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亂世重讀牟宗三(上)

亂世重讀牟宗三(上)



亂世重讀牟宗三(上)


二十多年前筆者在台灣讀書,當年讀牟宗三《時代與感受》一書的感受不深。近幾年,人在香港,耳聞眼見親證大陸人種種劣質品性與惡行,不禁倒抽一口涼氣!近月以來,香港憲法保衛戰的現場,有說警方的速龍小隊制服無編號,行事殘忍,是解放軍假扮的。

「共產黨那種殘忍、詭詐、虛偽的花樣,你怎樣也想不到的,永遠想不到的,所以有人說出來也沒有人相信,除非你眼見了。」

2019年8月31日晚,警方在港鐵太子站肆意暴打市民,許多人都不敢相信,尤其是現場目睹的市民。筆者自然想起牟宗三講的,中共之邪惡,遠超你的想像;直至你親眼看見,才肯相信。

中共的邪惡從何而來?《時代與感受》第一篇文章〈觀念的災害〉,牟宗三從1962年大量中國大陸難民湧入香港講起。

「如是,我就由難民逃荒的情形,想到所以形成難民的原因,簡單地說,這是『觀念』造成的災害。很難打開這個死結的乃是共產主義者的『意底牢結』。共產黨最足以代表這種頑固的『意底牢結』,而由此頑強的特性所造成的災害就表現在眼前,那就是大量的逃荒的飢民擠入香港。由於他們的意底牢結,把人民牢結得一草一木都沒有了,連『揭竿而起』都不可能。」

Ideology一詞,牟宗三譯為「意底牢結」,因為意識在人的心底牢牢糾結,所以造成「觀念的災禍」。觀念災禍之形成有其歷史因由,源於五四的反傳統風氣,並由胡適大力提倡。關於胡適評價兩極,文學家董橋盛讚胡適,花了多年時間撰《讀胡適》一書,近日出版。然而哲學家牟宗三、史學家錢穆,終生痛罵胡適破壞華夏文化,將中共引狼入室。

錢牟兩老之著眼點,是胡適主張全盤西化,致令華夏文化被連根拔起,共產主義乘虛而入。余英時的長篇論文〈中國近代思想史上的胡適〉,有助了解五四遺毒,胡適之長在顯淺,缺點問題也在顯淺;在杜威實驗主義指導下,大膽假設,小心求證是胡適的治學名言。然而,大膽假設破壞了傳統華夏舊學,小心求證新學建設卻無以為繼,讓許多人至今依然顛沛流離,沒法回家。

對於五四運動是否將中共引狼入室,余英時有一個間接的說法:他指胡適破壞傳統之後,沒有對社會型態提出一個說法,而共產主義就補白並提供一個社會該往哪裡走的說法。

大前提是全面破壞了華夏傳統文化,共產主義才能夠乘虛而入。所以,牟宗三、錢穆等人都認為中共之禍,知識份子要負最大的責任。在《時代與感受》裡,牟宗三先生認為,作為知識份子對中共的非理性邪惡本沒有認識是知識分子本身的問題,也帶來社會的禍害。他更因此認為中共赤禍,相信共產黨的知識份子要負最大的責任。

說到知識份子的責任,牟宗三在《政道與治道》引述唐君毅的說法,只有知識份子才有資格責備知識分子,只有王船山,才有資格責備王陽明。唐君毅:「船山之哲學,重矯王學之弊,故於陽明攻擊最烈。」王船山責難王陽明後,寫出《讀通鑑論》、《宋論》等書,將文化責任承擔下來,王船山說過:「吾書兩百年後始顯。」同理,牟宗三是有資格責難知識份子的,因為他自己承擔文化傳承責任,寫出大量學術著作,跟那些自己逃離中國大陸安全而說風涼話的人完全不同。

上一代的儒學大師的反共立場都非常堅定,站在文化立場,不會隨波逐流,錢穆如是,唐君毅如是,牟宗三亦如是。當今的知識份子經常以自身遭遇,猜想這些儒學大師,若然在世會否投共?這是污衊先賢。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74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