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我和《熱血少年》和報攤陳伯的二三事(中)

我和《熱血少年》和報攤陳伯的二三事(中)



我和《熱血少年》和報攤陳伯的二三事(中)


(上篇重溫: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8-05-2014/18215

上回談到我和報攤陳伯的友情因為《熱血少年》而與日俱增(誰要和你與日俱增啊?),而我們的友情一下子突飛猛進(誰又要和你突飛猛進啊?)就是因為以下這件事。

大家還記得上年《熱血少年》雙週刊第六期有隨書附送小禮物反共紋身印水紙嗎?相信各位還記憶猶新,因為這件事有一段小風波──就是有一部分報攤竟然沒有領到印水紙,不能隨書附送給顧客!後來《熱血時報》也採取補救措施,讓買了第六期卻沒有領到印水紙的顧客可上來《熱血時報》總部或熱血產品專賣店領取。

陳伯的報攤就是其中一個沒有領到印水紙的報攤。還記得當天我懷著興奮的心情到陳伯的報攤買《熱血少年》,一眼就看到陳伯把新出的第六期放在當眼位置。我心想,真是幸運呢,今期竟然沒有遲送來。我拿起第六期,打開翻了翻內頁,以為印水紙會夾在裡面,卻沒有,於是我指著封面問陳伯︰「這裡說會送印水紙啊,請問有嗎?」陳伯這才看看封面,好像不知道有這件事似的︰「是不是夾在裡面?」我說︰「翻過了,沒有。」陳伯拿起其餘幾本來翻,都沒有,然後他走回到店裡的櫃台看了看台面,都沒有。陳伯抓抓他那地中海頭頂︰「好像沒有呢。」我很失望︰「嗚……是不是送漏了?你可以幫我問一下發行商那邊嗎?」陳伯說好,我只好付錢先買了沒有印水紙的第六期離開。

後來我從網上得知原來有些報攤都有同樣情況。我的朋友猜測可能有些印水紙在運送報攤途中丟了,有些則懷疑是有些親共的報攤老闆看到反共印水紙覺得不順眼於是隨手扔了,總之消失了的印水紙就是消失了,你買了沒有印水紙的第六期就只好嘆句沒運。但我對陳伯很有信心︰「不會啊,我請了報攤老闆幫我問發行,他會找到的。」我的朋友笑我天真︰「報攤老闆都收了錢,才懶得幫你問呢!即使幫你問也不會問到什麼的。」我不相信!陳伯說過會幫我就會幫我!就像我只是輕輕跟他說過一次可否把《熱血少年》放在當眼位置他就真的把以後每一期都放在當眼位置那樣。適逢那時候《半澤直樹》熱播,為了顯示我的信心,於是我誇下海口跟他們說︰「如果我可以追回那個反共印水紙,你們就要向我下跪!」如是者我跟幾個不相信我能追回印水紙的朋友都作了下跪的打賭。壓力可大了,為了不丟面子,陳伯你要保佑我啊!

接著下來的幾天我都有去追問陳伯,到底有沒有印水紙的下落。陳伯一臉無辜地對我說,他每天都有追問發行和區頭(我也是從這事得知原來每區都有一個區頭負責那區的報紙運送),不是說沒見過就是說找不到。我可著急了,我可不能輸掉打賭呀!雖然其實我大可以直接上《熱血時報》拿回印水紙就成,但男子漢的打賭可不能這麼兒戲呀!這可是賭上我和陳伯的尊嚴的打賭呀!於是我向陳伯提出︰「你也給我那些發行的聯絡吧!我也來追追看!」

陳伯領我進店裡的櫃台,從抽屜裡翻出一本殘舊的記事簿,讓我抄下了發行商聯絡人和區頭的電話、店舖編號、訂單編號等資料,也讓我看了《熱血少年》每期的入貨數量(十本)和銷售數量(一本)。我很興奮,這真是我和陳伯友情的見證啊!他竟然讓我任意看他店舖的機密資料!

就這樣,我成了「報界半澤直樹」,為陳伯報攤的尊嚴而戰!


(待續)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