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2014年泛民立法會發言 永留支持人口清洗的證據

2014年泛民立法會發言 永留支持人口清洗的證據



2014年泛民立法會發言 永留支持人口清洗的證據



二零一九年,大灣區計劃公布。香港的錢和人走上去,大陸的人走下來。而後者,已是多年來借單程證、專才計劃、投資移民、入讀大學等實現。

所以,多年來的人口滲透,就是大灣區的社會根基。

二零一九年,香港的人們,仍說不出「人口清洗」四個字。那麼多年了,人們仍是失語,只是知道,公屋、醫院、學校、公共交通上滿是某種「大陸來的人」。不單是多,而是多數人都是一個又一個會衝會撞、大吵大嚷、數量又龐大的「社會問題」。如果,人人也要親手處理「社會問題」,而無法做好本份,這就是香港的日常。在醫院,護士和醫生會問,他們不拿到公屋就不出院,怎麼辦?在學校,他們嚷著要自殺,要老師屈服,怎麼辦?就算是警察,面對大陸人襲警,他們不是香港人,是嚇不動的,一鼓蠻勁亂撞,怎麼辦?

你打他嗎?他們跟同胞一起打你,而你的同胞又不會幫手;趕走他嗎?他們說「我們也是香港人」;還是要教好他們嗎?相信只有神佛才能發落他們。你左右不是人。多說幾句,就變成「歧視」、「家庭團聚是人權」。這些話,人們又辯駁不了。

香港人,便走進了一種失語的怨恨。人們跟著國家機器的說法,那叫做中港矛盾。但其實,你不自覺,當來到這種地步,那早淪為中港冤孽。香港人對著大陸人,被迫學懂要愛恨交纏的看待,不得生厭、不能破除迷惑、不得勇敢行動。這都是民選的立法會議員,在立法會議事廳宣講的「道理」。這些道理,無論甚麼黨派,都沒出現爭拗的,無人在議會挑戰。即是說,這些都變成了登大雅之堂的真理。

一四年十二月五日,立法會辯論「本土優先」的議案 ,內容包括口要求政府行使單程證審批權、取消一簽多行,幼稚園必須錄取原區就讀學生等建議。尊貴議員,不多談修訂,不多談細節,而是在講道、宣道。


民主黨黃碧雲(現任九龍西立法會議員):「歧視先輩」論

「主席,民主黨對任何形式的歧視都是反對的...大多數香港人的先輩都是在上世紀不同年代由內地湧至香港.... 所以,如果我們現在有任何政策要突出、歧視、排斥新移民,這我們便必須很小心對待,因為表示我們了歧視我們的先輩....」

這就是在香港人在二零一四年間,忍夠了、知道香港要臨崖勒馬了,佔領了街頭,民主黨給香港人的訓話。你們厭惡大陸人,就是歧視香港的先輩。

另外他提到資助大陸學生就讀香港的大學:「即使我們要為祖國培訓人才,我們也要問, 是否應該用納稅人的錢全額資助這些非本港納稅人的子弟讀書?」你以為第二句他在質問公帑不應用在外地人,但他一句就在立法會正式的辯論,以「替祖國培訓人才」作發言前提。連今日的大灣區文件,也不會這樣說。


民主黨何俊仁:「勞動力補充」論

「大家要謹記,我們千萬不要將新移民當成一種負累,這是非常狹隘的想法。」

「撇開血濃於水不談......即使不計這一點,事實上,很多新 移民來港後,都是有工作的,他們為這個社會增加了不少寶貴的基層勞動力....現時很多基層的厭惡性工作都要由新移民擔任,所以我 們要尊重和珍惜他們對香港的貢獻,以及讓他們在來到香港這個大家庭後,能感受到溫暖...」

血濃於水的同胞,要他們來港做厭惡性工作,還要讓他們能感受到溫暖。這就是民主黨。又要民族主義血濃於水,又要資本家立場的廉價勞動力,也要博愛思想關愛異鄉人。這就是民主黨宣的教,卑鄙下流的教。

民主黨胡志偉(現任九龍東立法會議員、民主黨主席):「等待大陸」論

「我是不能夠苟同,所有內地人及來港定居的內地人,全部都不會擁抱民主、自由...我覺得這顯然是唯心和主觀的批斷...我們不能以「一竹篙打一船人」的態度來斷定內地人是不擁抱民主、自由、人權、法治這些普世價值的。內地的維權人士不懼怕內地政府打壓...內地很多同胞亦很渴望民主自由,在網絡上利用一切「擦邊球」的方式在社交網站上發表不同政見 。

「爭取自由是人類的本能反應,問題只是現時內地的共產政權把人蒙蔽、壓迫...人人都被一一壓下而已。 」

香港人一定誤會了,霸在醫院、地鐵的那些大陸人,「問題只是現時內地的共產政權把人蒙蔽」,說不定全都是渴望民主自由的孤苦同胞。

工黨李卓人:「同化大陸人」論

「現在有一種情緒,覺得新移民來港是把香港內地化,他們是所謂新的殖民。我們不要把新移民看作他們來到是會改變香港。相反,我們應該相信香港人的價值,相信我們可以改變來港的新移民...事實上,很多新移民的小朋友已經長大,成為整個民主運動的一部分。例如,支聯會的常委有內地來港的新移民,學聯亦有內地來港的新移民。」

二零一九年了,香港人快滅絕了,香港同化了大陸人沒有?


教協葉建源(現任教育界立法會議員) :「資源決定」論

『所以,要解決整個問題,其實全部視乎學位供應是否充足,如果充足的話,我們便不需要分「優先」或「沒有這麼優先」...應該能夠令每一種學生的需求都得以滿足,特別是在北區、屯門、元朗的本地學生,他們必須能夠原區入學, 這我覺得是非常重要的。 』即是,他在說,其實人人也可以有書讀,不用爭;也即是,他在問,「何不食肉糜?」


工黨何秀蘭:「排外情結」論

「工黨認為家庭團聚是無分貴賤的...我們始終如一。一九九九年的時候,我們贊成與香港家庭有聯繫的港人內地所生子女應該享有香港永久居留權...但很可惜,當時特區政府用恐嚇香港人的手法,指如果根據法庭的裁決,便會有一百六十七萬人來到香港,屆時香港便會陸沉。又說內地子女來到會『爭飯碗』,搶走我們的資源。當天種下的禍根, 對內地新移民的恐懼,在今天爆發了,亦令到現時的特區政府在管治上出現了困難。 」

二零一九年,香港公共資源緊張,是幻覺,嚇不了工黨的。工黨不是香港的蟻民,工黨始終如一,是嚇大噢。


街工梁耀忠(現任超級區議會立法會議員):「違反人權」論

「主席,我認為人與人之間,不管對方來自哪裏,均不應予以歧視。 事實上,根據《世界人權宣言》,「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人人有資格享受本宣言所載的一切權利......不分種族、膚色...財產、出生或其他身份等任何區別...不過,事實上,香港市民近年來的確對國內來港人士存在一種歧視的態度,為何會如此呢? 」

要求政府履行入境審批權、維持不同居民身份的區別,這是常規政府的入境安排,竟然會對上了《世界人權宣言》。大家明白,港人面對人口清洗的失語感,是從何而來?

民建聯鍾樹根:「法西斯」論

或許這個建制派大叔,沒有耐性,幫泛民主派的沉悶發言,便借用左膠常常拿來批評本土思潮的話,做了個很精簡的總結:「主席,所謂『此地無銀三百兩』。他有膽量做一件事,便 要有膽量承認。如果他提出一項法西斯主義的議案,便承認吧!無需遮遮掩掩。 」的確,說出了泛民已說到嘴邊的話。

曾經,在香港的抗爭運動最熾熱的年代,甚至在立法會一街之距,就有市民在金鐘佔領街道,盡力守住香港。一個普通人,在二零一四年那時,他只覺得香港不妥,覺得自己的家園變質,但他先要駁倒「歧視先輩」論、「勞動力補充」論、「等待大陸」論、「同化大陸人」論、「排外情結」論、「資源決定」論、「違反人權」論,他才可理直氣壯的對人口清洗有點微言,多麼的卑賤!

這種言論,就在立法會大會、由代議士正式發表。而且,在主權移交的十多年,經歷了居港權爭議、到雙非單非爭議,這種論調是在傳媒報導和專欄、大學講堂、政黨政綱長久累積下來。你說,這種由泛民主派留下的思想迷惑,是多麼惡毒?

大灣區的根底:人口滲透,就是獲得這種詭辯士多年的辯護而種下!這是立法會的正式會議紀錄。這種紀錄,比起本身那個「香港優先」提案,更有影響力。當「大灣區」令中港融合更深,更多香港人北上居住、與當地女子結婚,就會有更多單非兒童。他們有權列入單程證等候名單,大幅增加等候人數。然後中國當局在香港政府確認後,就可以頒布擴大單程證限額的文件,順道在內文引述二零一四年在香港立法會的泛民議員說過的「歧視先輩」、「排外情結」、「普世人權」之類。香港人是會失去所有辯駁的餘地,因為他們是民選議員的正式發言,也是份屬反對派的泛民議員,是你們自己的代議士。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