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美國文化界的延安歧途

美國文化界的延安歧途



美國文化界的延安歧途


二○一七年底,《星球大戰:最後絕地武士》(以下簡稱《絕》片)上畫,看過優先場的歐美影評人,對其擊節讚賞,甚至有「自《帝國反擊戰》以來最佳」的判斷。可是,其後一般觀眾卻劣評如潮,Rotten Tomatoes上影評與網民平均給分的差距,約介乎於百分之四十左右(一百分為總分),相當罕見。

外媒討論影評及網民間的分歧,有指《絕》片有旗幟鮮明的平權意識(大反派是個白種死小孩),以及左翼意識(對戰爭背後,以軍火商為首的資本家大力鞭撻)。而本地網民的負評,其中有一個矛頭,是指向越南裔的反抗軍角色Rose Tico,因為她外貌不討好,甚至被說她比前傳三部曲的丑角Jar Jar Binks還不如!

西方「工農兵文藝」?

一九四二年五月,中共中央委員會宣傳部舉行「延安文藝工作者座談會」,期間毛澤東發表演說,倡議文藝應介入政治,為工農兵服務,後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此視為中共極權政治干預現代中國文化藝術的惡劣範例,也是「文以載道」的現代扭曲變異種。

當然,文藝為共產政權服務,並非由老毛所創。意大利共產黨員葛蘭西,被法西斯黨囚禁時,發展出「文化霸權」及「陣地戰」理論,成為文化研究科的起源,也是今天自由左派意識形態搶佔輿論陣地,以及稱霸主流媒體的行動依據。

創作人凡事主題先行,易落入為文造情的下乘,甚至迷失到情理不通。例如《絕》片中軍火商幕後黑手一段,那時反抗軍已經是窮途末路,照理Finn及Rose Tico 的「奇謀妙計」,理應在賭城星球獲不少貴人相助而輕易成事,以便維持自前傳以來,永續戰爭以圖永續暴利的格局,而按此世界觀推論,新共和國又豈會在新一集故事伊始,就已落得山窮水盡的境地,到尾段幾乎全滅?

當下西方文化意識形態矛盾深重,對《絕》片的負評,很快被詮釋為具有「另類右派」的特質,當中有部分人確有此種心態,也不局限於這套電影。例如二○一六年用全女班重拍的《捉鬼敢死隊》,因為失去了原作科學宅男(Nerds)成為英雄的神髓( 這點Stranger Things第二季的同類彩蛋卻形神兼備),被舊擁躉狠批,女角們的社交媒體戶口炎上;二○一五年上畫的《末日先鋒:戰甲飛車》,也曾被男權組織呼籲杯葛。

然而,以上兩個例子,有截然不同的反響:前者並沒受到影評界的一致讚賞,後者則叫好叫座,幾乎被公認為當代神作,男權團體的呼籲,遭到強烈恥笑(按這類人士的邏輯推論,恐怕連《異形續集》及《未來戰士續集》等強悍女角主導的動作經典,也要一併否定)。

歸根結底,電影應先分好壞,商業與藝術,又或「進步」與「保守」等等的二分法,只屬次要。批判左膠政治立場上綱上線、走入延安文藝座談會的歧途,自己也不要跌落同一陷阱!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54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