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專訪雙性人細細老師

專訪雙性人細細老師



專訪雙性人細細老師


從小到大,我們的認知裡,人類一共有「兩套」不同的生殖器官,並憑此分為男、女兩種性別;而最能代表這情況的一句話,非「阿媽係女人」莫屬。然而撇開性取向回歸原點,哺乳類動物包括人類在內,性別由染色體決定。有別於我們一直以來對兩性的觀念,染色體不是非黑即白,亦無兩性之分,反而是千變萬化 - 在主流的黑與白、男與女之間,有著深深淺淺的灰,也就是雙性人(intersex)。

簡單來說,雙性人同時擁有男性及女性的性器官,而每個雙性人體內男與女的「比例」亦不同。根據聯合國轄下人權高級專員辦事處(OHCHR)的定義,雙性人之生殖器官、性激素或基因非全然男性或女性;有可能既是男性和女性;又或者既不是男性亦不是女性。那究竟香港有幾多個雙性人?細細老師(本名陸月明,英文名Small)搖頭:「唔知。嬰兒甫出生,若被發現身體異於常人,醫生一定會告訴其父母;更何況是雙性人BB?這情況下,醫院方面都會建議雙親為嬰兒選擇性別。否則,出世紙點寫?點面對江東父老?同時,醫院管理局一直將雙性人『病理化』,視之為有病的男性或女性。所以香港每年有幾多雙性人出生,確是無從稽考;雙性小朋友、青年人及成人皆活得低調,不會站出來,點數?」

出生時無法判斷性別 五年內逾廿次手術


細細老師是雙性人一份子,亦是少數願意以「真身」面對大眾的雙性人。「我出生那刻醫生無法判斷性別,因為我陰莖比一般初生嬰兒細小,而尿道口則處於會陰。加上我是頭生的,父母自然想我做男仔,儘管是個生殖器官有問題的男仔。」為此,她自8歲起出出入入手術室超過廿次,抽取臀部組織加大陰莖,並將尿道移至陰莖務求可站著小便,但全部失敗。「小朋友正值發育黃金期,所謂『矯正』手術怎可與成長的本能對抗?手術之頻繁令我痛不欲生,直到13歲,我拒絕再做白老鼠。四十幾年前香港醫療技術不如目前,而醫生皆沒有處理雙性人手術之經驗,一切都是『試吓』,但我受夠了!身體是我的,痛果個係我,要面對所有人的都係我,為甚麼我無法擁有身體的自主權?」

自此她順理成章地,努力做個稱職的男性,滿足家人與社會期望,即使要掩藏已發育的乳房,並且無法站著小便。「曾試過自殺,但藉著信仰撐過去。直到三十多歲,一次身體檢查發現我體內有發育不全的女性生殖器官,猶如晴天霹靂!」原來她擁有XY染色體,卻患有「雄激素不敏感綜合症」,因此擁有男性及女性生殖器官。「雖然性別由染色體決定,但在胎兒成長過程中,體內雄激素與雌激素的比例有著決定性的影響。由於我的大部份細胞對雄激素不敏感,卻對雌激素反應正常,故出現女性性徵;不過,大腦卻以為這是雄激素不足之故,於是又製造更多雄激素。」故此細細老師體內的雄激素水平比一般男性高幾倍,即使她是雙性人。「雄激素過高會引發癌症。為健康著想,我決定將所有男性生殖器官與線體一併割除,同時打開陰道以防體內積聚經血。」

手術前一晚她哭了很久。「與男性身份訣別,心情複雜。當時想,努力了三十幾年,受盡千刀萬剮,到頭來都是徒然!更可笑的是,父母一直視我為長子嫡孫,期盼我開枝散葉,但其實我體內的睪丸一直無法生產精子。」由他變成她,今日講得輕鬆,但聽來沉重。「其實,若果父母當初堅拒讓我進手術室,或者今日的結果都係一樣,但我不用受那麼多不必要的痛苦。他人的目光與朋輩欺凌確是很難受,但在此之上再加上廿幾次切膚之痛,以及每次手術失敗的打擊,好無謂!」



成立「藩籬以外」 為雙性人爭取基本人權

細細老師目前是註冊中醫、註冊社工兼臨床催眠治療師,打開門口做生意;並成立雙性人支援組織「藩籬以外」,為仍在暗處的雙性人提供情緒、生活及健康支援。同時她又走入學校、社區會堂等舉辦講座,破除大眾對雙性人的迷思;又走訪政府部門及參與聯合國會議,為本港的雙性人爭取應有權益。「對比性小眾(編按:即其他LGBT 等跨性別及不同性取向之人士),雙性人的權利被社會剝削得更嚴重。據我個人經驗及觀察所得,雙性人自出世即要被強制揀做男仔或女仔,點解唔可以讓我們先做回自己,待成年後再作決定?華人社會重男輕女,故大部份雙性人一出世就被決定要做男仔,然而其實唔係每位雙性人都喜歡和適合做男仔,因為我哋每個人的身體都有其獨特情況。我不求甚麼雙性人性別平權,如結婚權、遺產繼承權等,只願政府及各界人士能尊重雙性人的基本人權,讓我們做返自己身體的主人。」

雙性人的生活上往往充滿困難。例如去廁所時,應該去男廁定女廁?遇事要被警察搜身,應該由男警抑或女警負責?為了讓大家了解雙性人,身為基督徒的她更出席其他宗教團體所舉辦之活動與座談會,目的只有一個。「站出來以雙性人的『真身』面對世界,是希望仍在暗處的雙性人知道他們並不孤單。我信奉基督教、視耶穌為救主,卻有不少保守的教徒、團體及組織指責我成立雙性人組織、為雙性人爭取權益是在搞事、搞亂男女性別,說我所作所為有辱耶穌與上帝!但就算他們再三否定,生理上人類確是不止兩個性別。都廿一世紀了,必須放下性別二元的觀念,人類文明才會進步!否則不進則退。曾有位法籍神父打趣說,耶穌非從父親而來,何來男性獨有之XY 染色體?但《聖經》中的他與亞當卻擁有男性身體,故此耶穌與亞當極有可能也是雙性人!我聽得目瞪口呆,良久說不出一句話。」

據她所知,雙性人在成長過程中,身心皆受到不同程度之傷害,不少人因為熬不住而結束生命。因此,她認為現在首要任務是為香港雙性人「去病理化」:「目前香港醫學界對雙性人所知甚少,而香港之醫療系統一直視雙性人為先天殘疾,故此必須儘早『處理』,但我認為沒有這個必要。地球上絕大部份人出生時已決定了性別,雙性人卻是有權在出生後選擇做男人抑或做女仔,即使無法繼後香燈。這是多麼獨特的一件事!雙性人BB出生後,為人父母定必感到徬徨,若醫院與政府能在提供支援的同時傳遞這訊息,讓他們在決定嬰兒性別之前,從多一個角度考慮,或能令少一位雙性人受傷害。由政府帶頭教育家長與大眾,可以大大減低雙性人小朋友成長中所承受的痛苦。」

從「耀鴻」到「月明」喜愛現在的自己

現時細細老師的身份證顯示為女性,但她說自己並不特別渴望做女仔,只是非常討厭做男仔。從前她喚陸耀鴻,現在叫陸月明,英文名Small,由於Small 讀起來似「色魔」,她乾脆以細細老師之名行走江湖。「在你眼中我是男定女,有咩所謂?我挺喜歡現在的自己。每日服務有需要的人,同時為本港基層義診,每月最少一次自掏腰包到日本或台灣做義工。他日百年歸老,靈魂站在神的寶座前接受審判,我可講句,對得住自己,也對得住上帝。」

採訪前到圖書館翻資料,方發現原來遠古華夏、古埃及、古印度及古希臘等神話故事裡都有描寫雙性人的篇章。當中有這樣的故事:神話時代的人類身體既是男性又是女性,那是最快樂的年代,因為無所不能;眾神看在眼裡覺得是威脅,但如果把人類完全消滅就無人獻祭,於是將人類一分為二,如此一來,人類既變弱了,祭品卻隨人數增加。於是人類開始迷失,念念不忘要尋找另一半 ...... 法國人類學家Claude Levi-Strauss曾在其《Mythologiques》系列第四部作品《L’Homme nu》中指出神話由人類所創造;同時,神話亦創造了反映人類內心智的世界觀。

「根據古代神話,雙性人不就是集兩性之所長嗎?所以從來不是病,也不是缺陷,只是『與眾不同』!」細細老師如是說。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57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