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中國人利益團體 借聯合國掩護人口清洗

中國人利益團體 借聯合國掩護人口清洗



中國人利益團體 借聯合國掩護人口清洗


2016年,資深記者程翔先生於其《從十八大看香港地下黨規模》文章,借中共十八大港澳代表數目,推算出香港至少有四十萬地下共產黨員;又推斷他們能大量滲透香港的途徑,就是單程證名額。同年,由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揭露的巴拿馬文件(Panama Papers)則向本港多個傳媒透露(註1),至少七名中共高層或前高層的親屬擁有香港身分證。同年又有本地政治學者曾發表研究(註2),指出儘管隨時日變化,港人與移民的政治取態差異都會因為社教化而收窄,然而收窄速度甚慢 - 以「對中國政府信任」為例,移民便須要在約四十年後方與本地人取態相同。中國人口龐大,國外移民者數目亦眾,文章作者指,移民可成為中國影響鄰近國家政治的工具:「(中國鄰近)地區內其他國家應該在其國內政策中,注意中國移民可能存在的策略性及政治影響。」

藉聯合國之名掩護人口清洗

中國以移民作間諜戰之狀況,乃獲香港的中國人利益團體,借聯合國的名義掩護。2012年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社協)代表何喜華、蔡耀昌及施麗珊,到瑞士日內瓦出席聯合國公約聽證會,指控香港社會歧視新移民,要求聯合國表態,要香港政府把「種族中傷」及「種族騷擾」列刑事罪行,加強刑罰及阻嚇。(註3)

社協代表不單要求擴大歧視法,更引述國際案例,可謂「魔鬼在細節」。英國的歧視法即種族騷擾、敵對、中傷,既是政府可提告的刑事罪行,其法例亦不非置於與歧視的相關法例下,而是屬於公安法;而公安條例在香港一直是政治打壓工具。社協在聯合國是為港共政府造就合法性,協助政府掌握新的司法滋擾工具。

其後,聯合國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委員會發佈《審議結論》(註4),隨即建議香港特區政府「通過全面的反歧視法」,並促請香港政府「消除對移民以及來自中國其他地方的境內外來人口的廣泛歧視行為」。兩年後,香港的平等機會委員會(平機會)真的就擴大反歧視法進行諮詢,給予大陸人特權。至此,中國人在港利益團體,成功借聯合國和平權之名,為中共殖民和間諜滲透掩護;幸而港人大力反對,立法不了了之。

中共的人海滲透


到了目前,Donald Trump就任美國總統;同時,美國學界和政界察覺了中共的間諜滲透。2019年,美國史丹福大學的胡佛研究所(The Hoover Institution on War, Revolution, and Peace,簡稱Hoover Institution)發表名為《中國影響力與美國利益, 提高建設性警惕》(Chinese Influence & American Interests, Promoting Constructive Vigilance)之研究報告,紀錄中共如何影響美國各界,包括國會、地方政府、學院、政策研究所、政治說客、傳媒、科技公司、美國公民等。該份報告的第三頁指出「黨國體制,無孔不入。故此中國公民團體、學院、企業,甚至宗教組織,本應門戶自立,卻變成有負於政府,結果時時受壓,要報效國家 ...... 而這個這過程,又令海外中國社群受害,失去信用」 所謂黨國,就是共產黨、國家、社會絪綁一起的狀況,難以分隔看待。(註5)

在此,我們應當永遠記住陳雲先生書於2011年之評論:「香港人反對某些新移民,不應停留在佔據公用設施(大陸孕婦來港產子)或福利(欺騙綜援、佔住公屋)的簡單議程之上。反對新移民的目標,是反共,反對中共用受過中共思想荼毒的險惡人口滲透香港,破壞香港,利用香港的福利,在香港設立反對自由民主的間諜機器…現在的新移民,很多是充當中共的平民間諜(我見過不少!),是港共的投票機器,是自由法治與憲政的蠹蟲。食碗面,反碗底,就是這群人。」(註6)

2011年,究竟是何年何月?當時香港特首是曾蔭權、中共領導人是胡錦濤,美國總統是仍未連任的奧巴馬。就在其時,陳雲經已有言在先 - 香港正面臨中共的大規模人口清洗和間諜滲透。但這些警號,就在泛民主派、左膠、號稱自由派的文化人、在港中國人利益團體等,上下其手,被打成歧視言論,加上聯合國被中國人團體利用,令香港淪為今日被殖民之田地。

注:
1.〈巴拿馬文件:7官後代港人身分曝光〉,《明報》,2016年5月4日
2. 題為《移民及民主: 香港大陸移民的政治經濟》(Migrants and Democratization: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Chinese Immigrants in Hong Kong)的文章,由本地政治學者馬嶽、林蔚文和黃鶴回執筆。該文章於學術期刊《Contemporary Chinese Political Economy and Strategic Relations: An International Journal》2016年8/9月號發表。
3 .1998年的罪行及治安法案(Crime and Disorders Act 1998)及1986年已訂立的公共安全法案(Public Order Act 1986)
4. 聯合國文件:E/C.12/CHN/CO/2,2014年5月26日
5.《中國影響力與美國利益,提高建設性警惕》全文:www.hoover.org/sites/default/files/research/docs/chineseinfluence_americaninterests_fullreport_web.pdf
6. 陳雲臉書,2011年4月11日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68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