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社運左膠的鬥倒鬥垮鬥臭史

社運左膠的鬥倒鬥垮鬥臭史



社運左膠的鬥倒鬥垮鬥臭史

所謂社運左膠,是專指香港一群年輕的社運人士,這群人是鬆散的聯盟,以朋黨關係聯繫,最常用「八十後」的名銜出沒人前,這群人整體上自詡左翼,但更多人叫他們做「左膠」。他們立場模糊、忽左忽右,膠則膠矣,很難一概稱為「左」、「中」或「右」。但既然「左膠」已是約定俗成之稱,這篇文章沿用亦無妨。

社運左膠的運動,次次都是召喚群眾、無疾而終;當我們以為這群社運左膠只是眼高手低、只是力有不逮,這群人仍是值得尊敬的、有理想的。可是,原來這群人口喊民主,卻意圖壟斷社運,一旦有人批評他們的方向、行動,他們就會變臉,變得比中共更像中共:毫無原則,務求徹底鬥倒、鬥垮、鬥臭異見人士。一直以來,他們的主要鬥臭目標,是黃毓民、黃洋達,而最近,他們更施壓嶺南大學,要求嶺大解聘陳雲。

硬膠的蠢,塑化劑的毒
於是我們見到,左膠的膠,除了是能力不足,更是心腸惡毒,不但是「聚苯乙烯」(硬膠)的蠢、更是「鄰苯二甲酸酯」(塑化劑)的毒。蠢可能是天生的,但惡毒往往是後天的,是有原因的。左膠在DBC開咪、反國民教育、科學館示威、幫陶君行助選、攻擊陳雲等不同事件中,都顯露出不同程度的惡毒,而他們毫不掩飾一副壟斷社運江山的道德嘴臉──看看!被我們左膠鬥垮鬥倒鬥臭的人多壞,所以社運都是靠我們了。他們整天想把異議人士鬥倒、鬥垮、鬥臭,其實就是要壟斷社運。

本文批評左膠的目標,是希望香港社運可以去膠化,亦去左膠化,令社運不再只有美點雙輝指點江山。

失勢的左膠,憤怒的葡萄
「八十後DBC開咪」是一個好例子,顯示出左膠的蠢和毒。

2010年反高鐵、反政改的時候,左膠風頭強勁,但高鐵和政改成功通過,他們聲勢下滑;而鄭經翰聘請「八十後」到DBC電台開咪,想他們累積論政經驗。但這群左膠在節目中立場模糊、溫溫吞吞,屢屢露出不學無術、無料扮四條的馬腳。鄭經翰不滿這群左膠「渣、面皮薄、眼高手低、唔鬧得」,一次訪問何秀蘭的節目中,當鄭經翰坦率批評他們做節目做得差、訪問技巧拙劣後,他們居然上綱上線,公開指責鄭經翰「干預編輯自主」、「打壓言論自由」。黃洋達於《早朝天下》節目指出鄭經翰不是干預他們的立場、風格,而是批評他們的水準。左膠居然老屈黃洋達是向鄭經翰交心,想在DBC電台謀一個節目主持。事實上,黃洋達之後就因為政治檢控而自願入獄、出獄後參選立法會了。

到了這裡,我們可以看出這群左膠,除了理解能力低下,更是心腸惡毒,以老屈他人為長技。鄭經翰禮聘他們做節目,但鄭指出他們的痛腳,令他們「無面」,他們就要把鄭經翰說成打壓言論自由的暴君;而黃洋達批評他們老屈鄭經翰,他們沒有能力回應,就藉誅心論抹黑黃洋達,說黃洋達要向鄭經翰交心、希望獲鄭經翰聘用。

立場飄忽,始終唔得
左膠的膠事,多不勝數,他們在2012年立法會選舉中,為了打擊黃洋達,於是力捧陶君行,說陶君行「二十年來始終如一」,然而,陶君行在落選後不到兩個月,居然在《蘋果日報》接受訪問,標題為〈買股票如搞社運 陶君行:堅持〉,在訪問中,陶氏夫婦大談買股票和炒樓收租的心得;根據左膠高舉的標準,其實陶氏夫婦本身也是地產霸權的一部份,他們有份害窮人住劏房;但為了打擊首要敵人黃洋達,左膠居然扮無知,全力為陶君行助選。他們不理陶君行炒股票,就當是策略性「拉一派打一派」好了,但他們一邊為陶君行助選的時候,卻一邊譴責參選立法會的袁彌明炒股票,好像陶君行是不沾資本主義的純情小鴨鴨一般。左膠這種行為簡直是無恥了,這群人消費自己頭上的左翼理想主義光環,卻自打嘴巴、欺騙街坊。

更甚者,左膠陳景輝、林輝在2010年反政改的時候,聲嘶力竭聲討民主黨出賣選民,但到了2011年區議會選舉,他們馬上又為民主黨護航,說「民主黨多一個議席,總好過給民建聯」。

這群人立場何其飄忽、毫無原則!

大難當前,落井下石
2011年9月1日,港共政權於尖沙咀科學館舉辦政改諮詢,示威者抗議政府假諮詢、事先派建制派人士坐滿會場,於是出現衝突,而會場有戴V煞面具人士出現,左膠林輝、陳景輝居然在港共政府開動輿論機器聲討,並通緝V煞示威者之時,公開落井下石。如林輝在9月8日撰文,指V煞示威者不負責任;結果V煞示威者終於被捕,可謂「子不殺伯仁,但伯仁因你而死」。

參加全民社運,先問准左膠大哥
2012年8、9月政府總部外的反國民教育集會,左膠奪得政總主場,有市民想參加「絕食反國教」,而陳景輝表示,街外人不可以參加。當陳景輝和林輝被指有份促成一夜解散政府總部外的反國民教育運動,陳景輝說這些是陰謀論,並著膠文一篇:《被遺漏的思索:反國教的廣場、孩子、陰謀論和成敗》。簡單來說,按照輝哥邏輯,社運的話事人是不可以批評的,批評他們的都是共產黨。輝哥又說,反對者不可質疑社運人士是否收了錢,但記性好一點的讀者,應該會想起輝哥當年「DBC事件」中,輝哥說黃洋達是為了鄭經翰的聘書,才攻擊他們左膠。

藉六四晚會、李旺陽來鬥臭陳雲
今年5月中以來,陳雲評論支聯會維園六四晚會,抨擊「愛國愛民,香港精神」的口號,呼籲港人杯葛支聯會、拒絕為民主派抬轎;北京的丁子霖女士亦透露,支聯會居然要求她發言攻擊本土派,此事全城嘩然。正當支聯會灰頭土臉之際,六四晚會當夜一場大雨,晚會被腰斬,陳雲對此說: 

支聯會六四晚會顯示,香港政治愚昧指數仍高,邪神祭壇依然擠擁。然而,「香港市民支援愛國維穩聯合會」的戲,唱不下去了。今年大雨淋邪神,出年五雷劈祭壇。

林輝、陳景輝等左膠,紛紛老屈陳雲,說陳雲的評論與愛港力陳淨心的意思一樣,亦即想老屈陳雲亦是共產黨嘍囉。然而,陳淨心是說:

六四死去的解放軍英魂有靈,求求雷神集中劈死李柒人條仆街!



只要有跟進陳雲的言論,稍為理解陳雲「本土論」的立場,就很清楚陳雲並非如陳淨心一樣詛咒和敵視紀念六四的市民、敵視六四的死難民眾。陳雲的立場很清楚,是要香港人打破中國情意結,離棄支聯會。陳雲一早指出過,港人與其受到支聯會的哄騙,例不如回頭關注自己的生活處境:香港人的勞動強度換來的薪金報酬和生活待遇是可悲的,比大陸人更為淒慘。陳雲發言的重點,根本不在批評悼念六四或阻止市民悼念六四,他只是呼籲要推倒以支聯會為首的泛民選舉機器,以及呼籲市民多花點心思關注自己!將陳雲和陳淨心的言論混作一談,是不道德的;左膠只因為自己辯不過這位學者,就將長年反共、著述本土論的學者屈成共產黨嘍囉,更為可恥。然而,左膠的一貫風格就是既愚蠢又惡毒,為了搶奪社運話事權,他們不惜一切。

六四晚會後,隨即就是李旺陽遇難的紀念日,陳雲說:

左膠又來悼念李旺陽。香港那群左膠廢物,老實問一下自己:你與李旺陽好親嗎?你真的好有感觸吧?這麼久,還攬住他的吊頸屍首,令他不能解下來。這群左膠廢物,那種不是出自真實的假惺惺,令人厭惡。要背屍體,請回大陸去,不要賴在香港。左膠這種猴子戲,會延續至七一。

陳雲批評的對象是「左膠廢物」,質疑仍將李旺陽吊頸屍首照片到處張貼的左膠是否真實對李旺陽的遇難有感情,還是僅僅利用李旺陽來撈取政治資本;陳雲指出這群左膠在香港「背屍體」是無用的,要背李旺陽的屍體,亦即要為李旺陽的中國奮鬥,請回大陸去,不要賴在香港。

這段說話,亦是陳雲一貫的「中港區隔」作風,陳雲沒有說李旺陽不值得尊重,他反而是不滿左膠到處張貼李旺陽死狀的照片。但左膠們居然可以說陳雲「散播惡念於眾」,並造圖到處傳播,請問陳雲散播了甚麼惡念?質疑左膠利用李旺陽就是惡念?不想左膠亂用死狀照片是惡念?要左膠回中國為中國民主奮鬥是惡念?

羅織構陷,逼害學者
左膠說陳雲散播Hate speech(仇恨言論),要以此將陳雲治罪,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潘嘉偉委員,呼籲嶺大辭退陳雲:「嶺南大學為什麼還要繼續聘任陳雲這樣的人?要這樣不要臉又不知所謂的人來讓學術界蒙羞?」

孔誥烽教授指出,所謂Hate speech有嚴格定義,通常只適用於膚色、性取向、性別、宗教信仰等。如果事事上升到Hate speech,就有如美國極右翼社團常常投訴批評研究以色列政策的教授散播反猶言論,或中共一向攻擊達賴喇嘛反對漢族大舉移入藏區是散佈仇漢言論一樣不當。Hate speech不包括對一種路綫、一種行為攻擊,不論用詞多激烈。

鬥倒鬥垮鬥臭了陳雲,對誰有好處?
本文回顧左膠一路走來的特性,就是愚蠢加惡毒、總想壟斷社運。今次陳雲事件中,陳雲是批評左膠的「膠」,是批評大中華派的路線問題,但左膠居然發動攻勢,要令陳雲失去嶺南大學的教職。

自從左膠積極參與的「反高鐵」和「反政改」失敗之後,陳雲提出的香港城邦論,獲梁振英和中共政治局常委俞正聲高調「照顧」;左膠只會叫香港人包容的雙非孕婦和水貨客問題,本土派卻鼓動輿論、甚至自發街頭抗爭,成功逼使政府採取行動。左膠為了重奪自己的社運江山,居然如此曲解陳雲言論,要令陳雲斷衣食。

左膠今次,純粹只是因為與陳雲路線不同,居然借題發揮,將陳雲的原文曲解,然後明目張膽的要求嶺大解聘陳雲,我們看見,這群自命爭取民主的人,骨子裡是多麼唯我獨尊、獨裁專制。這些人的行為,就是開了一個極壞的先例,要是港共政府藉機整肅陳雲,那麼他日戴耀廷也可以因為政治言論而被解聘。香港的中共喉舌《文匯報》和《大公報》,也沒有左膠如此猖狂的以言入罪、逼害學者! 

凡有正義感的市民,請協助傳揚左膠的惡行,揭穿他們的真面目,打破他們對社運的壟斷。


後記:
本文刊出後,陳景輝在面書上留言:

本不想舊事重提,但熱血時報攻擊本人的《社運左膠的鬥倒鬥垮鬥臭史》一文,有下面「講尐唔講尐」嘅一段:「黃洋達於《早朝天下》節目指出鄭經翰先生不是干 預他們的立場、風格,而是批評他們的水準。左膠居然老屈黃洋達是向鄭經翰交心,想在DBC電台謀一個節目主持。事實上,黃洋達之後就因為政治檢控而自願入 獄、出獄後參選立法會了。」
但事實是,黃洋達真的成功謀了一個 DBC電台的節目主持,更「識做地」在節目向李慧琼推銷數碼收音機。大家不妨聽聽,幾有娛樂性!
可是一篇幾千字鬧左膠文章,卻連呢點都可以故意唔提,真係仲衰過中共篡改歷史呀。

事過一年,陳景輝繼續老屈黃洋達,連基本的功課也不做,只要維基一下,就可以找到這段:「實情是,黃洋達只曾於5月28日、5月30日及7月17日,擔任鄭經翰數碼電台之節目《風波裏的茶杯 還聲於民》及《十級自由Phone》的嘉賓主持,至今並未加入或參予該台之任何工作。」

左膠之惡毒,又得一明證。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