去,在這房間裡,只會有我最愛的妳的存在。」

昏昏沉沉的小淇,在徹底失去知覺前,看到不遠處的一些陳年報紙剪報。
看見剪報上的名字,她赫然明白一切。

只可惜,這已經太遲了。

「多謝妳讓我這個人,林國宏,有再次抬起頭、重新做人的機會啊。」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