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黃藍之外有熱城,晦暗時局信戰勝( つ•̀ω•́)つ

黃藍之外有熱城,晦暗時局信戰勝( つ•̀ω•́)つ

黃藍之外有熱城,晦暗時局信戰勝( つ•̀ω•́)つ


(「華夏聖言出版社」圖片)


2020年是立法會選舉年,每逢選舉,熱血城邦陣營經常受到建制、泛民攻擊。臨近選舉,筆者想藉近日黃絲陣營的一篇政治文宣,分析當中黃絲帶的政治思維。

這份文宣是出自刊物《牆紙》的,名為「香港政治光譜」,刊於第32期,,《牆紙》facebook page已刪除該文,並刊出道歉聲明,該文作者已離開其團隊——但其4月3日的徵稿貼文,仍有「由於政治光譜劃分較為主觀」、「#熱普城係灰色」之語,莫名其妙。該文作者的開首表明「自2014年佔中運動開始,香港人的政治立場便被簡單二分化為『藍絲』和『黃絲』。自2016年魚蛋革命,民主陣營又分裂為泛民和本土派。自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開始,又出現了勇武、和理非、深紅、深藍這些政治立場標籤。對於不了解香港政治立場的人而言,這些標籤實叫人摸不著頭腦,本文將引述對各段香港政治光譜的印象,為市民作粗淺介紹。」

簡言之,該文是為對香港各政治陣營不甚熟悉,但因去年下旬的社會運動而接觸政治的港人而寫的。然而,開首點明的各陣營出現的時序,已經值得商榷。

該文作者既然開宗明義表明是介紹,照理說應是對香港政治、社運的認識,比大眾來深,也比較準確,但是不然,因從最開始的時序已然有錯:所謂「民主陣營分裂」為泛民和本土派,早在佔領之前,已經發生。標明是2016年魚蛋革命分裂,是抹殺此前本土派——準確而言是由熱血公民發起的「光復行動」及城邦派等的就本土抗爭議題的努力,以及對泛民陣營對本土派行動的抹黑割蓆,避而不談。至於「勇武、和理非、深紅、深藍」,在2019年方出現,更是貽笑大方,勇武、和理非之爭,自14年佔領已是具體呈現在街頭:金鐘和理非終日歌舞昇平,旺角勇武外抗警黑圍攻,內禦和理非散水抹黑。泛民、本土兩立,早已有之,此其一。


(《牆紙》FB 圖片)


第二,是口說黃藍是簡單二分,但是實際分類時,還是二分黃藍,甚至將本土陣營——照理說是與泛民、建制政見不同的一大政治陣營,置於黃色一邊。對政治略有認識的人,都知當年本土派與泛民的政見之爭,數其分野,至少有以下兩點:大中華主義與捍衛本土利益(本地人捍衛本土利益,不是本土優先,也不是排外,只是香港泛民賣港成風,而需要樹立不過是常識的正常主張),和理非與勇武抗爭(非所謂「暴力抗爭」,勇武二字,當然包含果敢武力,亦是基於智慧明斷而後行)。

然而該文作者如何排列各大政治陣營呢?仍是黃藍,強將本土視作黃絲。該文作者指本土派是深黃,實在教人哭笑不得。究其原因,乃港獨一脈在2016年DQ事件,玩忽本土而致陣營分崩離析,獨派頭面人物亦懶理政見,主動與泛民苟合,使本土之名淪喪,結果就是本土派竟被視作深黃。

作為熱血陣營中人,對該文反應最大的,當然是寫到「熱普城」的部分。「熱普城」是2016年的選舉聯盟,推動「永續《基本法》」的修憲運動,失敗後,聯盟已是不存,4年已過,又到選舉,怎麼還掂掛「熱普城」呢?而且當中的普羅政治學苑黃毓民,事後竟稱當日「永續《基本法》」是偷渡入其政綱,背叛理念,熱城與普,從此分道揚鑣。強要說熱普城,今日的普,以同道戲言,可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呢。

當中政見簡要,也是教人訕笑。「不支持港獨,認為選舉無用」,對啊,但要求支持者投白票,好笑,那來這樣的說法,我們其實是呼籲投給我們陣營的人呢,說得好像熱血沒人參選,現在的議席是透明的嗎?當然,以區議會選舉為例,熱血公民有五人出選,至於其他選區,我們可沒有說投白票,沒人可以支持就不支持,不用含淚投票。最後的「反泛民」、「反共產黨」,大體是沒錯的,但說到「反勇武抗爭」,那熱血公民前副主席鄭錦滿在理大附近被捕,主席鄭松泰和一眾成員在示威現場盡力助人,熱血時報記者前線冒死採訪呢?城邦派開拓國際陣線,爭取外國支持呢?這樣也不算勇武,那誰是勇武?

抹殺熱城努力,這當然是不安好心,惡劣的選舉策略一環。四年一度,如若輪迴。心腸惡毒原因不可考,但是人格惡劣,手段下作,卻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不過,該文作者有一樣說得準確,就是我們相信「『城邦會戰勝歸來』」。在香港政治光譜之中,可說很少有陣營是這樣積極,由2016年到今日黃絲支持政府濫權抗疫,局勢每況愈下,我們還是相信香港有希望,最終會勝利啊!我們不是受到催眠,不見今日局勢之晦暗,不如黃絲藍絲一般,為疫病惶惶不可終日,不惜忘記去年的抗爭充權,放權予港共,而是有夢想、有理想香港的藍圖而抗爭,所以我們在艱難之世,還是心理健康。

這樣積極,可是與黃藍的盲目格格不入,但超然二字,可不敢當,那是神佛聖人所用,不敢如黃絲一般,篡奪榮光。我們只是忠實相信理念,為之奮鬥,就此而已。對黃絲帶來說,就已經要用超然來抬舉我們了。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