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我們需要慶祝革命失敗的派對嗎?

我們需要慶祝革命失敗的派對嗎?



我們需要慶祝革命失敗的派對嗎?


今日最後的佔領地銅鑼灣,終於清場了。代表由928開始,連續七十多天的雨傘革命,正式落幕。

遠在他方的我,從電視上電腦上所看到清場前夕,令我不禁悲從中來。悲傷並非因為淸場,而是群眾的所為。

金鐘銅鑼灣兩地,在清場前夕,群眾們所做的不是鞏固防守,而是「自拍打卡、唱歌、印TEE、派紀念品、燒烤、打邊爐、影大合照」。

我很想問一下,你所站著的馬路中心,究竟是旅遊景點,還是一眾義士打回來;是一群佔領者,餐風露宿,好天曬,落雨淋,七十多天,每日廿四小時,輪更守回來的佔領地?群眾們你們所作出的行徑,從正常的角度,以上統統是慶祝的行為。我們在這場革命,贏取了什麼?

七十多天的雨傘革命,政府對我們的和平訴求,毫無回應;但卻換上法庭禁制令、黑社會、警棍、胡椒噴霧和催淚彈等去阻止我們的訴求,所以雨傘革命是徹徹底底的失敗;再加上昨日電視上,那個什麼張榮順等中共官員,跟你們說中英聯合聲明,在1997年7月已經結束,香港人需要「再啟蒙」,這是否你們要在佔領區慶祝的理由嗎?

但過去的已是過去,雨傘革命的結束,代表著和平抗爭亦已成爲歷史。面對著中共無賴的再啟蒙這種說法,我們不得不進化出新的抗爭模式,若然你覺得香港還是你的家,若然你覺得你還是一個有良知的香港人,若然你對曾參清場派對的行為覺得羞愧,我們必須用行動升級來自救,痛定思痛, 重回崗位,重新上路。

必須文有文救,武有武救!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