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王室金法,保佑香港義民

王室金法,保佑香港義民



王室金法,保佑香港義民


唐朝的武則天皇帝曾經用十一面觀音神咒和壇城來保衛王室,擊敗外族的蠻兵。武則天虔誠奉佛,法會講經的開經偈也是她寫的「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我今見聞得受持,願解如來真實義。」宋朝皇室一般崇道,但也資助天竺僧人翻譯密法;元朝、清朝是異族王朝,信奉來自西藏的密法。王室密法需要儀式較長,壇城要莊嚴,念誦法本少有簡化,動輒要一小時以上才可以完成一套修行。

王室用的密法,初時不許民間修煉,但下放民間之後,日子久了就失傳,因為民間沒有耐性與資糧,善緣也未必具足,而且簡單的法門如禪宗、淨土在競爭信徒,鼓吹不讀經典,放空頭腦,一心挑水耕田或念阿彌陀佛聖號也是修行,令人誤會佛系就該是hea。例如大悲心陀羅尼(大悲咒的長版本),在唐朝之後就失傳,要到《房山石經》於1956年重新刊行,在《釋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羅尼集》才得到復原。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以準提佛母法助他打江山,稱帝後一度禁止民間修行,後來解除禁令,但最終也沒有流行起來,近人南懷瑾親自從文殊室利菩薩得到圓滿的準提菩薩法,但也流傳不廣。

不是說王室密法難修煉,乾隆皇帝修煉作明佛母的懷愛法,原本是西藏薩迦派不出寺門的十三金法之一,後來容許民間修煉;乾隆皇帝專心修行作明佛母法,令他成為壽命最長、在位年期最長的皇帝,而且得到大臣及子民愛戴。作明佛母在唐密稱為酤羅菩薩,法相優美,真言簡短,修法方便,真言只是八個音節,但始終就是無法流行。為此,我特地製作了聖像及簡短修法單張來推廣。

這是根器與善緣的問題。法有顯密,人有兩面。事成用顯,天下眾人之事用顯。事不成用密;王者一家之私,也用密。故此,密法乃王室自用之法,清朝滅亡後下降民間,為民間所用,但民間不是王室,懂得用唐密的也不多。

顯宗的法會,一般在半個小時之內已可完結。而密宗的法會,動輒需要一個小時以上,皆因那是為自己,自求多福。這好像西醫給大眾吃盤尼西林、撲熱息痛之類的西藥,自己則服用自然療法的藥、食中藥。英國王室亦只是服食自然療法的藥,不食西藥。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69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以前在為香港大眾籌劃城邦自治的時候,我用顯宗的法。事不成,我為香港義民、為一家之私做的法,用密法。辦藥師七佛法會的時候,唸誦唐朝義淨《藥師七佛本願功德經》的全譯本,單是唸經就用了一個半小時,時間大大超過唐朝玄奘的簡譯本;辦文殊菩薩及文昌帝君法會,念誦唐朝菩提流志翻譯的《文殊師利所說不思議佛境界經》,更是超時得自己也不好意思;清明節當日辦阿彌陀佛超度及延壽法會,引入唐朝的佛頂尊勝陀羅尼真言念誦,幸好《阿彌陀經》不長,結合顯宗、藏密和唐密,也需在一個半小時之內完成,然而亦不得不減少尊勝陀羅尼的念誦次數。

最近重溫元朝的藥師佛供養法,殊勝非常,即使不是王室,也不難如法設立壇城,希望有朝一日可以結合藥師佛延壽法及北斗七星燈法。時間方面會比較長,不過已找到折衷的方法 - 就是由我在法會之前念誦某些太長的經典或陀羅尼真言就可,會眾可以念誦核心的經典和真言。

香港復興神壇的唐密法會,有西藏僧王的密法,有唐朝王室密法,之前還有唐朝顯宗的法,迴向給香港義民及海外義民,未忘天下大眾也。當我們的法會,一點顯宗的法也不用的時候,大家就知道天下已亡,要救也救不了。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