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二零一四 地獄近了

二零一四 地獄近了



二零一四 地獄近了



二零一三年,對我來說是極為失望的一年。就香港的政治生態和社會狀況而言,更可用絕望來形容。在這一年裡,由年頭到將近年尾,特區政府做出令人譁然的舉措幾乎是接踵而來,從沒間斷。每一次風波,在其他擁有民主的文明國家,相信早就釀成至少幾場暴動,香港在梁特的高壓統治下,其底下官員接連傳出知法犯法、貪污瀆職等醜聞,還未出事的,有些已經急忙「跳船」,像生怕自己會是下一個受害者般。

然而,在這樣多事的一年,香港市民不單沒有爆發革命,更連一場像樣的示威或抗爭都欠奉,抗議的激烈程度相比前兩年,更有嚴重倒退的跡象。報紙不是時刻在說民怨已經到了爆發的臨界點嗎?怎麼抑壓了這麼多年,還未爆破?無論事情是多嚴重和離譜,示威的人有多憤怒,你走在鬧市,感受到一樣的繁華和喧鬧,人人像是若無其事似的,甚至有可能兩地只有一街之隔,都彿彷成了兩個互不相干的世界。因為有道無形的牆叫作「政治冷感」,猶如冰封三千尺,硬得無論怎樣砍劈都破不開,加上有幫自詡為民主派和左翼的人,一個將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整天掛在唇邊,另一個卻整天嚷着階級鬥爭、打倒資本主義。兩幫人唯一相同的,就是高舉普世價值,大愛無疆。儘管眼底下盡是不平事,都要包容,否則就是歧視。

結果,這兩股在政界和社會運動的傳統而龐大的勢力同時發力,不斷為急升的民憤潑上一瓢瓢冷水。藉着大部份討厭政治的市民對他們的既有印象,佔着名聲和領導地位,將抗爭的程度不斷壓抑,結果淪為縛手縛腳自廢武功的形式主義;提出遠大虛浮,近乎空想而難以實現的綱領,分散市民對維護自身利益的焦點。方興未艾猶如新芽剛發的本土勢力,就這樣不斷被圍攻和誣衊,維護泛民和左翼的《蘋果日報》,更不措押下報格和公信力,利用其強大的媒體力量加以打擊,結果圖謀改變的力量確有減弱趨勢,形成官民矛盾雖然好像日益激化,但對抗卻沉滯倒退的現象。

抽身宏觀大局,不難發現中共越來越勝券在握。香港倘若失陷於中共,完全赤化,多得泛民和左翼維持穩定,全力打擊本土力量。隨着政制改革限期臨近,二零一四年將會是香港人攸關存亡個關鍵年份,可是目下全城盲目追捧「路姆西」,全城像着了魔般瘋狂搶購,幼稚得可憐。政改?普選?抗爭?早就拋到九霄雲外,黃洋達還巴望仍會有人跟你慢慢研讀政改諮詢文件,實在是高估了香港人。黃毓民早前更在立法會內警告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若果民情繼續惡化下去,抗爭者遲早不再擲雞蛋,而是改擲汽油彈。可是若了解香港人根本是懦弱無能,便知這預言難以實現。可是媒體已不分陣營去扭曲黃的言論,說成是鼓吹暴力和恐嚇,泛民和左翼那邊廂的破壞和平指控又傾巢而出,四面夾擊,可謂風頭一時無兩。

早前我曾撰文指「香港還未夠憤怒」。香港的抗爭力量不單欠缺環境這「容器」、民眾的憤怒這「燃料」又不夠、本來是「引信」的佔領中環,變成了濕水的「讓愛與和平擁抱中環」,更沒有敢於受千夫所指毀家紓難的烈士,註定不會有人擲出第一顆汽油彈。中共大可以高枕無憂。地獄已經我們越來越近,看得見大門。而我看透了終局,所以會沏好茶,找一個好位置,安靜地坐下來,準備欣賞香港人自食其果的下場。

(圖片來源:National Geographic)

(原文刊於第十四期《熱血時報》,於2013年12月22日免費派發。
請支持文化抗共,訂閱《熱血時報》:http://www.passiontimes.hk/?view=regform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