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網上飛機勿濫打 適度自慰保香江

網上飛機勿濫打 適度自慰保香江



網上飛機勿濫打 適度自慰保香江



最近建制派兩大頭目曾主席、田少頻頻「上網打飛機」,由於他們打的對象是梁特首,傳統媒體、社交網絡紛紛報導轉發,大量的like 反映香港市民看後特別舒服,一時間彷彿香港言論非常自由,689 彷彿已經準備下台。打J 的快慰,大家都體會過,但有否想過那事後的無力感,慾望虛假地滿足後失去性趣的副作用,正正是維穩系統的目的?

還記得雨傘革命期間,Facebook 每天都是洗版,like 的,share 的,評論的,打卡的,朋友都很上心,看來參與度很高。然而非正式統計,最勤奮share 的,正正是從來沒有參與的朋友。跟朋友聊幾句,他說他不敢參與,也沒有年輕人的激情,網上分享,不也是參與了嗎?看他的表情,正正像那些沒女友,不敢召妓,只有靠J。社交網絡上的飛機,不只是政治機,失戀的可憐人對著瓶紅酒拍個照,用 Instagram 調灰氣氛,一句「幸好紅酒陪著我,但總有喝完的一刻。」,獲得幾十個心心,J 了。買了新iPhone,還未到手,screencap 個網上order,再補句「期待新玩具」,J 了。share 張沙灘小孩屍體圖,Rest In Peace,J 了。把頭像換成黃雨傘,J 了。所有事情,J 了便好。

一代Jason 韓寒,這個名字現在已經淡然無光,然而想當年在大陸,微博剛起,韓寒就是言論自由的代表,不斷以刷邊球(匪語)批評政府。網民都期待著他的新文章,每次發生重大事故後,從三鹿奶粉,上海大火到動車脫軌,人民都習慣在悲劇後到他的微博看看,粉絲數長期全國三高,要知道用他的諷刺抽水文打飛機比AV 更有效率,無論對政府有多不滿,看完,便J 了。當時很多人都奇怪為什麼政府會讓這等言論瘋傳,說白了,他的文章就是打了格的AV,J 了,少了慾望,少了衝動,少了行動,卻又留有餘地。可惜,網民要求愈來愈高,格越打越薄,之後終於出了韓三篇《談革命》,《說民主》,《要自由》,正式宣告被維穩,大家沒得J 了。去年他導演的《後會無期》票房6.29 億,大家算是把欠的AV 錢還了。

從Jason 一事,我們看到維穩是一套很複雜的系統,它不僅是防火牆,關鍵字,它不只是硬件,它還要針對人性,它給你適度自由,讓你排泄,它統戰所有媒體,但不是只有讚政府的言論,它可以模糊了人民的憤怒,也可以讓負責官員、媒體大刺刺地說我們不是有言論自由嗎?你看誰誰誰不是每天都罵政府嗎?

在香港,傳統媒體給收編了,他們不是藍屍,看來就像白癡的文章只是作者的投名狀,沒人會看。像樣的排泄J 文才是有鉛的水。雖然社交媒體的自由還在,但網絡是茉莉花革命的催化劑,還是打J 的AV,最後還看香港人的DNA。獨立思考配合真實行動,才能打破屏幕,脫離網J。

(原文刊於第三十四期《熱血時報》,於2015年9月20日免費派發。請支持文化抗共,訂閱《熱血時報》:http://www.passiontimes.hk/?view=regform

(圖片來源:"Han Han at Hong Kong Book Fair 2010"@Stevenliuyi | CC BY 2.0)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