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溫水劇場》作者專訪——水滾啦香港人知醒未?

《溫水劇場》作者專訪——水滾啦香港人知醒未?



《溫水劇場》作者專訪——水滾啦香港人知醒未?

相信各位都會覺得這隻青蛙熟口熟面。這部人氣的《溫水劇場》( 下稱《溫水》) 上演兩年多,近日終於走出網絡,作者白水將過去作品結集成書,希望喚醒更多香港人,提醒他們這煲水早已被煮至沸騰。

走進白水的家,門口擺放著一張BB床,原來小生命快將來到。加上《溫水》出書,白水今年可謂雙喜臨門。但出書一事幾經波折,原訂計劃在1月發行,但出版社一拖再拖,最後更因經營問題而結業。出書一事頓成泡影,白水坦言當時相當沮喪,一波三折,幸好各方好友伸出援手,最終找到理念相近的出版社合作。

那些年

小時候,白水的媽媽在茶餐廳工作,每天都帶很多份不同的報紙回家。當年為了看成人版,白水每天都會花很多時間讀不同的報紙(然後趁無人看到時偷看成人版)。日復日的閱報,令白水知道世界發生甚麼事,但當時的他並不特別關心政治。直至03 年,剛剛畢業的他,遇上經濟低迷、SARS、23 條,正值多事之秋,令他不能再逃避政治。

年輕的白水醉心音樂,與朋友夾band,以歌曲表達自己。樂團曾創作不少與當下社會有關的歌曲,有講舊區重建、也有講消費主義。然而,隨著團員各自的成家立室,又或種種理由,近年大家都鮮有時間夾band。2011 年,白水步入而立之年,剛好完成碩士課程又未找到工作之際,毅然創立《溫水劇場》:「我9 月1 日有呢個念頭,9 月10 日就上載第一幅作品。」自此,白水開始了他的無間斷創作,至今已發表了近300 幅作品,專頁更有超過三萬fans like。「我覺得自己30 歲前畀咗音樂,30 歲後就畀咗《溫水劇場》。我嘅人生做咗好多呢啲浪費青春嘅事,哈哈!」哈哈,我又何嘗唔係?

溫水?煮蛙?

《溫水》是以政治為題材的四格漫畫,跟其他政治漫畫不同之處,在於《溫水》有原創角色,而且白水刻意不畫政治人物。以幾隻青蛙的對話帶出時政,反而讓人有種「在地」的感覺,就像跟同事、朋友之間的對話。「寫評論文章,你可以用100 字寫件事嘅背景。但畫四格漫畫,對白加埋都唔夠五十字。」表達方式有限制,所以白水每次落筆前都需花時間去設計內容,並多以比喻、抽水、黑色幽默等方式去表達訊息。有人覺得嗰幾隻青蛙唔靚,不過我覺得幾cute,啲對白仲好幽默抵死。

《溫水劇場》、青蛙,故名思義是講溫水煮蛙。正職是設計師的白水,跟你與我一樣,身邊有著不少不理世事的世外高人:「佢哋連五毛,離地點解都唔知,亦都唔知道邊個叫陳雲。」白水眼中,大部分香港人都是經濟動物,「無論我哋點樣日嘈夜嘈,佢哋都係如常返工放工玩Candy Crush !」除了喚醒活在滾水中的香港人,《溫水》結集成書,賦予了白水另一層意義:「《溫水劇場》記載咗過去兩年嘅大事,好似一本記事嘅書、歷史書。」

蝌蚪仔

白水又點睇佔領中環呢?「開初蘊釀時,我對佢係有希望嘅,但件事越來越膠化。到最近D Day 3,真係覺得……無得救。」曾經參與D Day 2,白水覺得商討未必全無價值,直至近日發生的台灣反服貿事件,令他有深刻反思:「人哋幾百個學生,剷入去立法院,全台灣無論你支持唔支持都好,你都會去關心去了解件事。」行動直接引起討論,比那漫長的商討日來得有效率得多。

跟很多香港人一樣,白水從前的票是投給民主黨,但近年已轉投進步民主派。曾經去了十多年維園的支聯會六四晚會,唱了十多年《自由花》,但今年他打算出席尖沙咀的六四晚會,以另一角度悼念六四亡魂。改變,來自社會的政治氣候:「你睇下民主黨班柒頭,希望中國有民主,香港就有民主。心入面真係講粗口,既得利益者又點會放棄自己權力?」

BB 即將出世,白水最擔心的,始終是教育問題。國民教育、普教中、殘體字,紅色教育接踵而來:「近來一直都諗,畀唔畀佢接受本地嘅教育好呢?」但白水坦言,實在沒有能力移民或讀國際學校。國民教育雖然恐怖,不過白水深信如果家長把關得好,他的蝌蚪仔絕不會被洗腦。

談到未來,白水覺得最理想是香港獨立。不過,從實際角度出發,是要維持高度自治,因此他自己身體力行的參與文化抗共,即使捱更抵夜也會繼續努力的畫,希望將來蝌蚪仔不用生活在1984 的世界。


(原文刊於第十九期《熱血時報》,於2014年5月18日免費派發。 請支持文化抗共,訂閱《熱血時報》:http://www.passiontimes.hk/?view=regform

《索書號》節目重溫:http://www.passiontimes.hk/?view=prog23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