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翼毀工運 港人失良機

左翼毀工運 港人失良機

半杯水勝利,是甚麼勝利?碼頭工人賭上自己的工作、前途,為求改善自己的處境,獲得合理待遇,進行一場為時40日的工運。所得到的,是一個難以釋懷的結果。這場獲港人支持,近幾年最大的工運,為何如此收場?只因所託非人,任由左翼社運界,包攬工運,導致失敗。

此次工運,理應有兩大目標。一為加薪,至少回復至1997年前水平。二為改善工作環境,諸如24小時無休止工作、15分鐘午膳時間、在機房內大小便等事,應當禁絕。而這兩大目標,亦適用於今日香港大部份勞工身上。亦即,只要主事者有心,這是可以成為一場全港工人的工運。而在事件開始時,已有人建議用堵塞中環的策略,在短期內令資方妥協。但實際上的策略如何?主事之社運人和工運領袖,並未採納堵塞中環之建議(甚至對此冷嘲熱諷),而是一如以往,延續其道德感召的戰術,以苦行、說心底話、遊行等方式感召港人,並將此事上升至反資本主義運動,進行一場曠日持久的抗爭。但對財雄勢大的地產財閥、對十萬人以上遊行仍無動於衷的特區政府,這種感召,有何效果,相信各位心裡有數。當曠日持久的抗爭,令工運氣勢受損,才向長江中心進發,已是失去先機。一場團結工人對抗剝削的工運,變成反資本主義運動時,得益的,又是誰?


至於兩大目標,後者竟然在工運中甚少提及,殊為不智。而前者,職工盟原先要求加薪23%,到4月27日時,竟稱不再堅持。難道他們不知道,工運抗爭之事,尤如兩名勇士狹路相逢,唯有堅持至最後者,方為贏家。如今,勞方先妥協,資方又豈會將你放在眼內?結果,就是那水份甚高的9.8%。而這9.8%的代價是甚麼?首先,由於其中一間外判商高寶結業,逾百碼頭工人頓時失業,即使再獲聘,只怕條件更為苛刻。其次,這9.8%是以勞方妥協得來。換言之,資方會得出如此結論:只要我一直強硬,對方終會屈服,我為何要向工人低頭?尤其是,在香港這個無集體談削權的城市,當資方看透工人既不能組成強大工會自保,所委託的代理人又如此無能,權衡得失下,自然死撐到底。如是者,日後再有工運,資方必定強硬行事,斷不會作任何妥協。對全香港工人,這次工運所造成的談判災難,將是長久且痛苦的。第三,這次工運,一如反高鐵、反國教一樣,消耗港人的政治熱情與同情心,卻換來最差的結局。每經歷一次這種失敗,港人就會質疑自己為何投放如此心力,仍是慘淡收場。最後,又再一次被無助、絕望所征服,退回自己的圈子,懶理政治。這種傷害,對社會才是最可怕。這些社運界人士,賺取了光環,卻留下如此不堪的局面,令港人錯失建立公民社會的良機,反而心灰意冷。

阿Q精神,常勝不敗。香港的不幸,除了是中共入侵,傀儡政府和建制派賣港外,更重要的,是這些廢物代理人,為取名聲,陷港人於絕境。事實上,當中共、特區政府、建制派侵犯香港時,港人總會挺身而出,上街抵抗。尤其是近幾年,不少市民覺醒,與之周旋。但這些左翼社運界,卻屢屢拖港人後腿,令無數政治運動,功敗垂成,而他們還在沾沾自喜。這些人,與土共並無分別,甚至為禍更烈。港人要自強,令中共、地產財閥、特區政府知所進退,就必須自己親自主持大局,將這些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混帳趕走,方能一洗頹氣,脫離困境。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