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融合教育大失敗(一)

融合教育大失敗(一)



融合教育大失敗(一)


(圖片來源:立法會網頁截圖)

融合教育指的是甚麼?根據香港立法會文件的解釋,融合教育是指將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安排在普通學校接受教育。是哪些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除在專業人士的評估和建議後,並在家長的同意下入讀特殊學校的學童外,其他所有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都歸入普通學校就讀。而根據教局文件所述,視障、聽障、語障、讀寫障礙、智力遲緩、肢體傷殘、輕、重度自閉症、過度活躍症、情緒失控九類,學校統稱之為SEN的學生都須入讀主流學校。

SEN學生必須要特別照顧,於是教育當局會向學校提供「學習支援津貼」、「小學加強輔導教學計劃」和「融合教育計劃」等額外金錢資源,並按照「及早識別」、「及早支援」、「全校參與」、「家校合作」和「跨界別協作」五個項目,支援這些SEN學生。

然而事實上,SEN學生與日俱增,只計2016年至17年度500多間普通小學,全港共有近22,000名學童確診為SEN學生,2017年9月開始更將「精神病患」也納入SEN項目中。學校雖然作出適當調適,例如延長考試時間、提供特製考卷、調配座位,放學後輔導補課等,用盡氣力去協助他們,但他們的需要可不只是形式上硬件的配合,更重要是他們真的需要個別照顧。

在主流學校中能不能做到個別照顧?當然可以,學校甚至可以聘請一名文員全程只照顧一名學生。但,學校可以為每名SEN學生都提供一名私家看護嗎?一間學校大約有10%或以上是SEN兒童,一間800人的小學就有80個,學校教師頂盡只是50人,教局會那麼笨准許學校多請80名私家看護嗎?結果可以陪太子讀書只能有一人,其他呢?全校參與嘛,教師要做保母,同班學生當然也要做保母。做保母絕對是好事,因為學生可以提早學習怎樣去照顧病人,學習怎樣在SEN學生情緒失控與正在上課的老師角力時自主學習。當然這些教師和學生都不太可能接受過相關訓練,全憑一腔熱血摸著石頭過河,意欲盲拳打死老師傅而已。雖然部分教師以「自己就是聖人」漠視其他學生利益,只專注照顧SEN學生,時常在其他學生面前表現特殊教育的特點,諸如特別溫聲細語,特別容忍他們失控的行為,而對其他學生卻聲色俱厲等。在不斷包容忍讓下保送了學生畢業,師生共同努力的成果,絕對是值得激賞的。然而這些為照顧某個學生而忽視其他學生的事情,應該在主流學校出現嗎?

試想像一下,SEN學生在課堂上控制不了自己情緒,教師能不去處理嗎?要即時處理一名失控學生,課能繼續下去嗎?要是教師未能控制情緒失控學生,其他學生看在眼中心裏會怎想?筆者曾因為好心幫一名SEN學生,將他故意從檯面推跌在地上的書簿拾起放回他書桌上而被稱呼為賊,以後無論任何時候,只要一遇見,這名學生就會向筆者大聲疾呼「賊!」。又曾有某名SEN學生在數節課之前被其他事刺激後躲在書桌下,筆者請他坐回座位,當他站起來狂叫後推倒的桌子,因而砸傷足背。當然,這時課已經沒可能繼續,其他學生只能非常無奈地忍受這樣的結果。到最後,這些出現行為問題的學生俱被學校高層放生,反而叫我這名受害者息事寧人,否則我就是犯了歧視罪,因為他們是SEN學生。

如此怪誕的事,每一日都在不同學校上演。一批本來須要專家協助,須要特殊教育的小朋友,被左膠無階級包容觀念影響,而要被迫放進主流普通學校接受教育,一方面得不到原本應有的協助及照顧,另一方面要跟主流學生鬥成績趕排名,卻往往因障礙而成為墊底者,因未能跟隨主流而來的失敗感而更令自己無法控制情緒,在課堂上爆發導致其他學生減少學習機會,惡性循環不休,結果苦了先生,害了學生。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52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