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性人Joanne闡釋跨性別誤解

變性人Joanne闡釋跨性別誤解



立法會於上周三舉行2014年《婚姻(修訂)條例草案》公聽會,讓公眾人士就跨性別人士與異性結婚發表意見。本台節目《大香港早晨》就此訪問親身經歷變性手術,代表大愛同盟發言的跨性別資源中心主席梁詠恩(Joanne)。

跨性別不等於同性戀


Joanne指出,公眾對跨性別有很大誤解。跨性別人士其實是指一些性別認同有別於原生性別的人,換言之所有有變性欲的人,都可以稱為跨性別人士。而所謂變性人士,現在多數是指已經完成變性手術的人,意義上大致與跨性別人士同等。換言之,無論是變性人或跨性別人士,都與自我性別認同相關。

然而,同性戀卻是性傾向的問題,若某人界定自己是男性,而愛上男性,則可被視為同性戀者,女性亦然。所以同性戀的定義應用在跨性別上,就會變得很尷尬,一般來說談及此定義時都會尊重跨性別者的感覺。

若跨性別者覺得自己與同性相愛,則成為同性戀。例如男人變性成女人之後,不一定喜歡男性,可以照樣喜歡女性,若此人有同性戀的感覺,則可被視為同性戀者。所以同性戀和跨性別雖同是性別課題,卻未必有必然關係。

變性手術知多啲


Joanne解釋變性手術主要分為三部份,若從男變女,手術則包括胸部(隆胸)、性器移除及重建陰道,但由於現時科技所限,子宮和卵巢都無法重建。

若從女變男,手術將包括胸部移除、子宮和卵巢移除,以及陽具的重建。然而香港和東南亞國家重建陽具的技術不成熟,手術效果不理想。

在香港,暫只有律敦治這間公立醫院能夠進行變性手術。變性者接受變性手術前大概需要2至4年的時間,進行生理和心理的醫學評估、社工的跟進、真實生活體驗,判斷該人是否適合進行手術。此過程長短,按個別情況而定,並無一定準則。

其中在評估過程的「真實生活體驗」中,預備接受手術者需要全時間以另一性別生活。醫生會發出證明書(醫生紙),使他免卻一些麻煩。例如上洗手間時若受到懷疑,醫生紙可使他(她)免受警務處有關性罪案的調查。然而此醫生紙卻不能免卻當時人在職場上遇上的困難,例如不能以醫生紙向上司要求自己可以異性形象出現、上異性洗手間等。

變性人遇到的麻煩與誤解


Joanne指出,目前香港沒有專門針對跨性別人士的反歧視條例。然而他們卻可以引用殘疾歧視條例中的「性別認同障礙症」,向平機會或有關方面控告歧視者。然而,一部份跨性別人士卻認為這種做法等於承認自己的性傾向是殘疾,拒絕受該法例保護,因此條例對跨性別人士的保護其實有限。

此外,Joanne又認為公眾對跨性別人士有很多誤解,例如在是次公聽會中,有若干立場保守的與會者,指跨性別婚姻關係等於同性結婚,也會引起社會性別混亂,例如男人假扮女人進入女厠進行性騷擾。Joanne稱自己也明白他們的感受,然而跨性別人士要轉變自己的身份和性別需要,要有相當繁複的程序,心理和生理受到極大的壓力,沒有人會承受這些代價來貪一時之快。

台灣保障遠勝香港


Joanne解釋,跨性別人士經常受歧視,而且接受變性手術的過程艱苦,而且風險很高,因此跨性別人士心理壓力極大。所以他們的訴求主要在醫療、社會支援、身份認同和性別歧視的法例上,希望政府盡快立法保障他們的權益,然而政府對這方面的支援始終有限。

和香港相比,台灣在這方面卻進步得多。Joanne稱讚台灣在跨性別人士平權運動上,社會各界都相當齊心,為跨性別人士爭取應有權益。她希望香港在這方面能追上台灣,也希望在這議題上,兩岸三地的華人能通力合作。

澄清公聽會上對跨性別人士的歧視


明光社等保守團體認為,若跨性別人士享有平等權益,社會上的性罪案,如偷窺、裸露、性騷擾等罪案將無日無之。Joanne直斥這種講法「荒謬」,她指這種講法以偏概全,跨性別、同性戀的性犯罪者,與所謂「正常人」的異性戀性犯罪者相比起來,實在是九牛一毛:「如果以同樣的方式推論,我們是不是不應給異性戀者結婚?」

Joanne最後指出,正正是這種幻想,傷害了跨性別人士和同志,也嚇怕下一代,令他們生活在對跨性別者和同志的歧視及恐懼之中。

延伸:
《大香港早晨》第30集:南丫海難報告交白卷/ 黃崗口岸「一牌多車」/ 訪問跨性別資源中心主席-梁詠恩 Joanne/ 掃黃打非封鎖女優微博
http://www.passiontimes.hk/?view=prog85&ep=30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