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考究05年領匯上市:香港史上最駭人的官、商、政、民勾結

考究05年領匯上市:香港史上最駭人的官、商、政、民勾結



考究05年領匯上市:香港史上最駭人的官、商、政、民勾結



香港有約二百萬人住在公屋,2005年起,這二百萬人每天使用的公屋商場設施,由一間跨國上市公司去管治、徵收租金;而當時這間上市公司的四成股權[1],是兩間歐美基金和銀行持有。

是誰在管治香港?是跨國財閥在香港,行使主權和治權。

跨國財閥,是怎樣剝削香港人?令我們香港人,數十年來日做夜做累積下來的財富,大筆大筆地奪走?財閥需要香港政府放棄管治,自己打開城門;而在城門口推波助瀾的,就是左、中、右政黨和傳媒,乃至充當買辦的香港市民。

天價的香港財產「閃擊戰」

國際財閥索羅斯炒賣港元,引發金融風暴,樓市隨之大跌。政府需穩定樓市,便停止賣地以及新建居屋單位。不過,就發生漣漪效應;暫緩出售土地,就導致稅收大幅減少,造成短暫財政赤字。

可是種種「暫時」情況,卻成為港人永久失去家當的缺口。因為停止興建居屋,房委會無法以出售居屋的收入,支付公屋設施管理;因為短暫的赤字,梁錦松在二零零三年的財政預算提出,在五年內把政府1,120億元的資產出售或證券化。這就是今天領展的由來(當時名為領匯)。

領匯是特區政府首次以「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上市,造成市價跟公共房屋設施租金直接掛鉤。有別於港鐵上市,那是賣斷公產,政府沒有任何控股權,即是說特區政府對香港二百萬公民使用的公共設施,再沒有管治權。

一場鬧劇,由美籍猶太裔炒家索羅斯發動金融風暴作背景;然後由時任財政司梁錦松(他下台後任職美國投資集團百仕通的大中華區總裁)大鑼大鼓滅赤,賣斷公產上市,任財團以公產集資六千億;到歐美財團大量持股,統治香港二百萬人的社區,遺禍香港社會,趕絕香港平民。為甚麼,香港剛剛主權移交,就會出現一場天價的香港財產「閃擊戰」,如此被人予取予攜?何人在配合行事?

公屋居民的司法覆核戰

政府打開城門,義人赤膊上陣。公產上市,在曾蔭權年代得逞,但在董建華手上卻鎩羽而歸。上市前夕,曾有公屋居民盧少蘭女士,由時任立法會議員鄭經翰、梁國雄、陳偉業協助,提出司法覆核。覆核雖敗,但司法程序卻拖垮上市,迫政府便宣佈擱置計劃[2]。在司法覆核期間,整個社會幾乎被動員起來,替賣斷公共資產護駕。2005年1月1日,過萬人參加了反「政客亂港」,在中環遮打道怒吼,支持領匯如期上市。

打倒人民公敵 香港總動員賣家產

今日紙媒熱衷報道領展苦主去促銷,但當天就是赤膊上陣,守護歐美財閥利益。2004年11月25日,明報刊登報導〈領匯暗示加租空間有限 前景靠減員節流 改善商場〉,指稱上市不會導致加租,毫無質疑甚至平衡觀點;同年12月17日,東方社論把司法覆核說成「經濟領域九一一」[3]。到了領匯再上市,蘋果日報的社論在2005年7月21日,建議政府要小心行事,重新安排上市[4]。

泛民建制手牽手 誓保歐美財閥利潤

此外,雖立法會無從審議公產上市,但立法會議員也紛紛和議領匯上市。2005年6月1日,陳偉業議員在立法會提出私人草案,要求立法會表態擱置領匯上市,議案遭否決不獲通過。其中建制派全票反對,公民黨卻是全票棄權,而民主黨則全員表態支持領匯如期上市。

民主黨單仲偕在領匯首次上市時,在立法會慷慨陳詞,指民主黨支持如期上市,堅定不移[5]。他雄辯滔滔,聲稱賣斷公屋商場政府可賺三百億,用來起公屋;而且領匯完全沒有加租壓力,因上市公司高效管理節省下來的開支,已夠幾年不用加租。他更拍檯聲言,如果要加價,管理層應該炒魷。

公民黨呢?他們當年全票投棄,梁家傑便一士諤諤,指公民黨當年「不存在支持領匯上市」[6]。他解釋當時公民黨全黨棄權,因為上市已到最後階段,擱置會損害「公眾利益」。但他辯解之餘又忍不住充當師爺,解釋當日政府如果提出在立法會修改房屋條例,就不會有司法覆核。其實言下之意,又是支持領匯上市。

民主黨用選票和思想作迷惑,替政府掩護,公民黨謀獻策然後裝作事不關己的,而他們是民主運動龍頭,也是民選的政黨。領匯上市,是罕有的社會動員。過程中有打開城門的政府,有散播謠言(上市賺公起公屋、上市不會加租)的傳媒和政黨。更可怕的是,有一大幫香港市民,包括中產、股民、甚至公屋居民自己,在城門後搖旗吶喊助威,支持賣斷平民生計和生活保障,賺取蠅頭小利。香港主權剛移交,就出現這種深入而廣泛的勾結,成就全球規模最大的販賣公產以及剝削,也成為舉世無雙的政府販賣治權案例。香港社會無掩雞籠之醜態,猶如將亡之人散發死亡氣息,吸引了更多惡鷹盤旋半空,等待下一輪獵食。

注:
1. 2005年12月,領展的單一最大股東是德意志銀行(22.47%),其次是TCI(18.35%),加上來掌四成股權。截至2017年4月,貝萊德 7.14%,美國資本集團(The Capital Group) 7.01%,道富銀行 5.59%,荷蘭APG資產管理公司 5.07%,加上來約兩成四。
2. 雖則盧少蘭敗訴,但法庭許可的上訴期限,卻在領匯上市日之後,因此政府仍有機會被法院判定違憲。是故,上市前一日。而領展為趕快上市,更曾去信要求法院,把法律容許的廿八日上訴期,剝奪至一天。
3. <政治騎劫司法 領匯騎虎難下>,東方日報,2004年12月17日
4. <必須汲取領匯教訓>,蘋果日報,2005年7月21日
5. 單仲偕議員於2004年12月1日立法會發言
6. 梁家傑議員於2012年11月21日「要求擱置領匯上市」動議發言

English Version:
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11-23-2017/42637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51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