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世代角度看和理非非佔領中環

世代角度看和理非非佔領中環



世代角度看和理非非佔領中環

看陳雲的階級分析,令人心有戚戚然。很多事情,其實都是世代的問題。對同一件事,不同年齡的人會有很不同的反應。例如香港的前途問題、前景問題,老一輩的人不是看不見,但他們不會有很大反應。相反像我這個年紀的,就很容易躁狂起來。因為我所說的那一輩老年人,是嬰兒潮的一代。他們出身的時候,正值香港百業興旺、行行缺人。他們的全盛時期,正是香港的光輝歲月。現在他們死是一輩子、不死也大半輩子,自然很能理性和平。他們手上大多有物業,精神狀態當然也跟磚頭一樣非常穩定。


(Facebook截圖)

他們不一定不再關心香港,但這種關注早就不具切膚之痛;而是只能用一種泛道德化的形式來進行,跟走過旺角捐錢給殘廢乞丐沒有分別、跟香港人捐錢給第三世界沒有分別。他們做善事,爭民主,有很多原因,但都不想弄髒自己的衣袖。這也是他們怕癢怕痛的原因。

佔領中環,不能擾亂秩序,因為他們其實都是這個城市的既得利益者。香港出現大暴動,他們的股票、樓房都會貶值。因此,他們不單不鼓勵擾亂秩序,更要全力維護秩序。他們不是見識少,也不是不知道年輕人已經苦無出路。出路已經被他們有份炒起、得益的高樓價封死、被他們迎接的「回歸祖國」所封死,他們不想改變,因為處境太安樂,等收工。因為不了解你們的狂躁:「唉唷,世界很大的,為甚麼總是吵吵鬧鬧?」不要說你知道,因為知道和面對是兩回事。

因此,香港的高等學府不斷招收大陸「尖子」、每年很多本地學生明明考獲相等成績,卻無緣入大學,他們會說一句 I am so sorry to hear that,但他們不會做任何事,更會反對你做事。因為跟你們一起罵「蝗蟲」、喊「反對香港向大陸傾斜」,聽起來很不夠斯文,會沾污他們的衣袖,他們是不幹的。因此香港政府要請大陸人擔任高位,他們也不能理解你們在恐慌甚麼;簡體字進佔香港的日常生活和公共場所,他們也不知道你們為何吵吵鬧鬧。因為他們已經上岸,在海上仍然浮浮沉沉的是你們,是年輕人。香港變成如何,他們都可以承受的,最多不開心,但不會實際受害。香港的光輝歲月在他們手中,他們已經滿足了,哪管之後洪水猛獸。當一個城市的發展前景如此晦暗,還要支持無限制的中國移民、中國人來讀書、來工作、來「文化包流」,學院裡的中產教授當然歡迎。因為他們的經驗就是被這群大陸來的勤奮學生快樂地簇擁著,在學院外的事情,他們根本不關心。關心也不割肉,這些教授不用跟港漂生爭工作。所以我開始明白,佔領中環為甚麼一定要和平理性非暴力,因為香港是他們會生金蛋的母雞,不許你們傷牠一分毫毛。香港無民主,他們一樣優皮,有甚麼大不了?

香港是他們的香港,道德良心是他們的道德良心。但輸也要輸得光彩。未打就預了輸,因為本來就不是要決戰。輸了之後的「尊嚴」,也是他們的。青年人朝氣蓬勃,正在興旺時期,好像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希望寄託在我們身上。世界是我們的,也是他們的,但歸根結底現在還是他們的。香港一定要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下去 --- 至少在他們進棺材之前,不要搞串泛民個party。


無待堂


延伸閱讀:
《星島日報》2013年3月20日:鄭宇碩:「政改輸,也要光彩」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