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一人有一個「方丈」老闆(下)

一人有一個「方丈」老闆(下)



一人有一個「方丈」老闆(下)



話說我的朋友初入職時,已被他的「方丈」老闆擺了一道。他的公司規模是中小型,作風理應沒大公司拘謹;老闆年輕,三十出頭,「鬼仔」性格。他以為辦公室裡的氛圍大概會蠻輕鬆。第一天上班,老闆給他發了個電郵,署名Sam,他也「不虞有詐」地回覆他抬頭寫 “Dear Sam”。十分鐘後,他被老闆召入房「照肺」,教育他電郵禮儀 — 稱呼老闆,不能直呼其名,要叫 “Mr. Chan”。我說,不是吧?這小學校規呀?「不准直呼師長名稱呀」?

此事之後,我朋友繼續不停因為不同的雞毛蒜皮事被老闆「照肺」,而我不知道為甚麼他還可以忍耐他的老闆而不辭職。如果像那些維穩報所說隨便辭職的都是廢青,那我朋友應該可以拿「十大傑青」。他總是一副沒所謂的樣子說「老闆只是不順心,偶爾發發脾氣,沒事」,如果這是老闆說的話,我會欣賞這個老闆很有量度,但我朋友只是個小員工,所以我會覺得他大概是個被虐狂。

我也曾經有過「方丈」老闆。前公司的老闆發明了一樣叫「工作紀錄表」的智障東西,用來給員工紀錄自己一天做了甚麼工作、做了多少、用了多少時間等,精密程度以分鐘計,十分細緻。譬如說我給客人發了個電郵,我就要在紀錄表列明我10時10分到10時15分發了個電郵給客人陳先生,諸如此類,然後每天要把紀錄表給老闆過目,每星期開例會拿出來檢討大家的工作效率。我覺得,在填這個表的一開始已經在降低工作效率了。後來我發現,原來我有很多朋友的老闆都不約而同地規定他們填寫類似的智障東西,令我不禁懷疑,能當老闆的是不是都是喝鉛水長大。

有一次例會,老闆如常拿各人的紀錄表挑剔我們。「Peter,怎麼你每件工作的完成時間都是齊頭數?你是瞎寫的吧?」天啊,當然是瞎寫的,誰會拿個計時器給你認真計時呀?大家只是敷衍了事呀。「Simon,你這兩個工作之間怎麼會有半小時空檔?去哪裡喇?廁所嗎?便秘嗎?」老闆,這個涉及個人隱私喔。「Raymond,你每天的工作紀錄加起來都不夠一天的工作時數耶!你那些空檔都幹麼去了?」老闆,誰會夠呀?誰會一天裡每一分鐘都在工作呀?別開玩笑啦。正當我還在心裡默默吐糟,此時Raymond竟然開口,一臉不耐煩︰「阿老闆,我那些空檔都拿來填你那個紀錄表呀。」在場所有人目瞪口呆不敢作聲。Raymond兄,我很佩服你的勇氣,但你敢跟老闆抬槓,你死定了。

老闆臉色一沉,未幾,說出了一個令十三億人震驚的建議︰「好吧,那你們以後把填紀錄表的時間都填進去!」老闆,只是Raymond兄得罪你呀!不用連坐法呀!那我想問,我以後把填紀錄表的時間填完後,我還需要把填紀錄表的時間的時間填進去嗎?然後我又需要把填紀錄表的時間的時間的時間填進去嗎?這是無限輪迴嗎?我會一整天都在填紀錄表嗎?

那天Raymond兄逞一時口舌之快以後,每天都過著被老闆針對的生活,一天「照肺」幾次不能倖免;他的工作紀錄表,當然受到老闆的高度重視,是老闆每天最優先批閱的奏摺。正所謂,「沒有人是孤島」,雖然這個風波還未波及我,但為了避免終有一天我會被「方丈」老闆折磨,我辭職了。對,我是廢青。

從此以後,我悟出了對付「方丈」老闆的必勝法,就是四個字︰「及早離去」。如果你也有個「方丈」老闆,有機會就逃離少林寺吧,因為方丈份人真係好小器㗎。

附註︰基於我的現任老闆可能偶一不慎讀到這裡,我必須再次表明,他是萬中無一胸襟廣闊的好老闆,真的。

(食神截圖)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