賊過興兵,投機辭職,騎劫「雨傘革命」的假公投!——對何俊仁議員宣布政改表決後辭職引發公投的回應

賊過興兵,投機辭職,騎劫「雨傘革命」的假公投!——對何俊仁議員宣布政改表決後辭職引發公投的回應



今天民主黨何俊仁議員突然宣布,將於政改表決後辭職引發公投。證諸其人其黨的往績,政治投機的意圖昭然若揭!

一. 二○○三年七一大遊行,帶出○七、○八雙普選的訴求,但在○四年卻被人大釋法所粉碎。其後泛民主派的溫和路線依據,乃是屈服於中共○七年的人大決議,表示將在一七及二○年,讓香港先後實現特首及立法會普選的「承諾」。

二. 當時毓民公開表示不相信共產黨的保證,認定所謂普選時間表到時不是食言,就是取巧(如今「八三一」人大常委決議,設置特首提名委員會過半數門檻的篩選機制,證明毓民判斷正確),故於二○○九年提出「五區總辭變相公投,把政制改革的決定權還給人民」的進步民主派新路線。

三. 二○○九年十一月,已故民主黨大老司徒華,突然變臉狠批投派,指這做法是社民連及毓民藉此佔領道德高地。變相公投雖於一○年一月廿九日,透過社民連及公民黨議員辭職正式啟動,但「五一六」投票日,因為民主黨及部分泛民人士拖後腿及建制派杯葛,投票人數僅為五十八萬,無法聚集民主派所有票源。同月民主黨更走入中聯辦與中央密談,六月與建制派合流,在立法會通過偽政改方案,民主運動因此大分裂,今天何俊仁竟稱當時的決定為有「勇氣」,可謂恬不知恥!

四. 面對新一輪政改角力,二○一三年三月七日,何俊仁接受《獨立媒體》訪問,回應社民連梁國雄議員呼籲他辭職,以達致全港「超級議席」選區變相公投時,何稱他的席位根本不重要,辭職是微不足道,更形容當時已是「決戰時刻」,沒什麼好跟北京談(註一)。可是,在該年餘下時間卻再無下文。

五.二○一四年一月二日,學民思潮發表宣言,稱將游說各泛民政黨參與辭職公投,並連結民間,「為政改運動泛起新一波的巨浪」,卻遭以民主黨為首的泛民冷待,二月初「佔中三子」之一的陳健民更稱擔心再發動新「五區公投」,會把溫和民主派如民主黨「排斥出去」,並且令佔中被迫延後,將令民主運動的分裂惡化;至於「佔中」則能「整合民主運動」(註二)。同年十月底「雨傘革命」期間,學聯提議五區總辭,變相公投,以民意回應「八三一」人大決定,再遭以民主黨為首的泛民主派抵制。

六. 如今佔領街頭被鎮壓收場,政改諮詢特區政府掌握議題設定主導權,何俊仁忽然宣布在表決政改被否決後,辭職引發「超級議席」變相公投,看似是反守為攻,但時機竟選擇在政改表決之後,根本是賊過興兵,對爭取雙普選的事功毫無幫助!

七. 何俊仁誑稱是次變相公投為「雨傘公投運動」,並指可藉此深入社區及連結學運團體。何俊仁的說法實為淡化「雨傘革命」自下而上的群眾主導精神,企圖騎劫「雨傘革命」,其心可誅!

八. 何俊仁辭職公投,只不過是民主黨在日暮途窮的時候的「政治洗底」工程,是為了今年底區議會選舉及一六年立法會選舉能夠「敗部復活」的一黨之私!

九. 最後,何俊仁宣布決定後,學運團體、本土派及激進派都不表贊同,試問若變相公投落敗,會將置民主運動於何地?民主黨到時如何自處?

十. 故此,毓民絕對不會支持是次變相公投。若泛民主派想釜底抽薪,奪回政改話語權,並提早完成世代交替,他們應認真考慮於政改表決前總辭,使政府的方案必然被否決(註三)!

黃毓民議員
二○一五年一月九日

註一:見二○一三年三月七日《獨立媒體》〈何俊仁答應辭職引發公投 配合佔中運動【佔領中環系列:戴耀廷、何俊仁專訪】〉。

註二:見二○一四年二月五日《明報》A01版,(陳健民:「五區公投」打亂佔中〉。

註三:二○一○年五區公投運動期間,因議員辭職的緣故,帶出了「全體議員」法律釋義的憲制問題。當年四月,時任律政司司長黃仁龍經參考《基本法》相關條文,以及澳洲與美國的案例後,認為「全體議員」應為當時的總數六十人,而非減去五名辭職議員後的五十五人。政改方案需四十七票才可通過,若廿七名民主派議員總辭抗議,立法會內只餘下四十三名議員,故方案是必然被否決,人們不需再猜度,誰會倒戈投贊成票,出賣選民及民主運動。

(有線新聞截圖)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