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我也參加過軍事夏令營

10年前,我也參加過軍事夏令營


較早前港台那套《鏗鏘集》訪問的其中一個青年歐陽廣榮,細說當年他曾參加過的香港軍事夏令營。看著這段訪問,當歐陽廣榮哼著那首《團結就是力量》,筆者感到些少的「親切感」。

10年前暑假,筆者也是某屆香港青少年軍事夏令營的學員之一。那12日足不出營的日子(除了有一天行青山的活動外),是我至今人生最難忘的經歷之一。當中的軍體拳、軍人在營中的生活、實彈射擊等等,筆者至今歷歷在目(我還記得軍官教我們疊摺被單是需要正正方方,「起晒角的」)。那12日,當中不乏共產黨歷史知識教育。筆者當年很喜歡歷史科,當軍官問及「有誰聽過二萬五千里長征?」時,筆者甚至雀躍地舉手走出台上,把整段歷史書上所記載的講述出來。當年我之所以參加這個夏令營,其實是由我所屬的學校羽毛球隊教練所推薦的。這活動除了需要校方推薦,還需要經過面試,不是誰都可以參加的。

老實說,筆者當時對於參加這個夏令營的態度,不是為了升學,不是為了增加對共產黨的了解,以當時還是「政治白痴」的初中生來說,我只是為了體驗一下軍人生活,鍛鍊意志而已。沒想到,10年的過去,我也大學畢業出來工作了,對這個社會認識多了,對這種夏令營的觀感完全改變。不過,回想起當時的經歷,筆者並不覺得介紹共產黨歷史是一種洗腦。更何況我對洗腦的理解與歐陽廣榮的那句「你不認同的理念,你會說他是洗腦;你認同的話,你就不會覺得」不同,筆者在較早前也說過對洗腦的理解。當然,以現時的政局來說,那段課堂是否只是「介紹」共產黨歷史,實在值得相榷。但聽著歐陽廣榮這個人所講的每一句說話,他的朋友說他是一個典型的「世界仔」, 我認同;可若歐陽廣榮說自己是典型的「香港仔」,我不認同。

這個世界很奇妙,當年我們一起參加過同一個夏令營,今日歐陽廣榮的思維、道德、價值觀與我如此差天共地。歐陽廣榮口說機遇,加入建制派是為了機遇,多認識一點朋友,希望尋找商機。歐陽廣榮把政治當成一盤生意,希望藉此可以為人生盡快賺到第一桶金。這聽起上來很有邏輯,試問有哪個青年不想盡快賺取第一桶金?但他有否想過,以香港的政治作為自己的一盤生意,是何等不道德?當然我知道很多人會搶著回應:「現實的香港政治,是真的一盤生意,《選戰》也是這樣暗示。」沒錯,這的確是現實,但歐陽廣榮卻口說出來,把這種可悲的現象說成「正常」的道理,知道自己是多麼醜陋嗎?

歐陽廣榮說過:「真普選,有時普選是真是假,很難說的。」其實政治很簡單,公平、公義,有誰不曉?有多難說?小朋友也會因為媽媽偏袒妹妹弟弟而生氣,這是每個人的理性常識。但為何人們總是如此將政治複雜化?那是因為人們的「偽善」。我在此文暫且不提左膠,我針對歐陽廣榮這個人。打邊爐那一幕,他說香港青年經常上街示威爭取真普選,其實只是一種洩憤,他們都在爭取不切實際的事。計我話,你說你加入建制黨派,是為了擴闊自己的圈子,連接人脈,其實簡單的說,哪裡給你好處,你就「舔」哪裡的鞋底。不要把自己說得這麼具「前瞻性」,典型的香港人,沒錯是會爭取每一個機遇力爭上游,但與大陸人不同,我們是有「底線」的。

有些錢是不可賺,這是基本商業道德,這才是典型香港人的價值觀。什麼「洩憤」?什麼「不切實際」?我最討厭人們把那些經常討論時事的青年為「憤青」。這是什麼的標籤?一個公民關心香港社會,是責任。對時弊作批評,產生負面情緒,乃人之常情。漠不關心、毫無感情者,為冷血、愚昧。政治之所以不能作為一盤生意,因為政治是一個社會的最高層,政治不好,社會文化經濟等等也不會好,以自己的家鄉為自己的踏腳石,你跟梁振英有何分別?歐陽廣榮,若你認同我對你的評價,「誰有利益就靠向誰」,如果你想比梁振英,甚至是民主黨泛民,「較為」有道德的話,倒不如對著鏡頭說,「對!我是契弟!我只顧自己,香港死活關我X事?」在香港這個反智的社會,對於你這種簡單直接,我是反而會欣賞你的。

「團結就是力量,這力量似鐵,這力量是鋼~」

去年夏令營十週年,我收到了邀請,想必歐陽廣榮也收到邀請,而且也頗肯定會「利用」這個典禮,去尋找所謂的「機遇」。但時值佔領運動,去年我沒出席。因為我知道,一個自己兒時視作普通的夏令營,不會帶來什麼令香港變好的「機遇」。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