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破氣球(When I Fall In Love...)》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破氣球(When I Fall In Love...)》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破氣球(When I Fall In Love...)》


楚兒一如以往,放工後前往病房,坐在一名男生的病床旁邊。

這是她每天的指定動作。坐好後,她會先道出今天工作的經過,包括快樂和煩躁的地方,然後,她便會拿出一部日本作家的長篇小說,向他朗讀。今天的她,還帶同一對粉紅色的氣球,放在他的床邊。

大約半小時後,她便會停止閱讀,在小說放進書簽,跟他說再見。
不過,這名男生的反應,每天也是一樣:他對楚兒說的話,完全沒有反應,只是安靜的睡在床上,動也不動。

因為他是一名植物人,而且與楚兒本不相識。

楚兒是這間醫院的護士。是個浪漫主義者的她,自小便相信「一見鍾情」,渴望一天遇見自己的「白馬王子」。但在她工作的病房範圍,她遇上的只有怨天由人、被家人狠心遺棄的老人家,或是了無生氣、差不多走到人生盡頭的癌症病人。加上她本身性格內向羞怯,生活圈子狹窄,根本沒有結識異性的機會。

她最大的樂趣,便是與同在這間醫院工作、她最要好的朋友菲菲閒談。
菲菲工作的病房範圍,是在醫院的另一處。因為兩人工作忙碌,亦不方便在工作時間走到對方的範圍,所以楚兒經常在放工後,前往找菲菲閒聊,方才離開醫院。

「啊,他是誰啊?」

一天,楚兒在菲菲工作的病房,遇上了他。

「在昨天才進來的,他的名字在病歷表看吧。」菲菲回答:「他年紀輕輕便腦中風,手術後成了植物人,很可憐啊。」

楚兒拿起病歷表,查看他的資料,然後細看他的臉龐,默然不語。
一臉俊俏的他,年紀和自己相若。但即使正在昏睡,他竟也流露陽光的氣息,和滿有希望的神情。

楚兒的表情,菲菲看在眼裡,心中有數。

「怎麼了?」菲菲笑道:「這是『一見鍾情』嗎?」
「別亂說!怎可能啊。」臉頰泛紅的楚兒堅決否認。

菲菲笑而不語,逕自工作去了,留下楚兒與他「獨處」。
雖然矢口否認,但楚兒接下來的表現,已把她的心意表露無遺。

自那天起,楚兒在放工後,都會走到菲菲工作的地方,推說與對方閒談,卻一直偷望躺在床上的他。鬼馬的菲菲,總會識趣地扮作工作忙碌,再把羞怯的楚兒推向他的床邊,讓她坐在早已預備好的椅子上。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楚兒漸漸放開心情,不再掩飾自己的情感,主動坐在他身旁,與他閒談。

她還開始帶同小禮物,特別是自己最愛的氣球。
她帶同的氣球,總是一雙一對,朝氣勃勃的。

「這是甚麼?啊,是日本人的翻譯小說嗎?」

這天,帶著一對淺藍色氣球的楚兒,在他床邊的地上,發現了一本小說。甚少看書的她,因為好奇的關係打開閱讀。不知不覺間,第一次遇上這位聞名世界日本小說家的她,很快便被故事所吸引。她既看得著迷,亦在不自覺的輕聲朗讀,像在為床上的他讀出故事。

說來奇怪,理應正在昏睡的他,竟對楚兒的朗讀有反應,臉上流露喜怒哀樂。

這種詭異的狀況,是否屬實,連楚兒自己也不能確定。

他是真的有反應,還是只是自己的錯覺?
令他有反應的,是小說故事的內容,還是出於楚兒的朗讀?

不管怎樣,楚兒決定繼續朗讀。因為,即使他從未對自己開口說話,但她卻切實感受到彼此的交流溝通,亦越來越喜歡他。楚兒在不知不覺間,亦愛上了這部小說,很希望盡快看完,得悉故事的結局到底是悲是喜。

不過,楚兒卻忍下了獨自閱讀的強烈慾望,堅持每天向他朗讀,希望與他一起讀完這部小說。

「啊,最後一頁了!咦?怎會這麼奇怪的啊?」

多個星期過去,她終於讀完整本小說。然而,故事竟完結得奇奇怪怪,有種「沒頭沒尾」的感覺。她細看封面,方才發覺這只是整部小說的上冊。她馬上在他的床位附近四處尋覓,希望找到下冊的蹤影。

「妳在找甚麼?」菲菲問道。
「這部小說的下冊啊。」楚兒回答:「妳有見過嗎?」

菲菲搖頭。

找不著下冊,無計可施之下,她只好前往書局,希望買下這部小說的下冊。
然而,只買一部小說的下冊卻並非易事,很多書局都沒有分拆出售的選擇。天生節儉的她,亦不希望浪費金錢一併買上下冊,故此她在不願妥協的情況下,四出走訪各處的二手書店,盼望運氣之神會眷顧她,讓她找到下冊。

皇天不負有心人,數天之後,楚兒終於在一間二手書店成功找到。

「他的人呢?」

當楚兒拿著小說的下冊、滿心歡喜回到醫院,打算繼續與他一起閱讀,楚兒赫然發覺,他的人已不在。

「啊,好像是甦醒出院了。」菲菲回答:「對不起,我休息了兩天,也是今天當值時才發覺的。」
「是這樣嗎…」

楚兒一臉沮喪。
她細看著這段時間,與他一起相處的這個「小小空間」、本來屬於他的一張病床。他的人已不在,他的物品亦執拾得不留痕跡,除了還放在床邊、她在數天前帶來的那對黃色氣球。不過,其中一個氣球卻已破掉洩氣,剩下孤獨的另一個。感傷的楚兒,看著失去伴侶的它,感覺它已沒有了朝氣,只在靜靜等待自己也破掉洩氣的一天。

也許是同病相憐的感覺吧!即使只是個氣球,楚兒也不願意讓它孤苦零丁。於是,她帶同這個被遺下的氣球,一起離開病房,落寞地一同回家。

不過,當她步出醫院,一把她從未聽過的聲音,從背後響起,叫住了她。

「妳走了嗎?小說還未讀完,我還未知道渡邊徹和直子的結局啊。」

驚愕的楚兒,馬上回頭一看。
帶著微笑的他,站在後方不遠處。他手上拿著一個黃色氣球,凝望著楚兒。

「你,你…」楚兒馬上臉紅羞怯:「你甦醒了嗎?」
「當然了啊。」他慢慢步近楚兒:「我已等妳很久。」

楚兒的臉更紅了,她低下頭,不敢直視他。
終於來到楚兒面前的他,馬上伸出手,把楚兒一擁入懷。

「妳還會繼續為我閱讀小說的下冊嗎?」他輕聲問道。

在他懷裡的楚兒,含著淚,微笑點頭。

她手上的氣球,終於再次找到另一半,再次成為朝氣勃勃的一對。
而她自己,也終於遇上令自己一見鍾情的白馬王子,不用再孤獨。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