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千禧世代的左膠新星

千禧世代的左膠新星



千禧世代的左膠新星


今年11月6日是美國中期選舉投票日。現時共和黨在眾議院有42席優勢,參議院則有2席(非共和黨席次當中,有2席申報為獨立)。通常一黨奪得白宮,兩年後選民出於制衡,會以選票將參眾兩院之控制權交予另一黨;加上參議院早前確認Brett Kavanaugh(卡瓦諾)為最高法院大法官,把法官團的意識形態平衡推向保守,公眾未必希望三權機關全數落入一黨手裡。不過,以現時美國兩極分化的狀態來看,是次選情實難以常理推論;而今回選戰的其中一個焦點,卻是個塵埃落定之選區。

今年7月民主黨中期選舉初選中,年僅28歲的Alexandria Ocasio-Cortez(下稱AOC)出選紐約第十四選區(即紐約市Queens與The Bronx),擊敗有18年資歷的現任眾議員約Joseph Crowley;由於該區向為民主黨堅實票倉,故AOC晉身「國會山莊」(即United States Capitol,美國國會大廈)幾成定局。

AOC深受美國主流媒體寵愛。除了因為年輕、樣貌娟好(當然是以政圈為基準),還有其旗幟鮮明的左傾政綱:民生基本與其他西方社會民主主義國家看齊,例如公立大學免學費,全民醫保等等;另外,她主張裁撤負責強制遣返非法移民的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移民及海關執法局,簡稱ICE)。而她除了身為民主黨黨員,亦為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美國民主社會主義者)成員。

香港的「政治宅」相對較為熟悉的社會民主主義(social democracy)與民主社會主義(Democratic socialism)之分別,在於前者借助一些財產再分配的手段彌補資本主義之不足;後者則以社會主義為綱,頂多只是省去無產階級專政而已 - 因此,AOC左傾之程度,可想而知。

運滯的「千禧世代」

以美國世代分類法,AOC乃千禧世代(Millennials,即八、九十後),而根據不少民調,這世代正正是美國當下政經取態最為左傾的一代。若分析其人生歷程,不難理解他們大多走上左膠之路 ── 有別其家長以至祖父母輩盡得資本主義的好處,他們卻由科網股泡沫爆破、九一一事件、阿富汗與伊拉克戰爭,以至金融海嘯及長期不景氣的十年,先後步入成年、投身社會;尤為雪上加霜者,同期的美國大專院校學費急速增長,未行畢業禮就已揹上一身高息學債。

同時,千禧世代的世界觀深受不知伊於湖底的反恐戰爭影響;除2016年總統大選後跟從主流忽然恐俄之指揮棒起舞,其餘都屬「美帝乃萬惡之源」的老調。AOC的外交關係政綱,題為〈和平經濟〉,指出對外戰爭既勞民傷財,亦帶來愈反愈恐之惡性循環,因此如非必要(何謂必要則無具體解說),決不輕言用兵(亦避重就輕地不就國防預算之多寡表態,註一)。

吾人諒解這群「美版八、九十後」之困境,但鮮見他們當中有深刻反省百年世界共運史(即共產主義運動史)之血淚、「通往地獄的道路由善意鋪成」及law of unintended consequences(始料不及後果定律)之歷史經驗,故吾人之同情僅止於基本同理心,在理性範疇對其主張敬而遠之。

更可堪玩味的是今年9月中,AOC現身CNN一個節目,節目中主持以一個左翼智庫的政策研究,指出若於十年內推行她的民生大計需花費四十萬億美元公帑,而她建議向富人課重稅,亦只可籌集約兩萬億美元;並以此質問她餘錢從何來?AOC僅能借歐洲經驗回答,為中下層減輕基本生活重擔自可釋放新生產力(註二)。為何不少讀者眼中的左膠「Fake News」旗艦媒體,卻對這位新寵兒施加伏擊?實情是當中牽涉歐美自由派的路線之爭,詳情且留待下回分解。

附註
1. https://ocasio2018.com/issues#a-peace-economy
2. https://edition.cnn.com/2018/09/16/politics/alexandria-ocasio-cortez-40-trillion-cnntv/index.html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63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